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境,魂灵,以及被诗化的爱情

莫古辛
2017-12-2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路易斯从冰箱里取出饭菜,吃掉,洗刷餐叉,在天气预报单调的播报声中翻看报纸上的数独。艾蒂在路易斯家的门口徘徊,转身,回头,犹豫,最终还是敲开了这位邻居家的门。在几句生怯的寒暄之后,她向路易斯问道:“你愿不愿意抽个时间,在夜晚陪我睡觉?”

从某种程度来说,爱情,可能是存在于人类当中最吊诡的情感,它复杂、乖张、难以揣度,同时又伴随着无限浪漫与温柔,它可能在你毫无察觉时悄然降临,也可能在你用力握紧时如烟尘般溃散,它掺杂着欲望、占有、性和荷尔蒙,它总是被高声颂唱道“要开到地老天荒需要多勇敢”。从这个层面上讲,《夜晚的灵魂》是一部绝对异类的存在,它讲述爱情,却始终让观众与爱情这个词汇保持不自觉的疏离,它抛开了一切多余与冗杂,将爱情的底色提纯到接近透明。

艾蒂和路易斯两位步入花甲之年的老人是半辈子的邻居,但彼此的了解也不过是平日里见面时的礼节性攀谈。路易斯一个人生活,每天值得回味的娱乐时间,不过是每天下午和老友们在街角咖啡店里的聊天。艾蒂同样孑然一身,在她向路易斯问过那句令人错愕的征询之后,她接着说道:“漫漫长夜总是最难熬的,我只是希望,有个人可以陪我在晚上聊聊天,说说话。”于是,先前那句突兀的询问竟生出几分残忍的味道,这种味道来源于对孤独的无能为力。路易斯开始每晚带好衣物和拖鞋,像年轻时约会那样出门前整理好领口,向艾蒂家走去。他不断躲避着邻居们的目光,绕开人群,生分地敲着艾蒂家的后门。当两位老人躺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被孤独长久杀伐的生活开始渐渐被重塑。他们聊着平常的爱好,过往的感情,年轻时的日子被一点点地提起与回味。路易斯谈起曾经的背叛以及家庭的破碎,口吻平淡而温和,那是一场长达三十年的与自己内心的和解。艾蒂谈起她那个可爱的小女儿,以及发生车祸时失去她的那个夜晚,虽然眼眶仍会湿润,但时光和孤独已经可以抚平所有哽咽。他们彼此倾听,困顿,然后熟睡,平缓而宁静。

如果说相互陪伴进入梦境是极具意象化的表达,那么艾蒂小孙子杰米的闯入,无疑成为了两人之间某种生活化的补偿。艾蒂的儿子因为事业和感情的诸多麻烦,将儿子暂时交给母亲看管,于是,两位老人与五六岁孩童一起生活的画面成为了对曾经生活的回溯。路易斯将早年买给女儿的火车玩具拿出来和杰米玩耍;三人一起外出野营,围着篝火吃松软的烤棉花糖;他们认养了一只狗,杰米给他取名叫邦尼。这种仿佛一家三口的生活景象成为了彼此灵魂交融的证据。当电影在讲述两人纾解孤独的同时,他们与周遭环境的交互同样成为了极具寻味的部分:路易斯从无法忍受老友们的调侃与玩笑,到和艾蒂手挽手一起去镇上的餐厅吃饭,再到后来与两人共同计划令人激动的旅行;艾蒂从与儿子不断阻挠的对抗,到平静地暂时与路易斯分开,再至最后终于在深夜拨通路易斯的电话。从与世俗和教条化观念博弈的角度,这部电影像极了《廊桥遗梦》,然而与前者宿命般的悲痛相比,《夜晚的灵魂》将那些横亘在彼此之间的阻隔描绘得轻盈而松弛,仿若蹙眉之间,所有业障状若无物。

电影将两位主角的年龄设定在古稀,这本身就有着难以言说的精妙。在屈指等待死神降临的日子里,他们无法预测生活的剧情:是突然降临的黑暗,还是像漫长夜晚互相陪伴这般温润的幸运。在褪去了激情与焦虑的年岁,任何一件小确幸,都能品尝出最本真的滋味。

《夜晚的灵魂》极其平静,极度纯粹,它拔节出了爱情在荧幕中鲜有的高度,没有激烈的碰撞、争吵、释怀与和解。它恬淡得如同无意间读到的几句诗,有关慰藉,有关陪伴,就像影片结尾,漆黑的镜头中路易斯的手机突然亮起,电话那边艾蒂问的那句话:“路易斯,我究竟怎样才能安稳入睡?”

4 有用
1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夜晚的灵魂的更多影评

推荐夜晚的灵魂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