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物的立场

烧遍宇宙泼冷水
2017-12-26 23:18:4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在我看来,银翼杀手2049不仅是2017年最佳影片,它甚至是近十年来最好的电影。

2017年是雷德利·斯科特的IP大年,异形系列带来了新作的第二部《异形:契约》,《银翼杀手》在35年之后带来了《银翼杀手2049》。

想先说下《异形:契约》。《异形:契约》其实回归了首部《银翼杀手》的造物与造物主的命题。老四部里首部虽然提供了所有后世外星人入侵故事的缘起,打开了所有星际殖民、人造生化人、太空怪兽的开始。它其实仍然是类型片,说是怪兽片、恐怖片、外星题材都可以。而老四部中卡梅隆、芬奇、让-皮埃尔·热内的个角度表述也都尽力遵循类型片的原型。

到重启的《普罗米修斯》,雷老爷子已经开始着重解释异形系列的逻辑关系,虽然故事情节仍有套用老故事的嫌疑,但从更硬核的角度解析了异形出现的原因和繁衍的形态链。点明了巨人与人类间、人类与人造人之间的造物主与造物的关系,用法鲨的人造人线同人类寻找造物神相互辉映,完整了创造物与造物主间的诘问关系。

再到今年的《异形:契约》,更扩大了法鲨人造人部分的故事比重,造物主用异形毁灭人类,人类造物借异形屠杀宇宙。造物神、人类、人造人的链条关系里,终于让异形回归为无策略的兵器







...
显示全文
在我看来,银翼杀手2049不仅是2017年最佳影片,它甚至是近十年来最好的电影。

2017年是雷德利·斯科特的IP大年,异形系列带来了新作的第二部《异形:契约》,《银翼杀手》在35年之后带来了《银翼杀手2049》。

想先说下《异形:契约》。《异形:契约》其实回归了首部《银翼杀手》的造物与造物主的命题。老四部里首部虽然提供了所有后世外星人入侵故事的缘起,打开了所有星际殖民、人造生化人、太空怪兽的开始。它其实仍然是类型片,说是怪兽片、恐怖片、外星题材都可以。而老四部中卡梅隆、芬奇、让-皮埃尔·热内的个角度表述也都尽力遵循类型片的原型。

到重启的《普罗米修斯》,雷老爷子已经开始着重解释异形系列的逻辑关系,虽然故事情节仍有套用老故事的嫌疑,但从更硬核的角度解析了异形出现的原因和繁衍的形态链。点明了巨人与人类间、人类与人造人之间的造物主与造物的关系,用法鲨的人造人线同人类寻找造物神相互辉映,完整了创造物与造物主间的诘问关系。

再到今年的《异形:契约》,更扩大了法鲨人造人部分的故事比重,造物主用异形毁灭人类,人类造物借异形屠杀宇宙。造物神、人类、人造人的链条关系里,终于让异形回归为无策略的兵器和工具,在老四部里让人惊恐的屠杀怪兽在最新的故事里回到了它们被造物神创造的最原始的意义——作为杀戮的工具。于是《异形:契约》洗掉了之前类型片的很多印记,他更像是一部用科幻寓言来警醒人们的剧情片。人造人让观众回归造物思考,我们可以在法鲨饰演的人造人身上看到我们身为万物灵长的人类那种骄傲神色。说到底这种继承关系已经不是异形老四部的核心主题了。这个主题更像是《银翼杀手》在第一部要说的内容。


在《银翼杀手》描绘的那个机器和人造人可以被用来服务人的时代,是一个永远下着雨的宏大废墟。人类创造机器人,在这里演化出了机械末世版神造世人的意味。在那个自然凋敝的末世里,Deckard作为捕杀叛逃的人造人的银翼杀手对觉醒了感情的人造人们进行捕杀与处决。不对,在故事里那叫做退休。

在Deckard的漫长追捕里,他见证过那些高级的新款人造人的记忆和情感,他们试图用记忆的真实来证明自身存在的真实,用情感证明自身不是低级的造物。人类会崇敬宗教里的造物神明,会要求人类造物严格地站在服务然后报废的既定轨迹里,仿佛造物主和造物之间一定永存着一种与生俱来的阶级差异感。于是当Deckard看到Roy报复创造者的时候,那种属于宿命的抗争,动用了最生硬的蛮力,是Roy对初始设定的无助诘问。所以当《银翼杀手》的片尾Roy最终救下Deckard,既像是神迹的显灵,也像是对同类最后的馈赠。于是我们终于陪着Deckard一起经历了对自己从造物主到造物的自我认知的转变。我们理解了在那个废旧机器般的末世里为了存在的逃亡。

陪着Deckard见证过那个末世的雨夜的观众大概都觉得他缔造了传奇。35年后《银翼杀手2049》里的K,我们甚至会自然地以为他会经历另一个传奇,无所谓那个经历是不是痛苦的、黑暗的,只是那一定又是个几乎可以改变人与人造人、造物主与造物间的故事。因为至少我们看过的那么多科幻故事都是这样说的。

可是在K一步步接近真相,却最终发现自己不是被命运选中的那个。比起前作中讨论记忆的真实是不是存在的证明,很多的人造人用自己记忆的真实感来一遍遍强调自己是个经历岁月长成的人类。这一部已经开始聊记忆的真实是不是存在的意义了。想要起义的人造人们动用了人造人的孩子的记忆,让其他的人造人们相信被命运选中,用这份惊喜和痛苦控制他们愿意选择发动起义。这段真实的不是创作的记忆变成了他们存在的意义。置身在历史和命运的那个拐点上,也许谁都能变成推动历史的那个力量。这个野心其实是比前作更甚的。他们已经不再执着于去用记忆或者感情辨认自己所属的造物主或造物的阵营。他们接受自己可以被控制的前半生并加以利用。

但电影并没有顺着革命或是起义的故事线往下走。甚至这一部里的打斗戏少得可怜,连海边那场最重头戏的打斗,也尽可能的简化。最终的结局里,把落点放在了更细小的部分。Deckard问K,我算你的什么。高斯林笑了。

整个电影里那场最意兴阑珊又最意味深长的打斗里,父子的角度早已形成。K继承了Deckard的事业,在事业里完成了对自身的全新认知。即使记忆不是自己的,但他感受过作为Deckard的孩子会感受过的孤独,他还明白属于银翼杀手的无奈。可是他还是和那个真正的人造人与人造人之女存在着区别,记忆的真实或是真实的记忆已经不再能作为存在的证明了。那身为Deckard职业的继承者,Deckard之女记忆的接收者,他自身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野心胜于前作,但落点更细小。前作的片尾Deckard面对Roy是震撼,而续作里K在雪地里躺下,却是完全放空了自己。

说几句多的话,不同于艺术创作里常见的警匪关系,甚至是压迫者与被压迫者关系,造物主和造物关系其实不太一定是命定的矛盾关系。就像是大自然与人类的关系、甚至父子关系,尽管有过各种灾难电影、甚至俄狄浦斯式的悲剧,但这些关系都是有极大可能性找到平衡点的。各种电影作品里需要寻找一个造物主与造物间的差异,记忆也好,情感也好,来划分阵营,形成压迫,造就冲突,形成故事。但如果试图把这个差异模糊,甚至进一步模糊,仍然能从这之间形成痛苦的感受,自然更高级更深刻,也更显得痛苦。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银翼杀手2049的更多影评

推荐银翼杀手2049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