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爱相亲 相爱相亲 8.5分

相爱相亲:别拿悲剧当人生

綠顏
2017-12-27 13:19:3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任何试图把握的,都不曾拥有。

首先坦白一点,我在电影院观看的过程中也是哭的梨花带雨,当然这跟电影本身的表达没多大关系,纯粹是我的投射太强烈,正如我在观影之前跟哲学小王子说的那样:我是去讨一个好彩头。

看电影的那天是在杭州,刚参加完在中国美院举办的有关列斐伏尔的研讨会,因为此地此事都兹事体大,索性更慎重一些,去借助一些不可言说的灵力。

不过也正像是后来搭着深夜公交给远方的人儿发的讯息那样:虽然张艾嘉本人是越来越从容了,她拍的电影依然非常匠气。

所以一个月之后我还是要回过头来指指点点一下。

故事并不是一个好故事,好在演员撑得住场子。

岳惠英的母亲去世之后,惠英最大的念想就是将远葬在乡下的父亲的坟迁回城里,和母亲葬在一起,这个念头让她和父亲的原配姥姥之间爆发了巨大的矛盾。

...
显示全文

任何试图把握的,都不曾拥有。

首先坦白一点,我在电影院观看的过程中也是哭的梨花带雨,当然这跟电影本身的表达没多大关系,纯粹是我的投射太强烈,正如我在观影之前跟哲学小王子说的那样:我是去讨一个好彩头。

看电影的那天是在杭州,刚参加完在中国美院举办的有关列斐伏尔的研讨会,因为此地此事都兹事体大,索性更慎重一些,去借助一些不可言说的灵力。

不过也正像是后来搭着深夜公交给远方的人儿发的讯息那样:虽然张艾嘉本人是越来越从容了,她拍的电影依然非常匠气。

所以一个月之后我还是要回过头来指指点点一下。

故事并不是一个好故事,好在演员撑得住场子。

岳惠英的母亲去世之后,惠英最大的念想就是将远葬在乡下的父亲的坟迁回城里,和母亲葬在一起,这个念头让她和父亲的原配姥姥之间爆发了巨大的矛盾。迁坟的事成为了惠英的心结,亦让她和丈夫孝平之间的感情产生了裂痕。   惠英的女儿薇薇是电视台的栏目记者,对姥姥的过去充满了好奇的她将这场“家庭矛盾”搬上了电视,展现在了大众面前,虽然出发点是善意的,可整个事件却愈演愈烈最后变成了一出闹剧。与此同时,薇薇和男友阿达之间的感情因为阿达的青梅竹马的出现而遭遇了信任危机,这让她对等了外公一辈子也孤独的生活了一辈子的姥姥产生了莫名的亲近之感。

据说这个故事应该发生在郑州,但从头到尾我都没有感觉到在郑州,还不如李志的那首歌《关于郑州的记忆》草制版MV(取材自娄烨的电影《颐和园》)来得相似。

但谈论的议题是深刻的,正如电影宣传时一直在强调的那样:“究竟是相爱相亲?还是相亲相爱?”

这个问题可以拆分成三个部分来回答:

第一,什么是“相亲”?

第二,相亲就可以产生相爱吗?

第三,什么是爱?

容我简略地以电影中的老中青三个人物的各自故事来做一个阐述。姥姥的故事来回答第一个,惠英的故事来回答第二个,薇薇的故事来回答第三个。

姥姥的一辈子,都用来等一个人。我们也许要先被这份深情感动,继而替她感到悲凉,在发现她等的那个人并没有期待她的等,也根本不在乎她的等的时候,这就变成一个痴情人与负心汉的故事,而不是伉俪情深的《我的父亲母亲》。我们也许要将这归因于时代的限制——男权的压迫,可是电影里已经充分否定了这一说法,而且在真正的现实生活中,姥姥生活的那个年代,兵荒马乱,根本不会有太多人会真的以这样严苛的要求来对待一个连活都成问题的人。

尽管姥姥以她的守贞赢得了整个家族的尊重,但这份尊重和她一辈子的孤苦相比,是否显得太轻太轻。

这是最让我动容的一幕场景

所以姥姥的悲剧色彩,并非仅仅是时代的显影。而更多的是人的怯懦和无知,如果她等的那一个人能够鼓起勇气承认自己的限制,并竭尽所能说服(他负有这个坦诚的责任)姥姥去开拓另外一条生路,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姥姥的故事不仅仅具有时代意义,更具有现实的影射价值,毕竟在现代这个社会,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有很多人,在如姥姥一般无知地等一个永远不会到来的幸福人生,并且在这等待的过程中与她真正的幸福擦肩而过。

惠英和丈夫孝平的故事是非常具有大众意义的每一对正常夫妻或多或少都会经历的。一辈子都在提防一个永远恐惧着会不知何时出现的第三者,却不知恐惧(对他者的焦虑?)本身才是永远存在的第三者。偶尔因着感动想要表达的甜蜜总是阴差阳错地没有达成,年轻的时候忙着奋斗,没办法享受爱,等到一切社会责任完毕之时,不是每一个人还能记得故事开始时候的期待和想象?

又或者到那时,她非她,他非他,在不断被延迟的想象中自欺欺人地度过了一生。

没有兑现任何诺言,没有实现任何梦想。遗憾吗?如果临到死再来这样回过头来问自己,已经躲避了一辈子的人,试问有几个人,敢鼓起勇气说遗憾,这不就是在对其穷尽一生努力借口活着的一切的全部否定吗?

没有人敢于去遗憾,但不代表这不是一种遗憾。

当一家三口待在一个旅馆的房间,丈夫孝平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有的人在一起一辈子,也未必相爱。说这话的时候,惠英瞪了她一眼,在惠英身上,迁坟一件事成为一件特点重要的事,甚至要冒大不讳捏造成母亲的遗言,这是源自她归属感的焦虑。

惠英身上严重的焦虑感无处不在,这种焦虑感简直可以称之为中国当代各类女性的缩影,为何会有这样强烈的焦虑?或许可从即将被学校辞退的事业终结这一事件的触发来理解,当一个人不再有用,她所有的价值感全部丧失,那她要凭何来证明她,她以迁坟来证明她是父母爱情的结晶以及证明父母婚姻的正当性,她以教师身份证明自身对社会的极大价值,却被最终她一直鄙夷的学生晓光拯救她于电视采访的困局中消解,她对丈夫和女儿的爱,却一再以争吵的方式来分裂。

如果说是因为身为一个女人,她没有看到去掉“女”字之后生而为人的根本意义和价值,这是否过于残忍?

这个疑问我们带到薇薇和男友阿达的故事里来看。

原本一心要去北京追寻音乐梦想的阿达因为半路遇见薇薇停了下来,这一停就是好几年,两个人以为只要相爱就可以跨越所有障碍收获追索的幸福,却在迁坟、与姥姥的亲切相处和阿达的青梅竹马朱音的三次事件中一再地遭遇质疑,而这些根本离直面生活的解剖面还很远(所以后面的困难其实更多)。因为爱而牺牲梦想的阿达也在这其间不断借由呐喊释放与躺在棺材里感受死亡来重新窥探内心的隐欲。

一个人应当为爱牺牲吗?这无何不可,但让我们将这个问题问得更极端一些吧,一个人,可以,毫无怨言地,一直,一直,为爱,牺牲自我的追寻吗?

阿达不能。你,我,任何一个已经不再无知的人都不能。当阿达决定暂时离开薇薇去北京继续音乐梦想的时候,薇薇拥抱着阿达哭着说:“我是不会等你的。”可是后来在薇薇与母亲惠英的谈话里,却又以一种甜蜜的宣言“那我就等他一辈子。”

也许是一种巧合,这三个故事,无一例外的都和等待相关,也在某种程度上暴露了故事讲述者(张艾嘉)对于时间这一议题的重视和思索。因为时间的不可逆转性,使每一个是否要等待的选择都变得极为慎重,更重要的是,每一个选择等待的背后,是对等待终点的期望并不一定实现的不可确定性,正因为这一种不确定性, 使等待更具有“深刻”的意味。

是对人生究竟要成为悲剧还是喜剧的一次赌注。

慢着,难道这么确定就走到答案了吗?

远远不是,这里面不仅有事后诸葛的历史回观,还涉及到另外一个重要的议题,那就是:无知者是否要被原谅,以及全方位的照顾。姥姥的扮演者在影片里聪明地将这种无知演绎成天真,使其从人性上达成了豁免。但当我们从普遍意义上来思虑这种无知时,也许我们可以不那么温柔且善良的给出另一个观点:

毕竟,面对未来,我们每一个人都谈不上有知。相爱相亲,还是相亲相爱?这二者的差异并未导致这两种状态的高下之分,真正要去辨明的是,别在盲目的鼓舞中欺骗自己。

身为一个平凡人,他最容易也最习惯做到的,并不是说服自己去求真,而是停滞在被挤压的缝隙里,然后,用一种不可置疑地神情标榜自己的唯一选择性。仿佛这一切就正当到是唯一的现实可能。

你们可拉倒吧。

让我说的更直接吧。

别在消费虚假情感的过程中浪费自己的光阴。

别用谎言包裹真相。

别拿悲剧当人生。

我从不在原地等你。

(宋宁这张脸有不爱的理由吗?没有。)

我在实践自我的旅途上遇见你。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相爱相亲的更多影评

推荐相爱相亲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