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 芳华 7.8分

不忍道尽的残忍

蔷薇花开
2017-12-26 17:54:33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看完让自己哭得稀里哗啦的电影《芳华》,没办法学文学让自己变得矫情,看到小萍独舞那一段,直接泪崩,喉咙的哽咽难受证明这是一部难得的好作品。今天看了心心念念的小说《芳华》,只想说,电影给我震撼,小说让我沉思。
        电影是小说的高潮摘要,不看小说,很难理解一些情节的发展,比如最重要的就是女主何小萍(小说中是何小曼)为什么会得精神分裂症?电影中用主治医生的口吻交代了童年的惨痛经历和突然被英雄主义推上神坛的强烈矛盾反差让她彻底精神崩溃,而童年的惨痛经历只在电影开头刘峰去接小萍的时候提到了亲生父亲被打成右倾,随继父姓氏,刘峰主动愿意帮忙保密家庭让小萍免受歧视。另一个对小萍家庭的交代是给狱中父亲写信,提到了小说中的用高温发烧换来了母亲的温柔怀抱,拖油瓶的身份让其决定逃离那个家庭。而在小说中,对小萍家庭进行了细致描绘,包括亲生父亲因为一根油条赊赃而最终选择自杀的善良文人,母亲再嫁之后的如履薄冰的生活,“牺牲主义”的渲染让小萍的“拖油瓶”身份成为她一辈子的梦魇。一直很好奇,导演为什么将小说中对小萍原生家庭交代的重要一笔“红毛衣”事件直接忽略?当小萍将红毛衣偷
...
显示全文
看完让自己哭得稀里哗啦的电影《芳华》,没办法学文学让自己变得矫情,看到小萍独舞那一段,直接泪崩,喉咙的哽咽难受证明这是一部难得的好作品。今天看了心心念念的小说《芳华》,只想说,电影给我震撼,小说让我沉思。
        电影是小说的高潮摘要,不看小说,很难理解一些情节的发展,比如最重要的就是女主何小萍(小说中是何小曼)为什么会得精神分裂症?电影中用主治医生的口吻交代了童年的惨痛经历和突然被英雄主义推上神坛的强烈矛盾反差让她彻底精神崩溃,而童年的惨痛经历只在电影开头刘峰去接小萍的时候提到了亲生父亲被打成右倾,随继父姓氏,刘峰主动愿意帮忙保密家庭让小萍免受歧视。另一个对小萍家庭的交代是给狱中父亲写信,提到了小说中的用高温发烧换来了母亲的温柔怀抱,拖油瓶的身份让其决定逃离那个家庭。而在小说中,对小萍家庭进行了细致描绘,包括亲生父亲因为一根油条赊赃而最终选择自杀的善良文人,母亲再嫁之后的如履薄冰的生活,“牺牲主义”的渲染让小萍的“拖油瓶”身份成为她一辈子的梦魇。一直很好奇,导演为什么将小说中对小萍原生家庭交代的重要一笔“红毛衣”事件直接忽略?当小萍将红毛衣偷走试穿被母亲苛责和打手背时候的沉默,到母亲承诺长大后就送给她,却在继父的主张下送给了比她白皙的妹妹,不甘心促使她将红毛衣拆掉用一盆黑水染成了黑色,而黑色是沉重和抑郁,最后自己编织成了一件充满接线头的黑得恐怖的毛衣,只有母亲知道事情的真相,可没人愿意去揭穿,也许不是不愿意,是不敢,不敢接受一个十几岁女孩用一件毛衣宣誓的自己的主权和对家长背弃承诺的挑战。而在小萍精神分裂之后的母亲两次探望,第一次探望带着糖果零食去探望英雄主义的女儿而见证的是刚刚精神分裂的女儿,第二次是母亲的愧疚和良知让其探望。虽然小说残忍,但是母亲的见证让其愧疚的产生反而会让读者更加愿意这样的安排,而不仅仅只是在电影中用父亲遗信中母亲对小萍也有愧疚来一笔带过,小萍的不幸不仅仅是文工团造成的,更多的是童年的原生家庭的影响加上文工团中小萍的格格不入造成,即使有文工团女兵的心思阴险的排挤,但小说中体现的小萍性格古怪也是一大客观因素。电影过份地渲染了时代和文工团当时的排挤对小萍的伤害,时代有错可更大的错在于原生家庭的错,当然也许原生家庭的错也可以归根到底是时代的错,这也就与导演的忽视家庭直接表现时代一拍即合了。
        小萍成为女英雄事件的过程显然在电影中叙述的更加完整连贯具有冲击。也有可能是对政治敏感问题导演的一种擦边球处理。显然小说中的英雄主义的报道是夸大不实的敏感话题,导演将发烧装病无意成英雄的表演事件和下放救护队,战争的残酷导致其精神崩溃的开始,英雄主义的不实报道成为压垮小萍的最后一根稻草等等作为一个连贯的事件叙述让观众更容易理解和接受。电影中的15岁小兵讲述自己谎报岁数参军的故事由小说中的刘峰相关事件变成小萍相关事件,最后小萍对小兵的倾身一护让一切显得更加温暖。“最不被善待的人最能识别善良,也最能珍惜善良”,小萍对待下放伐木连的刘峰是这样,对待小兵也是这样,她就是和刘峰一样的人,可能也就是影中最后相拥在长椅的那一幕,不是夫妻,而是亲人,唯一相信和相互理解的亲人。当大家都以为小萍会对刘峰说出下放伐木连前一晚小萍想说的话是“我喜欢你”甚至“我爱你”的时候,最后却是“能抱抱我吗”,观影者的惯性思维让我们希望看到小萍勇敢说出心中所爱表达埋藏多年的感情来了结我们的遗憾,但是我们却忘记了小萍其实是一个缺乏爱的能力的人,从“拖油瓶”到“伴舞嫌弃她的馊味”,她不想成为主角和掌上明珠,可是当刘峰愿意与他搭档的时候,她便感到了幸福,甚至爱上了刘峰。小说中提到,当刘峰被打击下放的时候,小萍才感觉到她也是可以配得上刘峰的,只有当她感觉刘峰被贬低到和她同等的地位甚至更低的时候她才能慢慢咂摸心中对刘峰的那一份爱情。小说中也提到小萍在刘峰下放时的文工团的无人相送便对文工团死心了,因此谎称发烧来拒绝跳A角成为英雄,可是当作为“轻伤不下火线”的英雄完成演出真正成为掌上明珠的时候小萍想过再次接受并融入文工团,可是文工团最终选择让谎称发烧事件自行传播而安排小萍下放救护队,其实很多时候,也许死心不是一次到底,而彻底寒心直到心如死灰是集体和生活的一次次抛弃让其绝望而导致崩溃。也许不经意间我们就成为了伤害他人的隐形帮凶,法不责众,道德也不会去指责大多数,而沉默的大多数可能成为某个人一辈子不会原谅的一个集体的代名词而已。
        冯导没有那么残忍,没有将刘峰晚年的肠癌拍出,没有将文工团一系列人物并不完美的结局拍出,给观影者留下了更多的美好。不否认可以让人有更多的深思,甚至发出和小说中郝淑雯一样的感慨“好人没有好报”,可是最后将其他人看似光鲜的结尾与男女主人公凄凉结局的鲜明对比是否会让人去怀疑善良存在的意义呢?其实我更加喜欢小说中对各种人物写实的结局,林丁丁的两次离婚最后成为了一名富豪看守空房教小孩唱民歌的经历让她更加接地气,成为了不那么讨厌的出卖刘峰的拜金女人,郝淑雯的离婚用青春换来北京两套房之后的洒脱和坦诚让萧穗子无法生恨,而穗子的离婚后的作家生活成为了观照他人命运的上帝视角,也描述了其与小萍的相同经历造成的那么稍微近点的亲近感。当然,感觉电影改编的有一个成功点就是郝淑雯和萧穗子爱上了同一个人,最后因为门当户对的问题穗子暗恋失败,寒风中流泪将情书撕碎撒在夜空中的面容让人唏嘘和动容,比小说中的情书揭发事件纯情太多。但是由最初的郝淑雯和陈灿的相互看不惯到最后的卡车上的肩头相依难免让人感觉太不真实。不过陈灿给穗子吃西红柿的单纯小美好,穗子幸福吃西红柿的画面实在是太好看。
        其实我觉得小说的女主是四名,何小萍、林丁丁、郝淑雯、萧穗子,不同的性格不同的阶层使文工团的整体形象更加丰满和立体,而冯导电影的所谓的双女主设定,其实感觉有点多余,既然电影主要讲的故事成为了刘峰和何小萍,其他三人便成为了推动情节发展的辅助人物而已,而穗子也就只是作为一个全能视角作为展示小萍和刘峰的功能而已,实在算不上女主,我认为冯导真正的女主还是应该是何小萍而不是双女主,毕竟电影中对穗子的个人描写太少,家庭阶级的描写只是用一个父亲平反后的包裹表达,心理活动除了激动并无其他更深刻的表达,而这还有一个功能是让小萍想起自己的父亲;爱情的表达虽然是爱上了低调的官二代,甚至贡献了自己的金项链让其镶牙,最后也是深埋心底无法述说;成为记录事件的全能视角的一个重要特点是文笔很好,从成为前线记者和后来的出版书籍可以看出,但是没有交代文人家庭背景对其影响而产生的文笔很好的来由,总之感觉穗子形象不够丰满,反而让旁白的身份掩盖了作为故事主角本身的参与感。不过电影中“搓澡巾事件”的悬案让我考虑到是否与穗子相关?最后虽然并不知道结果是谁,可是有诸多细节似乎表明是穗子的,第一是当大家发现衬衣后,穗子的反应是赶紧收衬衣,郝淑雯说谁收是谁的,穗子才没收;第二是在澡堂换衣服的时候,穗子说搓澡巾脏,动作笑声都十分夸张,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第三是在众人为难小萍的时候,穗子并没有参与攻击,反而在小萍凄厉一声的时候穗子浑身一抖,并对一个女生说了一句,有点过了;第四是因为穗子喜欢陈灿而丰满身材的郝淑雯也是陈灿的欢喜冤家,穗子是否出于羡慕和嫉妒而自己缝制了带“搓澡巾”的衬衣呢?总之,感觉冯导的悬案设计非常精彩,足够的留白并不会耽误观影者对剧情的理解,而留下的线索还可以让观影者结束后慢慢体会。
        下面要谈的当然是刘峰,作为电影中当之无愧的男主,我认为黄轩的演绎是成功的。虽然电影限制了很多细节和事件对一个人物的丰满立体展现,可是冯导所挑选的一些细节表现对刘峰的人物表达已经可以称得上完美,电影中的刘峰比小说中的刘峰更缺少点烟火气,可是并不妨碍刘峰成为观影者思考最多的人物主体。我其实并不希望大家在看完电影之后人云亦云得去思考“善良”和“好人”是什么,冯导和严歌苓编剧想通过刘峰这个人物表达的远不止于此。最基本的表达欲求应该就是“什么是人”这个最根本的话题,其实小说中无限次地提到了“英雄主义”这个词汇,“刘峰”是“雷又峰”的段子,小说比电影真实,是因为小说中凸显了人心的阴暗面,当刘峰一边做着无限的好事并且享受着好事带来的各种荣誉的时候,众人心中充满邪恶想法,希望刘峰出错走下“神坛”的,每个人在等待刘峰犯错,然后众人来火上浇油落井下石,最后还可以轻描淡写为形势时代所迫。电影反而从一开始的刘峰做着各种好事,大家都当成理所当然的去享受,虽然会对刘峰赶猪圈的事情哄堂大笑,但是并没有感受到危险的来临。显然冯导将刘峰的一系列事件都与“触摸事件”挂上了钩,刘峰前期的好好表现,比如“接新兵小萍”“小萍初次表演翻跟头的维护”“赶猪”“吃破饺子”“给丁丁煮挂面”“带着腰伤陪小萍练舞”“给刘班长做沙发”“让出提干的名额”“给丁丁挑脚泡”“去北京开会给大家带包裹”等等,一系列的事情都是为了将刘峰捧上神坛,然后通过“触摸事件”将其拉下神坛,我认为在电影中不能算作“捧杀”,因为众人只是将其视为理所当然,也就是所谓的没有识别善良。而“触摸事件”的发生,电影的交代比较含混,只是通过一场爆发的审问“我没你们下流”而最终导致了宣判下放,没有突出众人的落井下石,连丁丁的揭发都没有显示出来,只是从后面小萍对穗子说“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林丁丁”的一句话明白这件事情起重要作用的还是林丁丁。显然,这一幕我认为是冯导的经典之笔,没有用更多的时间和笔墨来叙述整个揭发过程,而是直接通过穿着军装想着龌蹉思想的审判官表示了对那个时代的控诉。对刘峰下放的悲剧也没有通过大场面的批斗和自我检讨来渲染,这样的电影我们在以前的《芙蓉镇》和《活着》等电影中都看到过,所以不足为奇,为奇的是下放时候的无人相送的凄凉反而在平静中让人难受,而小萍的独自相送,早晨黑幕刚拉开时的军礼相送,想着小萍的第一个军礼还是刘峰教她的,最后小萍用刘峰教给自己的军礼送给众人抛弃的刘峰,刘峰的热泪盈眶,小萍身影的渐远,让人不甚唏嘘感慨。同时想起了小萍在送别前夜的在刘峰楼下吼的一嗓子,“刘峰,明早我送你”,简单的一句话更像是对整个时代的宣战,尽管独自一人,但她毫不畏惧。
        将刘峰拉下神坛的是人性的七情六欲,其实电影更想表达的还是“人性”与“神性”的冲突。所有人都认为“神性”的刘峰不应该具有“人性”,就像丁丁在委屈的时候说出来的,“其他人能抱,就他刘峰不能抱”,原因是“因为他是刘峰”。一个你认为的已经失去“人性”的人突然告诉你惦记你很久了,你所想到的可能只有难以置信和恶心,而你还是那个腐蚀“神性”的源头,那就让自己更加难以接受,其实在整个事件中不怪林丁丁,换作穗子或者淑雯她们可能也会有同样的反应,可能有不同反应的只有小萍,因为她从来就没有将刘峰“神化”过。可是林峰对小萍没有爱情,其实电影中林峰对丁丁的感情伏笔还是很明显的,从“煮挂面”“挑脚泡”“为丁丁凶宣传干事”最后到“触摸事件”,林峰是纯洁的,对丁丁做的一切只是出于喜欢出于爱情,为了丁丁放弃了提干,而当时的林峰已经是因为腰伤成为了文工团的杂活工而已。严歌苓小说开始命名《你触摸了我》,可以知道“触摸事件”在小说中的举足轻重的地位,电影《芳华》显然并没有削弱这件事情的份量,从刘峰前线的6分钟生死到大动脉穿通之后的求死信念的旁白可以看出,他希望死后成为英雄,成为丁丁歌唱本上不得不唱的一首歌,悲壮,并且弥漫着血色浪漫。从激烈的枪战一幕到等待救援渴求死亡的刘峰,动与静,声与无声都演绎了刘峰道不尽的心里话。
        最后,关于刘峰和小萍的结局,显然电影处理得更加美化。小萍夜幕中的一支独舞与文工团舞台上的红红火火恍恍惚惚的群舞交替出现,孤寂和悲怆显得尤为震憾。刘峰假肢与扣车局的穿制服的军官发生肢体冲突也让人感慨世道不公。当小萍与刘峰在长椅相偎的时候,小萍将自己的头又往刘峰的肩头里埋了埋,相互取暖而已,但有人懂已是幸福。当小萍问刘峰你幸福吗?刘峰说,要看和谁比,与墓中的战士比他就是幸福的。
        “他们的芳华已逝,虽然谈笑如故,但已面目全非”。不想去探讨谁是谁非,也不想争论时代悲剧还是个人悲剧,更不想去比较谁更加幸福,一代芳华,逝去的是每个人的青春,留下的却是所有人的记忆。虽无法产生时代的共鸣,但足够感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芳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芳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