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中国特色的(反)刻奇喜剧

云飞扬
2017-12-25 21:50:03
刻奇,曾经被翻译为媚俗,没有人能够下准确的定义,大约就是刻意、奇怪、夸饰、怪诞、不明所以。贾小熊参与编剧并导演的六集集锦片《我叫黄国盛》,充分调动了当前的视听手段,把演员张子贤任意cosplay为社会化热点人物造型,他神出鬼没在充沛的社会流动中、如同荒漠中的胡杨一样醒目,彻底将反刻奇以刻奇的方式方式演绎出来。演员张子贤在《我叫黄国盛》里就是个万花筒,他以玩话题和玩滑梯的高度统一的能力,丐帮长老变喊麦网红、颜值纠察扫荡整容犯、培训专家讲究客户第一,在有规则的框架内将规则推到极端,在无规矩的江湖中尽可能的创造利好,而一切都是在讨好客户,客户的喜好就是一切。


在形形色色的舆论场上,媚俗往往是安全的,比如说环保、自由、动保、平等、慈善,NGO往往都是自带光环的,白左掀起的言论浪潮在付诸行动后,以至于工业化4.0的德国第一大职业竟然是社会救济业。更形象直接的,就请去看《纸牌屋》,罗宾·怀特饰演的木下夫人,顾盼生辉自觉比总统先生还要高位得多。《我叫黄国盛》是对当前媚俗文化的反讽,黄国盛化作各种稀奇古怪的人物,一本正经的将媚俗技术主义发扬光大,知道推导出荒诞到无聊的结果,其中个人最喜欢的便是借用BBC纪录


...
显示全文
刻奇,曾经被翻译为媚俗,没有人能够下准确的定义,大约就是刻意、奇怪、夸饰、怪诞、不明所以。贾小熊参与编剧并导演的六集集锦片《我叫黄国盛》,充分调动了当前的视听手段,把演员张子贤任意cosplay为社会化热点人物造型,他神出鬼没在充沛的社会流动中、如同荒漠中的胡杨一样醒目,彻底将反刻奇以刻奇的方式方式演绎出来。演员张子贤在《我叫黄国盛》里就是个万花筒,他以玩话题和玩滑梯的高度统一的能力,丐帮长老变喊麦网红、颜值纠察扫荡整容犯、培训专家讲究客户第一,在有规则的框架内将规则推到极端,在无规矩的江湖中尽可能的创造利好,而一切都是在讨好客户,客户的喜好就是一切。


在形形色色的舆论场上,媚俗往往是安全的,比如说环保、自由、动保、平等、慈善,NGO往往都是自带光环的,白左掀起的言论浪潮在付诸行动后,以至于工业化4.0的德国第一大职业竟然是社会救济业。更形象直接的,就请去看《纸牌屋》,罗宾·怀特饰演的木下夫人,顾盼生辉自觉比总统先生还要高位得多。《我叫黄国盛》是对当前媚俗文化的反讽,黄国盛化作各种稀奇古怪的人物,一本正经的将媚俗技术主义发扬光大,知道推导出荒诞到无聊的结果,其中个人最喜欢的便是借用BBC纪录片模式,悲天悯人的讨论人类交通拥堵的社会问题。


无论是骑自行车的中国专家,还是欧洲的白人女性高顶尖学者,以废气吸收还是时空穿梭,试图解决难题,最终都通通失败了。人民群众对于出行便利的美好愿景的生活,无一例外的被更多具有相同思想的同行者打败了。还是中国专家的狂想和实践最为有趣,跟随着前车的废气,就可以行遍天下都不怕,这是一种喜人到落泪的思路。从青藏高原归来之后,灰尘遮盖了“嘬”概念车的芳华,长长的发票鼓舞着人心。这时候,我们敬爱的黄国盛以哲学家/保安/门卫的身份,指出了人类存在的终极之问“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要到哪里去?”一举解决了交通和能源两大难题,世人全部入定,沉默。


人类行动,在资本和欲望的驱动下,在集体主义和财富效应的挤压之下,躁动不已,只有停下来,才能让灵魂跟得上自己。于是,《我叫黄国盛》便是齐泽克式笑话的东方版。“抑郁者所哀悼的,是他还没有真正失去的。”再也没有一成不变的社会,现代人在其漫长的一生中,必然要遇到几个质变的社会游戏规则。未来会怎样?无论是乐观者还是悲观者,都充满了好奇和沮丧。在21世纪移动互联网的碎片化生活中,作为信息流的受众和不由自主的生产者,我们无时不刻不创造者怪诞的新花样,并经常被几种极端的方法论的齿轮带动着流行话题。前几年鼓吹普世价值观和全球一体化秩序的美国,如今正忙着各种退群和高喊“美国优先”。《我叫黄国盛》最大作用,是畅快淋漓的嘲讽和祛魅,将后工业社会的流行文化进行必要的拆解,自然是幽默的方式更为快乐。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叫黄国盛的更多剧评

推荐我叫黄国盛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