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6.9分

王朝的女人:随时代绽放,亦随时代凋零

云城
2017-12-25 22:56:1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本文首发于电影公众号《云何电影》。

本文有部分剧透,综合评分7.5分。

从古到今,中国传统文化对于女性的态度,总是在两个极端中游走,她们可以倾国倾城,也可以倾覆河山,妲己之于商纣,褒姒之于周幽,西施之于夫差,杨玉环之于李隆基,对于这些“误国误朝”的女人,有一个统一的称谓——红颜祸水。而这样将大厦倾颓的重责甩锅给女性的懦夫行为,正是《妖猫传》中所展现出的杨贵妃一生悲剧的根源所在。

毫不客气的说,《妖猫传》是迄今为止在形式美的层面上将古典东方气韵诠释的最为完美的一部作品,视觉形象上的深入考究,造就这场真正的视觉盛宴,甚至可以说完压徐克的《狄仁杰》系列。这样的成就取得,首先归功于布景的考究,用了六年时间,一花一树,一砖一瓦,在襄阳从零开始打造了一座盛唐之城,宫殿楼宇,曲水高桥,雍府大宅,应有尽有,给我印象极深的一个镜头,就

...
显示全文

本文首发于电影公众号《云何电影》。

本文有部分剧透,综合评分7.5分。

从古到今,中国传统文化对于女性的态度,总是在两个极端中游走,她们可以倾国倾城,也可以倾覆河山,妲己之于商纣,褒姒之于周幽,西施之于夫差,杨玉环之于李隆基,对于这些“误国误朝”的女人,有一个统一的称谓——红颜祸水。而这样将大厦倾颓的重责甩锅给女性的懦夫行为,正是《妖猫传》中所展现出的杨贵妃一生悲剧的根源所在。

毫不客气的说,《妖猫传》是迄今为止在形式美的层面上将古典东方气韵诠释的最为完美的一部作品,视觉形象上的深入考究,造就这场真正的视觉盛宴,甚至可以说完压徐克的《狄仁杰》系列。这样的成就取得,首先归功于布景的考究,用了六年时间,一花一树,一砖一瓦,在襄阳从零开始打造了一座盛唐之城,宫殿楼宇,曲水高桥,雍府大宅,应有尽有,给我印象极深的一个镜头,就是暮晓时分,霞光满天,天色转暗,水榭楼台,华灯盏盏,长安城最大的妓院悄然开启了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光。费了这般大力搭建的宏伟景象,陈导倒是一点也没浪费,全方位,多角度的展示,极乐之宴那段更是将大唐盛世的辉煌推向了高峰。其次,是构图的缜密和色彩的运用,如几次大远景对宫前长廊的展现,人物与景致的次序安排,都体现出极具韵律的美感,色彩的运用则成为极乐之宴上的重头戏,那种盛世与繁华的气概,让人沉醉其中。最后,是摄影的出色调度,跟随人物移步换景,动与静中构图的切换十分自然,空海和玉莲对舞阶段,镜头在空间中的腾挪和随着人物旋转的环移,都极具美感。

谈完优点说说缺点,最大的问题就是主体人物性格的扁平化和后三十分钟叙事节奏的崩坏。首先是主体人物性格,最惨不忍睹的就是双男主的其中一位,黄轩的白乐天,他的主要特点就是对杨贵妃这个素未谋面的女人的一种迷恋,以及一点不得要领的模仿偶像李白的豪放气质,然而自吹的时候让人觉得毫无底气,作为男主更多的只发挥出了长安导游的水平,空海的塑造比起白乐天强点有限,从头至尾的神秘微笑让人不明所以,而且他还是冒名顶替的假货,用修为来解释也不免牵强,他要求法,别没有表现出对法与心的困惑,染谷将太的表演还是比较到位的,起码有用心学过中文,碎步快走等细节的诠释也可以看出是下了功夫的。虽然主角比较惨,不过许多配角倒是可圈可点,秦昊的金吾卫,可癫狂,可倨傲,可猥琐,可小人,张鲁一的唐玄宗,更是将王者的傲气与自大,自私与伪善表现的十分到位,我认为是本片演技最佳,张榕容的杨贵妃气质不俗,台词上的功力有所欠缺,但眼波流转,情绪的传递做的不错,造型和气质也很出彩。

后半段对于真相的揭示明显太赶了,最突出的问题就是刘昊然的白龙与杨贵妃情感的铺垫太少了,以至于他的那份舍生忘死的付出让人觉得极不真实,这也导致了他在整体动机上都十分站不住脚,这份爱甚至有点病态,与之前层层递进缓慢推进的节奏极不相称,可能也是时长问题的限制,使得结尾有些草率,个人感觉叙事结构还可以继续做一些优化,比如将秦昊张雨绮和极乐之宴的戏份在缩减一些,多增加一些丹龙白龙的羁绊,以及他们与杨贵妃的感情铺垫。当然,杨贵妃固然雍容典雅,国色天香,但人人都对杨贵妃爱的死心塌地,未免是过于浪漫主义的设定了。

要谈杨贵妃,确实离不开两个人,白居易和唐玄宗李隆基。

起初发现是以白乐天对杨贵妃的倾慕为影片展开的线索时还有点惊奇,仔细一想倒也确实合情合理,杨贵妃之所以没有像褒姒妲己一样被后世唾骂,尤其是被主观的和盛唐转衰这样的大事挂钩上,引发了著名的安史之乱,还能在后世中保持一个相对正面的形象,甚至广受同情,白居易对她的形象塑造,可谓居功至伟。杨玉环离世不久,白居易就做出了留名千古的奇文《长恨歌》,将李隆基和杨玉环塑造为一对极富浪漫主义色彩的苦命鸳鸯,“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结连理枝”,这样的诗句如何不闻者伤心,听者落泪。更别说“飘然转旋回雪轻,嫣然纵送游龙惊。小垂手后柳无力,斜曳裾时云欲生。”这样极美的诗句如何让人对这般佳人恨得起来。

片中说白居易活在李白的阴影之中,白居易确实刻意模仿李白的豪放而不得要领,每每自恋时让人尴尬不已,论诗的意境比不过李白,“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要超越这个水平确实有点强人所难,而且单就李白虽为杨贵妃倾城容貌所动,却仍然直言这首诗并非写给杨贵妃,而对比将杨贵妃捧上天的白居易,在审美上又胜了一筹。白居易虽然在仙气上确实比不上李白,不过叙事长诗的造诣上也算千古一人,加上他对杨贵妃无比的迷恋,“诗魔”也算是当之无愧。只是想到白居易与杨贵妃素未谋面,竟倾慕至此,在自己的头脑中打造出了完美情人,不免有些替他心疼。

将李隆基真实的一面揭示出来是本片的一大亮点。极乐之宴开始,李隆基问杨玉环送给她的东西喜欢吗,杨玉环并未答话,但显然是不能说一个不字的,李隆基对杨玉环有喜爱,但这种喜爱是自私的爱,占有的爱,他将杨玉环视为自己的附庸,自己的玩物,他怀中的御猫就是杨玉环的象征,她们都是天子的玩物,都必须依附于天子,归顺于天子,遣唐使阿部想要向杨贵妃示爱,李隆基察觉抢先一步搂住杨贵妃,说“杨贵妃从来都不是一个人,一生一世不分离”,这里可以做双关理解,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件玩物,不是孤单一个人,和皇上永远在一起,谁也无法夺走。

极乐之乐,乐在驾驭天下万物。

所以他披发与安禄山共舞,以展示天子不可战胜的威严,以此威慑安禄山不要起谋逆之心,然而安禄山对于杨贵妃毫不掩饰的欲望,令他自开元盛世积累而起的威严与骄傲彻底摧毁,使他终于不得不从现实的角度开始重新审视自己与杨贵妃的关系。从极乐之宴的红袍,到仓皇出逃时的白袍,服装的变化也暗示着帝国由盛转衰的变化,二人关系的潜在风险也终于浮到了表面。金吾卫兵谏,李隆基就早已下定了处死杨贵妃的决心,爱江山还是爱美人,似乎并不是让李隆基难以抉择的道德困境,只是他还要天子威严,他还要美人感恩,他无法接受道德污点,所以煞费苦心的骗杨玉环演一出戏,敏感细腻的杨玉环怎能看不出李隆基的意图,只是这些男人要演,陪着便是了,因为她早已看透了,看透了那些口口声声说有多爱自己的男人在生死关头,早已把情情爱爱这种虚头巴脑的东西抛之脑后。见得了他们的伪善与自私,杨玉环就早已心死了,也许她确实是爱李隆基的,但她以前并不快乐,在她明白了自己的结局后,接过酒杯,一饮而尽,转身上楼,从容果决。

盛世时,她是帝国繁华的象征,倾颓时,她是江山社稷的累赘。

在那样的时代里,一个女人,只能是男人的附庸,她们无法在其他方面实现自我,便只能将满心的希望寄托在寻一个至情至性,至全至真爱自己的男人,为悦己者容,然而对于男人来说,女人只是江山地位金钱可以带来的附属品罢了。而一个弱女子,何来力量撼动江山,男人为其征伐,到头来却要女人来背负骂名,怪你花容月貌,倾国倾城,怪你媚眼如丝,摄我心旌。

杨玉环的眼泪,无人知晓,杨玉环的悲苦,无人愿听。这结局终究太残酷,于是有了妖猫情义两全,为她不平,有了乐天斟字酌句,为她正名。今人听闻,亦不免临古伤怀,赋诗比兴:

万阙浮灯暗天星,

云裾斜摇丹羽轻。

为睹一颦长安尽,

马嵬石上青苔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