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7.0分

花萼相辉,一场幻术

幽篁弹筝
2017-12-25 20:40:50

一段尘封三十年的前朝旧事,一场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极乐之宴”,白鹤羽化飞仙落地成为俊朗少年,妖猫邪魅诡谲妄为作恶人心惶惶……

《妖猫传》让人足足等候一年,但电影背后等待时间更长。陈凯歌“拍一部戏,建一座城”,他说,这唐城建了6年,城中2万多棵树,等了6年,从小树长成大树。

有一些不合时宜,但谁都希望在一切求高效的今天,能有一些这样的不合时宜,回归匠人精神和电影温度。

影片片头是一棵大树,枝繁叶茂,树上结只硕大鲜红的苹果,摇摇欲坠,下一秒遁入灰暗尘世,瞬间果肉迸裂鲜血一般溅满屏幕,这时,“妖猫传”三个血红大字拉开故事帷幕。

这片头事后再看也是种隐喻。

《妖猫传》的故事当然要从猫身上来找。

大唐,皇宫,天子七天七夜未合眼,举国束手无策,遂叫远自倭国的驱邪法师空

...
显示全文

一段尘封三十年的前朝旧事,一场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极乐之宴”,白鹤羽化飞仙落地成为俊朗少年,妖猫邪魅诡谲妄为作恶人心惶惶……

《妖猫传》让人足足等候一年,但电影背后等待时间更长。陈凯歌“拍一部戏,建一座城”,他说,这唐城建了6年,城中2万多棵树,等了6年,从小树长成大树。

有一些不合时宜,但谁都希望在一切求高效的今天,能有一些这样的不合时宜,回归匠人精神和电影温度。

影片片头是一棵大树,枝繁叶茂,树上结只硕大鲜红的苹果,摇摇欲坠,下一秒遁入灰暗尘世,瞬间果肉迸裂鲜血一般溅满屏幕,这时,“妖猫传”三个血红大字拉开故事帷幕。

这片头事后再看也是种隐喻。

《妖猫传》的故事当然要从猫身上来找。

大唐,皇宫,天子七天七夜未合眼,举国束手无策,遂叫远自倭国的驱邪法师空海(染谷将太饰)前来解救。然而一切已经太迟,当空海来到皇宫,天子已中邪已深,突如猫状匍匐塌上,脸瞬间形如枯槁,继而一命呜呼。执事官(李淳饰)令记录皇帝行止的起居郎白乐天(黄轩饰)写皇帝因病暴毙,白乐天却迟迟不肯动笔,他找到空海,说不相信皇帝是因病暴毙。空海问,宫中养的可是一只黑猫?

白乐天说,在宫中三年,未曾见养猫。

空海露出意味深长之笑,摊开手心里的黑色毛发,只有猫毛才如此又细又软。

白乐天惊问,你是说皇帝的死跟一只猫有关?

白乐天与空海

这个时候,故事的红色丝绒布徐徐展开,一个惊艳奇崛的凄美唐传奇上演了,妖猫是线索,牵出前世今生,诗仙李白、美人玉环、遣唐使晁衡……轮番上映,记忆与真实交错相叠。

妖猫究竟来自何处?为何会说人语?作祟背后又有何隐情?

带着所有疑问,辞官的白乐天与为求法留在长安的空海,踏上了妖猫之路。

他们先是找到了陈云樵。

秦昊饰演陈云樵

陈云樵(秦昊饰)何许人也?祖上三代金吾卫,到他这辈早已硬气全无,沉迷酒色,贪财怕死。娇妻春琴(张雨绮饰),颊上绯云,无不显露耽于肉欲情海。

一天,春琴正在后花园池边吃瓜,不料被身后一句“好吃吗?”惊吓,回头一看,居然是只口吐人话的黑猫。

春琴撂下瓜盘,仓皇回屋,没想到黑猫也紧随其后,并告之,我不会白吃你的,那树下有钱。

春琴待妖猫走后,重返后花园,却发现地上一滩血迹,再往前看,一条大鱼在地上扑棱挣扎,鱼眼珠已被挖走。这其实为后续更加恐怖的场景埋下伏笔。

春琴又去树下看,果然挖到满满一盆铜钱。

张雨绮饰演春琴

镜头切回白乐天与空海,这二人要追随陈云樵,却不想陈云樵带一众人马奔赴“胡玉楼”。

白乐天难掩兴奋,又几分嘲弄对空海说,你可要去?

空海问,胡玉楼是何地?

白乐天笑道,这是长安最有名的妓院!

空海一笑,当然要去,这才是真正大唐风采!

乐天问,和尚还能去妓院?

空海笑说,你是去妓院,我是去侍奉伎乐天女。

这对话就很有意思了。

两人一边说,一边乘船来到胡玉楼。

这时电影里的第一个盛唐的场景开始在人们面前展现,白日古色古香的城楼,到了晚上一盏盏红黄辉映的灯火渐次点亮,胡玉楼里更是莺声燕语、金碧辉煌,如花美眷来往穿梭于亭台楼阁,巨大斑斓的鱼形灯悬浮于棚顶,来往宾客与妓女耳鬓厮磨,好不香艳。

此时,张天爱饰演的胡姬玉莲登场。

张天爱饰演玉莲

观影前,对这个选角有些担心,毕竟张天爱在《太子妃升职记》之后再无那份灵动,但在陈凯歌的调教下,玉莲这个人物虽出场仅数分钟,但不得不说是全片的亮点之一。

胡姬,应有胡人的异域血统,张天爱身着配饰,手着环玉,穿金戴银,琳琅作响,一件黄金舞衣从细腰上旋,直至人藏裙底,唯有舞衣灿灿,又见舞衣下落,再次回到玉莲腰间……真可谓“弦鼓—声双袖举,回雪飘摇转蓬舞。左旋右转不知疲,千匝万周无已时。人间物类无可比,奔车轮缓旋风迟。”

而更妙的是,另一个场景,在门口观赏的空海忽入舞池,用手臂架起即将倾倒的玉莲,倾倒、抬起、回旋、互动……两人演了一出好舞,尤其和尚的正襟布衣,配上胡人的异域,别有一番风情,难怪引得下座的陈云樵露出孩童般痴笑,连连鼓掌。

这是欢乐之宴,电影往往反复重复强调欢乐之下的恐怖乃至虚空。

正在觥筹交错欢舞生平之际,一声刺耳呵斥——“陈云樵!”打破了这份欢宴。

陈云樵仍笑意满满半醉半醒地说,谁喊我啊?

那声音又喝到——“你的钱花完了吗?”

陈云樵怒起:“我的钱是给人花的,你一个畜生我能给你什么啊?”

一人说,呦,你家小猫又给你来送钱了吧!

众人哄笑。

而就在此时,那声音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爱吃眼珠子,今晚你们谁的眼珠子要给我呢?

众人噤声。

妖猫作祟

陈云樵拔剑挥向屏风,正中屏风外猫影,只见屏风上的海浪突然翻涌滚动,落下水花形成一个黑猫之形,突然,一声凄厉的猫叫,再看陈云樵脸上早已留下几道血痕,妖猫现身,屋内两灯冒出大团火苗,屋顶上的灯烛随妖猫在屋檐上疾步飞行全部熄灭,屋内一片昏暗,一场杀戮在即,尖叫阵阵,满屋男女血溅屏风。

而猫杀之后,妖猫临走前对陈云樵说,明晚我要去你家做客!旋即破窗变火燃烧鱼灯,消失不见。

而一个妓女尖叫,拉回了幸存者的再次恐惧——一个男宾客惨叫,脸上只剩下两个漆黑的血肉模糊的黑洞——双眼已被妖猫挖去。

这部电影是不是很暗黑?看到开头,惊讶于这种恐怖氛围的渲染以及唐传奇的影子,又颇有《聊斋志异》之风,又惊又怖,非常具有中国韵味的恐怖,这在如今的志怪电影中很难看到了,我们看到更多的是东施效颦西方的怪兽,最后弄得不伦不类,但其实原汁原味的中国式恐怖是任何国家都难以企及的。

而这样的暗黑还只是抛砖引玉。

陈云樵踉跄而逃,返回家中,却见后花园池水潋滟竟泛着红光,走近看原来是池里的所有鱼都死了,血水染红了池水,并且每条鱼的眼睛都被挖走。

陈云樵赶快找寻娇妻春琴,在凉亭中见她也不说话,只留下诡异的身影背朝自己。

云樵回到屋内,春琴又坐在屋内的秋千上,怀中正是妖猫,妖猫伸起利爪在春琴脖子上留下几道血痕,喝道——“她不是你最爱的女人吗?你救不救她呢?”

妖猫附体

电影的这段就已经开始探讨爱情,什么是爱,爱一个人是否会为她牺牲,考验来临如何抉择……但很显然贪生怕死的陈云樵,没有选择救她。不,这么说,也是不公正的,他确实想去救她,因此跑出屋子四处呼救。

电影这里有一个很高级的恐怖表现手法,陈云樵来到院内呼叫守卫,让人来救他的春琴,门口两个守卫拿着武器对立而战,但当陈云樵喊完之后,两人应声倒下,如抽线木偶般,脚下早已血流成河,原来二人早已被妖猫杀害。

陈云樵绝望之际,重返屋子,却没顾及春琴的声嘶力竭呼救,而是用一把锁锁住了大门,想把春琴和妖猫都困在里面,可这面刚锁完,回头却发现春琴就在他身后,云樵大惊,转变口气温柔地问道,春琴你怎又在这里?春琴邪魅地问,你不救我了吗……

在看完电影后,我脑海中总是不断地重复地跳过这些情节、画面,就如之前电影的宣传所说——《妖猫传》,真奇幻也!

小说家梦枕貘已用文字如华丽织锦重新缝制一个来自大唐的瑰丽之梦,而陈凯歌则是将这梦再次润色细化,所有的一切都真实地用镜头、颜色、人物呈现出来。

这场大梦有奇,当然也有幻。

这“幻”即是空海口中一直所说的“幻术”。

盛唐景象

乐天与空海在街边见到卖瓜长者,撒种、洒水、藤长、瓜出,这是幻术;月光下,春琴袅娜纤步行于屋檐之上,口中念念有词“云想衣裳花想容”,空海说,只有猫才在屋檐上行走,这是幻术;乐天说,多少个午夜梦回,我幻想着活在玄宗的时代,而当一株花树立于眼前,锦衣华服的杨玉环就立在花树之前,这也是幻术。

而最璀璨夺目的一场幻术,也是影片最绚烂至极的一幕,则当属那场为杨玉环庆生而举办的“极乐之宴”。

“人们都说,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贵妃的意思”。“原来杨玉环不仅貌美,竟是这样一位奇女子!”

影片借遣唐使晁衡的旧日记,再现了那辉煌的一刻——

那一日,长安所有人都倾巢而出,争相一睹贵妃姿容,玄宗将杨玉环如奇珍异宝般展示众人,在空中高悬神龙秋千,玉环倾国倾城在空中如九天玄女手扶秋千摇曳生姿。

及夜,“不分尊卑”的“极乐之宴”即将开始,是时火树银花、人头攒动,灯笼似海、烟花如簇,晁衡在人流中缓慢前移,来到宫中。

推开一扇门,只见眼前一众舞伎,均悬停于半空,正当众人惊奇中,其中一位的酒壶里同样悬停半空的美酒开始流淌,落入口中,酒壶落地,碎片四溅,又转瞬化作牡丹盛开在地面,紧接着圆形地面化作一团旋转的牡丹纹样的花布,再一看,花布旋转飞起,下面不知何时早已变为酒池琼浆。

正在众人意欲喝彩时,酒池内涌上一只长笛,那长笛腾空飞起,一女子脚踩祥云,一步一云,飞入高空,抓住长笛坐在九霄云外奏出仙乐……而这时,云下又幻作大海,从海中飞出一对男女,落到地面,似触手可及,又倏忽消失……

这番幻境刚结束,那边大殿内又开始“凤箫声动、玉壶光转”,只见一术士手中剪出一纸样,随手抛入空中,纸样突幻化威猛大虎,吓得众人翻滚在地,那大虎又变作鲜花如天女散花消散在宫中……

这时,人群中一阵骚动,只见两位俊朗少年(刘昊然、欧豪饰),头顶羽毛,身着白色羽衣,嬉笑奔拂,忽而羽化飞仙,从少年化为白鹤,翱翔于殿宇之上,发出鹤鸣,又一眨眼,白鹤再次变为少年……

刘昊然饰演白龙

这是我尽所能用文字描述出观影的感受,但还不及现场去体验这场“极乐之宴”的万分之一。

美轮美奂,大梦一场,但盛宴过后,泪流满面。这是陈凯歌一直在电影中重复的主题,有多繁华,就有多虚空,这就是所谓的物哀。

此刻的杨玉环分明就是大唐鼎盛最为华美的象征,但如电影中张榕容入木三分的演技所表现的那样,她身着玄宗赐给她的霓裳华服,当太监高力士问,娘娘皇上问这件衣服您是喜欢还是不喜呢?还不容她回答,玄宗已从背后一脚踩住了这长长的裙尾。

她在鼎盛时是大唐最美的象征,可她对于玄宗也只是一件玩物,容不得表露出悲喜,她也似乎预感到了这之后的命运,当大唐沦落时,她便是千古罪人,因此她望着这大唐盛景,眉眼中由喜转哀,眼泛泪光,蓦然远去。

《妖猫传》是基于历史,又架空历史,在原著中杨玉环有一半胡人血统,因此同为混血的演员张榕容可以说是符合原著设定的,更难得的是她真的做到了“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电影里一颦一笑都极美,即使大屏幕无数倍放大她的脸,也经得起端详。

张榕容饰演杨玉环

而在“极乐之宴”的最后一个人物出场,也非常精彩,这归功于饰演玄宗的演员张鲁一。

最后来赴会的是即将揭竿而起的安禄山,肥硕凶猛的安禄山刀光剑影,玄宗仍为其披发击鼓。张鲁一癫狂敲鼓,长发随鼓声激荡,面露狠意,人鼓合一,与剑拔弩张的安禄山以鼓为刃,此时布景灯光变为红色凶光,所有殿内的人全都围在四侧,这使得极乐之宴达到高潮,也是衰败的提前征兆。

《妖猫传》妙的就是既充斥着瑰丽奇幻的想象,又能利用已有的历史,挖掘出新意。这之后的剧情都是历史上众人皆知的安禄山叛乱、玄宗出逃、马嵬坡赐死杨玉环。但围绕着杨玉环之死这个千古之谜,《妖猫传》又将如何诠释呢?

越到电影后半部,主旨愈发清晰,这是一场关于幻术的故事,正如晁衡所说,没想到真正的幻术大师原来是玄宗!

这里的幻术真是羽化飞仙、老虎变花的幻术吗?显然不是。

玄宗在马嵬坡被逼赐死玉环,这是他最爱的女人,她是大唐最美的象征,但此刻她要受到万人讨伐,男人的过错、江山的陨落全可一股脑推到这个并无任何过错的女人身上。

于是玄宗联合幻术大师一起欺骗玉环,说将针刺入脑后即没有呼吸,入棺下葬,待局势安稳再将针取出。

玉环真的不知道这是一场黑暗的“幻术”吗?她真的不知道只要刺入针、入了棺即与世长辞了结了自己还年轻的生命吗?

但她选择与玄宗一起完成这个骗局,完成这个最大的“幻术”。

她面容平静,眼泛泪光说,好。

她接受了这个男人的“幻术”,她接受了这个声称最爱自己的男人的欺骗,但她仍然在决绝转身的一刻,又回过头,将一个绣有自己乳名“玉奴”的香囊送到玄宗手上,那里留有自己剪下来的头发……

欧豪饰演丹龙

这是一个幻术的故事,更确切地说,这是一场幻灭的故事,关于爱情的幻灭,关于人心的幻灭,难怪欧豪饰演的丹龙说,人心太黑暗了,我要找一个没有痛苦的秘密。

就如同那场在花萼相辉楼里举办的“极乐之宴”,极乐之宴,极乐之乐,乐极生悲,一场幻灭。

(全文完)

——写于一七年平安夜

欢迎扫描二维码,关注我的公众号,谢谢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