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7.0分

两个小时的幻术

Arielle
2017-12-26 01:48:3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前几天在和一个很有趣的朋友聊天的时候,他这样说道,电影是工业化的集体作业,导演不过就是个神话角色罢了。可能是因为太熟悉的缘故,竟然指出我对于导演的认知都是套路。也许,他言下之意并没有那么绝对。即便是真的那么绝对,也没有动摇我的想法:导演的技能和审美可能会被神话了,但是导演的性格一定会在影片中有所凸显。问题在于,了解一部影片有许多种方式,了解一个人却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能触摸的事情了。

人们究竟需要多少过去来完成对一个人的评价,或者说,这个人,要经过多少起伏,才可以够对着外围的文字和声音保持着一种稳定的姿态。从这一点来说,他很像他的戏曲导演父亲,凝练执着。在去看《妖猫传》之前,朋友圈里的评价早就渗透到了每个角落。好像大家就爱看曾经拍出《霸王别姬》的他,跌落神坛,在尘埃里十几年,时至今日,拍出来一部“在很多人眼里只有美学和特效占了上风”的片子。其实我觉得,某导演几十年的电影旅程都是在忠于他相信的幻术。电影,作为一种不严谨的视觉文本表达,就是一种幻术,而且是一种带有极强个人风格的幻术。

改编自文字的电影总是危险的。文本中的一草一木,一颦一笑,一悲一喜,都承载着作者的想象和感情。电

...
显示全文

前几天在和一个很有趣的朋友聊天的时候,他这样说道,电影是工业化的集体作业,导演不过就是个神话角色罢了。可能是因为太熟悉的缘故,竟然指出我对于导演的认知都是套路。也许,他言下之意并没有那么绝对。即便是真的那么绝对,也没有动摇我的想法:导演的技能和审美可能会被神话了,但是导演的性格一定会在影片中有所凸显。问题在于,了解一部影片有许多种方式,了解一个人却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能触摸的事情了。

人们究竟需要多少过去来完成对一个人的评价,或者说,这个人,要经过多少起伏,才可以够对着外围的文字和声音保持着一种稳定的姿态。从这一点来说,他很像他的戏曲导演父亲,凝练执着。在去看《妖猫传》之前,朋友圈里的评价早就渗透到了每个角落。好像大家就爱看曾经拍出《霸王别姬》的他,跌落神坛,在尘埃里十几年,时至今日,拍出来一部“在很多人眼里只有美学和特效占了上风”的片子。其实我觉得,某导演几十年的电影旅程都是在忠于他相信的幻术。电影,作为一种不严谨的视觉文本表达,就是一种幻术,而且是一种带有极强个人风格的幻术。

改编自文字的电影总是危险的。文本中的一草一木,一颦一笑,一悲一喜,都承载着作者的想象和感情。电影创作的时候,是要去规矩地理解这种想象和感情,还是要选择在部分更改框架的同时,加入自己的二次创造。做出决定的时候,就是要面对指摘的时刻。

唐朝对于中国漫漫封建历史而言,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存在。那个朝代的华美、优雅、洒脱和包容在后世眼中都走向了极致。与唐朝相对的,在日本大致同时期的平安朝,同样也是一个优雅的时代。不得不说,日本人对自己的历史越了解,对平安朝的从容风雅越理解,就会越向往唐朝,甚至会对和唐朝发生紧密联系的那几个日本名字产生一丝向往和羡慕。我没有读过这部17年写就的《妖猫传》原著,但是我想原作者看到导演和陆苇老师几年时光打造的唐城风貌,感觉到了自己贯穿全书想象出来的,只能用奇幻气氛去衬托的大唐气象,终于在眼前的时候,内心的激动可想而知。(此处的文字,并不适用于针对那个时候的史实、建筑,摆设,语言和行为礼仪的考据党。《妖猫传》和出自《唐传奇》的电影《刺客聂隐娘》本不属于同一类电影,对于一部基于部分历史而创作出来的神话寓言式的作品有太多严格的要求,只会毁掉自己的观影感受。)


一位女子的风起云涌,盛唐与幻术,时间与人心

杨贵妃,她的风姿已经变成了一种象征。在人人都向往的时候,她就是极权中最华美的点缀;在人人都害怕的时候,她就是无奈担下祸水之名的红颜。从古至今,人心难描。所以《长恨歌》中写了所有,甚至写了超现实的重聚,却独独对一代贵妃的香消玉殒一笔带过:六军不发无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可能就是这充满怜惜的一笔,给了作者和电影创作者想象的空间,想象她尝遍人世间所有感情的人生旅程。

影片中的白居易,从一开始就被设定了立场,他对真实有执念,会为了皇帝的死因不明而不肯落笔,丢了官职,会为自己写的诗是否真实而担起了一点点揭开过去的侦探的角色;影片中的空海和尚,从一开始就具备识破幻术的能力,带着找到无上密法的嘱托来到唐朝,他希望找到的就是真实和幻术的界限还有和解之法。双线在黑猫一步一步的引领下,走向了那个神秘高贵的女子和时代。最终回来的时候,白居易终于承认了诗中的世界,没有对错,情即为意义;空海和尚也找到了真实和幻术的界限。总之,他们见到了过去,之后,就放过了自己。

可是原本可以完整的叙事,不知道为什么,被许多的旁支和过度的演绎打击得有些破碎。这种不完整的感觉,是特效和剪辑都难以弥补的。把一部剧情/奇幻电影当成了侦探片来拍,有太多细节都被刻意放大,就好像要发给每位观众一只放大镜,大家看清楚这个转折后,电影才能继续往下走。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一条河蜿蜒曲折,如果支流太多,那么奔腾入海的气势是不是也会大打折扣?压死叙事最后的稻草还有其中的矛盾情节和最后“白鹤少年”的单薄结尾。说叙事崩塌,或许太过,然而这种混乱确实是一种遗憾。全片大部分的剪辑都在以一只黑猫的视角完成,诡谲,快速,低。除此之外的剪辑,基本上以特效的介入完成的。难道导演是很担心特效的钱白花了吗?

阿倍仲麻吕(请原谅,阿部宽的粗粝又深情的样子真是太让人着迷了,戏份少,台词更少,实在是让人觉得不过瘾)的出现,是线索,视角,一丝深藏的感情,还有,沉默的无奈,衬出了权力笼罩下的那些角色鬼蜮的人心,用人物的塑造摆起了一架天平,让白鹤少年成为了天平的准星,令人唏嘘的是,这一切都无法挽回那场华丽而残酷的牺牲,最终的和解就是四个字,各得其所。

当“斗酒诗百篇”的李白悲喜交集的眼泪滑落的时候,表明了这是对乌托邦,对盛唐时候极乐之宴不存在的哭泣,是窥到苍凉本质的感应。一挥而就的清平调,写给了他心目中的恍惚迷离。

这部电影,也许就是陈凯歌导演在真实世界中上演的两个小时的幻术,结束后,懂得人都该知道,决定你看到的,写下的,了解的,究竟是什么。不懂的人也不会觉得浪费了时间,吸了两个小时的黑猫,应该也是十分舒压的吧(偷笑脸)。

陈凯歌的名字,在这部电影的背后,恐怕毁还是多过誉,因为这么久的时间走过,人心还是没过。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