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最短的咒语是你的名字

小瓣生
2017-12-27 14:35:3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世上最短的咒语是一个人的名字」 是为影片『道熙呀』写文时拟下的题目,当时未曾预想会有一部电影更为契合这样的注解。 观影时不止一次有心爱的电影桥段在脑中川行走马。青草漫卷开一片静谧深海,莫里斯也曾如同埃里奥将柔软的卷发连同整颗心脏一齐坠入恋人的胸膛「电影莫里斯」;被单铺展出一座睡梦孤岛,玛蒂尔与埃里奥赤裸的肌肤闪动着年轻永恒的光洁「电影白色婚礼」;特芮斯将自己的鼻息融入卡罗尔深蓝的毛衫、恩尼斯用嘴唇深吻着杰克湖蓝的衬衣,圣诞日的雪夜、断背山的湖泊,埃里奥把奥利弗橙红的短裤罩在头顶,他便是全世界他唯一想要装进眼眸的夏日风景「电影卡罗尔、断背山」;艾玛留给阿黛尔一抹最温暖的蓝色,恰似奥利弗挂在埃里奥床尾的浅蓝色衬衫,那是你与爱情诀别的纪念。「电影阿黛尔的生活」 我爱这慵懒恬静却暗涌满怀的故事氛围,好似少年手中轻笔勾描的曲谱,每一抹倾覆在白纸上的墨色,都敲下一记暗恋的弦音。这不是一部同志电影,而是一段爱情的剪影,埃里奥扑动着羞赧与痛楚的眼眸,倒映着这世上任何一份倔强又尘微的恋慕。夏日的温泉不会结冰,断臂的石像不会复活,你不会在舞池的中心揽住我的腰肢,驶向远处的火车与绕在掌心的电话线带不回

...
显示全文

「世上最短的咒语是一个人的名字」 是为影片『道熙呀』写文时拟下的题目,当时未曾预想会有一部电影更为契合这样的注解。 观影时不止一次有心爱的电影桥段在脑中川行走马。青草漫卷开一片静谧深海,莫里斯也曾如同埃里奥将柔软的卷发连同整颗心脏一齐坠入恋人的胸膛「电影莫里斯」;被单铺展出一座睡梦孤岛,玛蒂尔与埃里奥赤裸的肌肤闪动着年轻永恒的光洁「电影白色婚礼」;特芮斯将自己的鼻息融入卡罗尔深蓝的毛衫、恩尼斯用嘴唇深吻着杰克湖蓝的衬衣,圣诞日的雪夜、断背山的湖泊,埃里奥把奥利弗橙红的短裤罩在头顶,他便是全世界他唯一想要装进眼眸的夏日风景「电影卡罗尔、断背山」;艾玛留给阿黛尔一抹最温暖的蓝色,恰似奥利弗挂在埃里奥床尾的浅蓝色衬衫,那是你与爱情诀别的纪念。「电影阿黛尔的生活」 我爱这慵懒恬静却暗涌满怀的故事氛围,好似少年手中轻笔勾描的曲谱,每一抹倾覆在白纸上的墨色,都敲下一记暗恋的弦音。这不是一部同志电影,而是一段爱情的剪影,埃里奥扑动着羞赧与痛楚的眼眸,倒映着这世上任何一份倔强又尘微的恋慕。夏日的温泉不会结冰,断臂的石像不会复活,你不会在舞池的中心揽住我的腰肢,驶向远处的火车与绕在掌心的电话线带不回你。 我爱那被夏日炙烤成焦黄的影调,爱古典水粉抹就的北意田园,美术与摄影互相成就,构图与配乐融为艺术,灼耀的白日和幽蓝的夜景都透露着温度,朦胧的空气感与水蒸汽氤氲着甜美的乌托邦,纵深的意境搭配华丽的调度则发散着欧洲文艺的缱绻风情。中年导演含蓄深厚的叙事手笔,青年演员纯粹炙热的肢体神情,在还原这段原著故事之外,亦赋予了影片更加丰富灵动的神韵。是半晌贪欢风与月、一寸相思千万绪。 也曾有过那样心动的时刻,遇见一个人便立地画起一座牢,理智缚住你想要迎上的嘴角,纷飞的情感却在眼中为他绽放起烟花千树。那些漫卷的书页、青铜的雕刻、古老的寓言、音箱的重唱、吉他与琴键、夏夜与冬雪、百年历史的长河、千年灵肉的修行,都一并由稚嫩的硬核生长出柔软透亮的果实。他不再是读书人或者作曲家,他只是一个伏在书桌上为你揉碎了情信的少年。 我记得我趴在窗台上看阳光穿过你金发的角度,记得阖上房门前光影洒在你背部的构图,记得夏日草丛中你靠近我时的体温,记得你离开那个清晨露水在我眼前蒙上一层薄雾。我记得舞步,记得大海,记得田野,记得阿尔卑斯山融化的冰凉溪水只容得下你和我。人们在广场上筑起了高大的雕塑来祭奠战争,我却只有这一声轻轻的呼唤来纪念所有。多希望此生都如同电影中那一只移动的长镜头,纵使你我分隔在轨道的两端,却也能再次重逢在环形的终点。你甚至不必对我说等你,你知道我除了你身边哪里也不会去。 你知道的,这就是我们的永恒。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的更多影评

推荐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