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6.9分

梦回大唐,芬芳漫天,黄叶归泥

莎翁笔下的精灵
2017-12-27 15:42:4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总的说来,看完电影我的心情是不好的,总有股淡淡的愁绪吟饶。知道是奇幻片,但期待看到陈导更多的东西,确实,这电影让我看到了很多。
       奇幻开场,黑猫总是开口说话这点设置好,否则只是瞪着大眼睛,怎么引着两位主角往下走呐,而且,那声音怎么听都像是有故事的“猫”。所谓好奇害死猫吧,若没有空海对破解异事的执着,白乐天对过往盛世的向往,妖猫出现的好奇,怎么幻化成对背后原委的探索动力,而真正的故事也被两位年轻气盛的主角生生挖了出来。
       背后的故事有关爱情,千古传唱,闻名遐迩的唐明皇与杨贵妃。只是,妖猫希望找出的,白乐天发现的爱情,却不是那样如传说般美好。重回那盛世盛宴的情景,璀璨之极,贯穿影片始终的幻术,也被展现到了极致,繁花似锦是李隆基对世人宣扬他对杨玉环的宠爱,美酒、美景、美人儿令人眼花缭乱、心潮澎湃~。可是,美好的爱情在江山或性命之前还是脆弱的,而且脆弱的如此残酷,可笑的是还是幻术,强扯起遮羞布妄图蒙蔽起丑恶的人心。不能说他们没有爱情,但就如杨玉环自怜道“知道自己是这大唐的标志”,大唐都快没了,还要标志有什么意义。所以说,那爱情的美好只限于它是一份标志,注定是形而上,内容却是空洞的。幻术就是如此,虽然是假的,但又不全是假的,取决于你相信哪一部分。对这凄切爱情故事的追溯中,再浮华的烟火都盖不住那沉痛。
       以为就是爱情背叛复仇的俗套?远不止如此啊。世界观的探索才是陈凯歌导演在影片中包裹的内核,这不得不赞老牌导演的精工,结构角色设计对仗工整:
       杨玉环与唐明皇——陈云樵和春琴,女人在其中都是爱情的牺牲品,妖猫选择春琴附身真是不意外呐;
       白乐天——李白,白乐天或者说是白居易,由向往衍生出好奇,好奇化成探索,不仅是对杨贵妃的向往,更是对当年盛世的向往,其中就有李白,这是同道中人间的惺惺相惜;
       空海——阿部宽,同样都是远赴大唐只为求得真理,冥冥之中借由一本日记不仅揭开真相,也是对当时的情景略了一二。两个人都没有白来,应该说都找到了自己想找的;
       最后就是白龙和丹龙,从第一次见到杨贵妃起,两个人就有着明显的不同差异,风格、行事完全是两个方向。我认为最核心想表达的就在他们俩身上。前述对仗人物间关系的呼应,更多是为了故事服务,线索立体丰满,使情节的逻辑走向是曲折的,也是有说服力的。但两位白衣少年则更像是两种世界观的寄托,杨玉环对于他们,也许是爱慕,也许是钦慕,我认为更倾向是一种执念,因为这个女人改变了他们一生。白龙是紧抓执念不放,化身妖猫也要报仇雪恨,丹龙却找到了一条路,将那份执念带来的痛苦找到另外的化解。不是说白龙至死都要守着杨玉环,就是爱,因为杨玉环的死是反应了人心的残忍,唐明皇、高力士、师父,他们的残忍,杨玉环则是美好事物的化身,这样被残害,目睹一切对两位洁白无瑕的少年来说,就是人生中的转折,看如何对待这份执念。要说爱,这电影里除过对那段千古传唱的描述,阿部宽、白龙、李白,还有白乐天都是“爱”杨贵妃的,可是,那爱更宽广,是一种热爱,美好的事物怎么能不爱呢?
       要说爱情,这电影里没有爱情,李隆基和杨玉环那不叫爱情,是占有、炫耀;春琴和陈云樵就更不是了。爱情大概就像幻术一样,是虚无的代名词,杨玉环的死,妖猫的恨才是真实。
       导演用奇幻的外衣是对观者的试炼嘛,这电影当然不是只为夺人眼球的玄幻大片儿, 它是浪漫的文艺片儿。里面有对美好事物的向往,有好奇的求知欲,还有充满文人想象的情怀,最关键它的基调是悲伤的,是的,难道不悲伤嘛?看着那带血的抓痕难道不悲伤嘛,看着羽羽如生的白龙难道不悲伤嘛,白乐天知道自己心血之作都是建立在假象上难道不悲伤嘛?唉,陈凯歌这位老文青骨子里挥之不去的浪漫情怀啊。
        电影结束之际的两处神来之笔,我简直佩服。一是空海苦求入门的师父竟是丹龙。遥想当年丹龙对白龙说的话,如今在佛门之地重见,陈导思想上的老气横秋跃然银幕之上;另就是空海对白乐天说:你的长恨歌里说的都是假的,难道你不伤心吗。乐天意气风发的笑着说:假的又怎样。陈导情怀的抒发及大气也闪耀在荧幕之上。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