洛洛的世界——黑白之间还有灰

任丽
2017-12-27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经典就是经典,著名的侦探悬疑小说家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东方快车谋杀案》又一次被20世纪福克斯公司搬上了银幕。导演是大名鼎鼎的肯尼思﹒布拉纳,他还在 电影中担纲主演大侦探赫克尔﹒波洛。咦,这人看着怎么这么面熟?没错,他就是最近热映的《敦刻尔克》那个沉稳、冷静、威严,穿着笔挺军大衣的海军军官的扮 演者,因为他上翘的八字胡,差一点没有认出来。

波洛的世界只有黑白,只有好人和坏人,非好即坏。

他的眼里容不得任何沙子,任何东西在他的眼前似乎都无所遁形。这对他来说,并不快乐。想想,人们总是想要去隐藏,想要去掩饰,而你的眼神、表情、动作、你的穿着,你的随身带着的物品,都在出卖着你。你看到的,都是被别人尽力掩藏的,你的世界能美好吗?

作 为一个心理咨询师,总有人问我,你是否一下可以看穿我?我想,心理咨询师有时真的很像一个侦探,从表象的东西,去做出各种假设,然后通过与来访者的谈话 中,不断去证实与证伪,帮助来访者去看见他未曾看见,未被看见,没有被觉察的被压抑的部份。当这些痛苦的经历,无法言说的事件被言说,被暴露在阳光下,他 或许就被治愈了。

心理咨询师与侦探的差别或许在于,一个是以帮助人探索自己为目的,一个是以探究真相为目的。

回 到电影,不得不说,波洛大侦探是一个完美主义者。电影开始,一个气喘吁吁的小男孩手里提着篮子,来回奔波于市场与餐厅之中,可是总也找不到两个一模一样的 鸡蛋。看来,完美与强迫只有一步之遥。最后,他终于放弃了,在孩子期待的目光中,波洛笑着说,这不是你的问题,是鸡的屁股出了问题,没按标准生蛋。

完美,让他容不得一丝一毫的缝隙。

而就是这样的缝隙,让他在一次次地案件中找到线索。在自己设计的完美世界中呆的太久,他累了,踏上了欧洲之旅。

这注定是一次不完美的旅行,当踏上东方快车,就已经身不由己了。

没有任何来由的,火车居然爆满,似乎拒绝着波洛的同行,有股隐秘的力量在阻止着他。完美主义的人怎么改变自己的安排?顺理成章、毫无悬念地,波洛似乎肩负着某种使命,被安排上了车。
复仇

美国富商雷切尔在车上收到了恐吓信,他深知自己做过很多见不得人的勾当,制造、贩卖假古董,很多人曾经上当受骗,估计结下了不少仇家,明里、暗里想要他命的人很多。他想到了出巨资让心思缜密的大侦探来保护他。

波洛是为伸张正义而生的,他不可能为了金钱去为这个臭名昭著的家伙服务,他拒绝了。

夜 晚,波洛被三次吵醒,他看到了披着红色睡衣的女人背影,仓皇跑向车厢另一头,看见了卡罗琳夫人,还有房间内的喊叫声以及闻讯而来的保安。清晨,雷切尔被发 现,死在了自己的包厢里,身上被扎了12刀。而包厢的地上散乱着锈着“H”字母的高极手帕,一粒车上服务员制服的扣子,还有喝剩的红酒,以及烟灰缸里的纸 张燃烧的灰烬。

雷切尔身上的刀伤深浅不一,看得出来,杀人者与他有着深仇大恨。对于一个如此身强力壮的人,却没有任何反抗的痕迹,就这么任人插入了12刀,这个仇家会是谁呢?车上的人,又有谁让他放下戒心呢?

序幕徐徐拉开,一场精心设计的杀人案被波洛抽丝剥茧,逐渐浮出了水面。

未完成的事

线索从雷切尔的管家赫克托﹒麦奎因开始。

多年前,发生了一起令人震惊的绑架案。上校阿姆斯特朗的女儿戴茜被绑架,尽管上校支付了大笔的赎金,但还是被残忍地杀害了。当时上校妻子又怀孕了,听到女儿死讯不幸早产,母子双亡。上校悲痛欲绝开枪自杀。

上校家中的女佣苏珊被怀疑是共犯,时任大法官的麦奎因的父亲因为承受各方压力,必须找出真凶,无奈之下,误判苏珊有罪,后来苏珊坠楼自杀。麦奎因父亲非常内疚,并因此而中断了仕途,从此郁郁寡欢。

麦奎因从小承受着各种委屈,发誓要为父亲报仇。他学习法律,想通过法律还父亲一个公道,但他发现自己不是这块料。他终于找到了当年的那个仇家,寻找时机下手。

如果一直有一个愿望想要实现,或者有着仇恨无处宣泄,他的生命很容易就被这样一个仇恨所限制,他就是为这个复仇而活着的,他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复仇而展开的。

内疚

上校家中的保姆因为孩子被绑架,认为是自己的失职造成了后来的惨剧。她一直处在深深地内疚感中。内疚如影随行,没有人能够拯救她,只有上帝。在神的面前,我们都是罪人,她要在神的面前赎罪。

她开始到处传教,传播福音,把自己变成一个拯救者。有时候,因为我们内心需要被拯救,我们才去帮助人。

但在东方快车上的格丽塔外表虚弱,说话有气无力,皮肤暗哑没有光泽,形如枯槁。她的内在亦感受不到力量,看来上帝仍然没有帮助到她。

创伤

每个人背后都有故事,而那些无法逾越的就是创伤。

一家四口因为绑架案而失去生命,这对身边的亲人无疑是难以愈合的创伤。戴茜的姨妈当时事业如日中天,本应该有更高的成就,结果因为惨案而精神崩溃,退出了演艺事业。她的生命里只剩下了复仇。从电影中她描述的多次婚姻来看,婚姻的不幸福,似乎也跟这个创伤有着极大的关系。

安卓妮伯爵夫人,一直生活在恐惧中,她需要长期依赖药物才能支撑着活下去。世界是不可信的,周围的人也是不可信的,也许最可信的就是药物:喝下去,内心就变得平静了。

她似乎永远在寻找安全感,但看看她找的丈夫,一个冷血而无情甚至还有暴力倾向的男人,可以发现她所要的安全是那么不堪一击。但在某些时刻,比如波洛探长需要他们配合调查时,这个男人似乎可以保护她不受到侵犯。

这样的关系有些施虐与受虐的感觉,往往这样的配对异常牢固,或许这种谁也离不开谁的关系,反而让身处其中的人更感到安全。

疗愈

因为当年的惨案,将一系列相关与不相关的人用着一股无形的力量联系到了一起,他们都是这个事件的直接或者间接受害者,他们的内心都满负仇恨,都有着未完成的愿望。

为着一个共同的目标,命运重新把他们交织在了一起。他们一起合谋完成了这样一次复仇。仔细推敲,雷切尔身边的助手就完全可以夺取他的性命:他既然可以在酒里下安眠药,也可以在里面下点别的,而为什么要精心组织这么一场聚会,让当年所有的受害者都要到场呢?

见证,才能得到疗愈。12个人,每个人都插下去一刀,即使那个人已经死去,补上的这一刀也极具意义。这样的一个动作,是一个仪式,是对过去遭受的创伤的告别,是对仇恨的告别,是对过去一切的告别。

安卓妮伯爵夫人最终将自己服用的药水洒向窗外,她再也不需要依赖这些东西了。药水也许就是我们每个人内在的心魔,它也随着仇恨随风而去了。

整合

波洛从黑与白的两极,最终走向了中间地带,他选择了灰。

当真相大白时,我们真的不清楚何为正义。当然未被绳之以法的恶棍不是,12个人的谋杀当然也不是。

波洛制造了第二种可能,他把雷切尔的死判定为不知名的意大利黑手党所为,并且已经逃脱。这是一个波洛侦探有生之年未破的案子,也许永远也破不了的案子。东方快车谋杀案与车上的其他人无关。

当年的受害者获得了灵魂上的自由,他们以爱之名,以复仇之名,以愤怒之名,完成了东方快车之旅。而波洛似乎在人格上也得到了整合,他可以接受黑与白之间的灰。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东方快车谋杀案的更多影评

推荐东方快车谋杀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