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6.9分

梦里梦回,盛世繁华 绝世容颜

人生如剧
2017-12-27 03:38:2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观了《妖猫传》,其实我是早想赴这场繁华梦的,几番波折,今天才见真容。 到影片结尾部分,我泣不能止,这场梦,该醒了。 影片进入正题很快,开头妖猫的淡然现身与开口,让人稍感意外。当然,惊悚感也初现。配乐方面多留白,一上来可能稍有不适。 空海进宫,与担任起居郎的白乐天初逢。对于二人印象,黄轩的白居易呢,其实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一个神采飞扬,热情得有点癫狂,浑身散发着浪漫气息的青年诗人。至于这位倭国青年僧人呢,带着对大唐的朝圣之情,而嘴角又时刻挂着自信的微笑,或许是他从开始便洞悉这妖猫背后是桩惊天迷案吧。 观影前我基本没接触过任何剧透信息,预告片几乎也没看,这使得整个观影过程几乎都是被动接受的。但观影前也还是怀着自己一些期待的。自影片开始,我就在想杨贵妃呢,玄宗呢,李白呢,开元盛世呢,他们到底是怎样的形式出现呢。一切不知晓,能做的是跟着剧情延伸,这种体验很好。 陈云樵夫妇二人,承担着剧情线索,但看着便知道,二人身上没有系着故事的灵魂。春琴是个美艳的居家少妇,陈云樵是个浪荡的官二代登徒子。当妖猫道出凄惨身世,白乐天空海为其收尸,没多想也就相信了,直到一场施咒的诡宴终结,接着妖猫又现身

...
显示全文

观了《妖猫传》,其实我是早想赴这场繁华梦的,几番波折,今天才见真容。 到影片结尾部分,我泣不能止,这场梦,该醒了。 影片进入正题很快,开头妖猫的淡然现身与开口,让人稍感意外。当然,惊悚感也初现。配乐方面多留白,一上来可能稍有不适。 空海进宫,与担任起居郎的白乐天初逢。对于二人印象,黄轩的白居易呢,其实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一个神采飞扬,热情得有点癫狂,浑身散发着浪漫气息的青年诗人。至于这位倭国青年僧人呢,带着对大唐的朝圣之情,而嘴角又时刻挂着自信的微笑,或许是他从开始便洞悉这妖猫背后是桩惊天迷案吧。 观影前我基本没接触过任何剧透信息,预告片几乎也没看,这使得整个观影过程几乎都是被动接受的。但观影前也还是怀着自己一些期待的。自影片开始,我就在想杨贵妃呢,玄宗呢,李白呢,开元盛世呢,他们到底是怎样的形式出现呢。一切不知晓,能做的是跟着剧情延伸,这种体验很好。 陈云樵夫妇二人,承担着剧情线索,但看着便知道,二人身上没有系着故事的灵魂。春琴是个美艳的居家少妇,陈云樵是个浪荡的官二代登徒子。当妖猫道出凄惨身世,白乐天空海为其收尸,没多想也就相信了,直到一场施咒的诡宴终结,接着妖猫又现身"原来是你织的白绫"杀死宫妇,更深的恐惧才涌上来:妖猫的故事才刚开始。 当然,幻化成春琴的妖猫屋顶踱步时吟唱的"云想衣裳花想容",春琴死前的可怖遗言,都是线索也都是迷案,还有那个神秘的幻术师。只不过当时影院的我是处在一团迷雾中的。 当妖猫的留下的提示引出空海对历史真相的质疑,白乐天的理想创作《长恨歌》便遇到了危机,这一段黄轩演得是极好的。白乐天遗憾生不逢时,但他还是可以足够自豪地去描述想象中的三十年的大唐盛世,去描绘他崇拜至极的盛世爱恋。他从来都是以为自己是在写实地创作一首爱情史诗。如今有人说这是假的,这位写诗疯魔的热血青年自然不肯相信。这些感情在黄轩的演绎下自然有力,泪流满面哭诉,也没有给人丝毫做作感。 一本日记,终于带人回到那梦想中的盛世大唐。这场极乐之宴,是把繁华缥缈奇幻做尽了的。作为一位见证者,在光辉的奇宴前,晁衡显得有些黯淡,但他那仰慕又深情的眼神,又正是该有的,对杨玉环的感情。对于张榕容的杨贵妃,我本是不看好的,也只是很直观地觉得,颜值不够。但从杨玉环出场,到一个个特写定格,真的惊艳了我,她不只是雍容华贵,我从她身上第一次感受到了盛世的气度,她是那么从容大气,嘴角一轻扬,眼波一流转,便让人仿佛徜徉于那盛世繁华中。 辛柏青的李白,这也是功力自现的演绎,非常精彩,使得高力士脱靴的酒中诗仙李白,在我心中就是这般样子。可惜见到贵妃已是作诗罢,"云想衣裳花想容"成为美丽的误会。 这对姗姗来迟的白鹤少年,对于他俩之于影片的位置,我是迟钝到结尾的。两位俊朗纯洁的少年,见到了杨玉环,两人都是梦想成真的少年人喜乐,却不知,两人人生因此而改变。 日记讲述到真相深处。马嵬兵变,玄宗与杨玉环的爱情终结处。杨玉环是将死的人,她知道这是她的命运,与大唐帝国捆绑在一起的命运。她并不失色,但她的心也是冰冷颤抖的,她渴望拥抱可能的爱,所以逾越身份地质问阿倍。当她接受骗局,接过毒酒,看到奋不顾身"你们不许活埋贵妃"的白龙,是不是多了一分被爱的慰藉呢。我当时的期望中幻想着白龙丹龙能凭着少年人的意气为贵妃拼死一搏。他们没有这样做,也是因为他们是少年,他们单纯他们怀着希望。 当真相逼近,棺盖上的血痕让白居易和空海在惊惧下凉透了心。而当年逃过追杀的两位少年,在此景下,更是人生末日。丹龙理性,去寻找解脱痛苦之道。而守在贵妃遗体,不,对于他那就是贵妃,的白龙,是准备执念到底的,或许那时他也不知,但当他肉身将灭,魂魄将散时,痛苦挣扎不能放手的仍是对贵妃的守候。执念让他的魂魄出窍,成为一只猫。他不愿相信贵妃已死,但贵妃死前在石棺中撕心裂肺的哭喊,又时刻真切地在他耳边回响,他痛苦,他深恨,他返回唐宫,成了吃眼睛的妖怪。他成了复仇的杀人狂魔,他不愿杨玉环与玄宗这种渣滓一起被写成爱情悲歌。但他仍不会松口,"她会醒的",执念再出口后,他却也无力地垂耳踽踽前行。幻影消散,玉榻成空,他大口吐血。 当丹龙为他揭幕这场释然之宴时,看到少年的自己与贵妃同榻,他或许意识到梦该醒了,他该放下了,他或许也真的很激动的,颤抖的爪已跃不上床榻。那个容貌不变的少年释然了,重新化成白鹤,而妖猫……不他不是妖猫,它是只可怜的御猫,也随他解脱。 少年人的至情感人至深,坐在观影座位的我,流尽眼泪,只想再做一场梦,梦里梦回,盛世繁华,绝世容颜。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