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6.9分

盛宴一过,皆是虚妄;似真似幻,觅得真情

Olivia
2017-12-26 16:58:14

在《妖猫传》中,陈凯歌无疑倾注了他对盛唐长安一派繁华气魄的全部想象以及对情与爱的肆意描绘。一如他在映前见面所言:这是最好的时代,是最具文化自信、最兼容并包的盛世。与此同时,他对这繁荣与开放不吝赞美,也对盛世风流背后的权谋谎言质疑且唾弃。他借诗人白居易与僧人空海之行揭开尘封多年的前朝旧事,他于似真似幻之景中指涉现实,更以重塑历史之姿展现借古讽今的野心。

张鲁一和张榕容,赋予了历史影视作品中的李隆基和杨玉环最独特的气质。在唐盛极而衰之前的极乐之宴上,杨玉环顾盼生姿,眼波流转间的不断声色不正契合大唐之美?李隆基散发击鼓迎接安禄山,霸气与癫痴并存,莫非大唐之狂?风雨欲来的紧迫感,让注定的悲剧结局更加凄美。

马嵬兵变,香消玉殒。曾经桀骜不驯的君王,也有着与常人无异的自私懦弱;花萼相辉楼宴款天下心怀众生的杨玉环,最终也未等来一句承诺。盛宴一过,皆是虚妄。前朝遗恨,无人诉说。

还好三十年后,白居易与空海相遇长安,抽丝剥茧苦求线索,得到了答案,也找到了“幻境中的真相”。

但陈凯歌的视野远不止此。他要透过这真相,道破“无上密”的真谛。因此,当“斗酒十千恣欢谑”的李白坦言不为贵妃而作诗;当纯真且意气风发的白居易写出情真意切《长恨歌》;当空海踏进青龙寺;当心有执念的白鹤少年终于放下那具身体;当画上的贵妃怀抱黑猫,情已逝但大爱永存。陈凯歌赋予影片如此温暖的向善结局,或许想说,爱可能是幻象,但情不是。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爱极,是“云想衣裳花想容”;恨极,是尸解法下溃烂的身躯。杨玉环那一瞥回眸,也许正是盛唐至美却哀且落寞的一抹神采。突然想起陈凯歌说:在这电影里,你看到了什么,就是什么。亦真亦幻的世界上,什么才是最永久呢?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