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华 芳华 7.7分

如何评价《芳华》对时代的描绘?

玻璃球
2017-12-2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在影院里面可以感觉得到从银幕里汹涌而来的情绪,在小萍独舞的时候我也没绷住。我不知道父辈们看会是什么样的感觉,我总觉整体的感觉太过美好,理解得太容易,和从父辈身上感受到的完全不一样。对越自卫反击战,这场战争我父亲参加过,手也受了伤留了一条很长的疤,也曾在转业之后卖过盗版书。他是不愿意提那场战争的,只是战友都还联系。

影片刻画集体主义下的文工团,却人人都有各自的小算盘,以至于到了散场的时候,我毫无感动甚至有点想笑。这不应该是这样的,那个时候过来的人,对于这一段时间的记忆几乎是一致的,干净、淳朴、物质匮乏,我不知道是什么填充了他们的精神。他们过了这段时间,到了九十年代,确实是想挣钱,谋生,千禧年之后,他们稳定下来,固执、行动力强、揣度和防备他人,他们的追求很实际,基本不讲究什么精神生活,只有人和人之间的相处对他们来说才是真的。他们不想检视过去,也不会期盼未来。我和他们沟通的时候,总是在做事的目的上出现无法跨越的分歧。他们的选择意味着他们经历过的真实。

刘峰被刻画为活雷锋,实际上是从旁观者——穗子的角度展现的,她着重在把触摸事件前后的关联呈现出来,这个人物在被神化以及拉下神坛的语境中与众人隔离。而小萍则是通过全知全能的角度进行刻画的,女生宿舍的几位也是全知的角度。故而观众能带入小萍的角色,理解小萍与女生之间的冲突。到中年刘峰和小萍的这段,又是通过穗子旁白的角度来补记。在创造方式上,这部影片处理刘峰和女性角色的方式就不一样,当刘峰和女性角色接触的时候,呈现出来的是一个纸人和活人在打交道,我们无法体会刘峰的心情和想法,在后续时代变化中,出了递烟,我们也看不到刘峰的变化,更不用说变化之后刘峰的认识。对于两个善良不被善待的人,影片的视角始终是袖手旁观的,淡定地自责,只是些许,揭过就罢。若仅仅是如此,还是比较符合我对于五十年代人的观感,但这影片最后一段的旁白,简直太看轻这段艰难的时光,把时代用青春滤镜虚化了,这估计会让观影的五十年代人出离愤怒吧。

独舞的镜头——小萍凭借直觉和身体的记忆正在众人鼓掌的剧场之外跳起了一直想跳的A角,集体主义下,既不当成敌人,也没有被当成同伴,被排挤鄙视,经历艰险,被定义成英雄,独舞把过去的集体所附加的变成个人的体验,因而接受了过去,从被操作的符号,突破成一个人。我觉得对于现代社会的人,小萍是非常具备共鸣性质的,也是能够展现那个世代的人最重要的转变——接受过去被操作的自己作为人生的一段经历。其他人的经历仿佛都像是现代人穿越回那个年代,有作者加持,仿佛被时代裹挟的只要刘、何二人。如果停在独舞,还算是一个非常有力的收尾,到了后面,前面鲜活的人变成了纸片人,羡慕面目不清和刘峰和何小萍,有什么意义?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芳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芳华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