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6.9分

由《妖猫传》想到的《清平调》三首以及其他

张菩菩
2017-12-25 15:01:22
在电影《妖猫传》中使得诗人白居易和日本和尚空海联想到妖猫作案和杨贵妃有关的,便是陈云樵妻子在房顶上念的一句诗“云想衣裳花想容”,这首李白在沉香亭为杨贵妃作的《清平调》,在电影的中段也有所体现。妖猫说,李白写这首《清平调》的时候,没有见到贵妃,做完了之后才见到的,回想李白同一时刻写下的《清平调》三首,突然觉得这个说法很好很有意思。

唐明皇与杨贵妃在沉香亭赏牡丹,想作新曲,便命李白前来。传说中李白宿醉,让高力士为自己脱靴并以其背作案,洋洋洒洒三首一气呵成,因其辉然的文采赢得皇帝和贵妃的称颂,当即让梨园子弟抚琴,让李龟年演唱。这《清平调》三首是这样的:
• 其一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 其二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 其三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使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很美的三首诗,有人,有花,有传说,有历史,有当下,有臆想。而当时读下来,总觉得第一首最佳,因其纯粹写意的虚幻,到了二三首,则有了几分实在,穿新衣服的赵飞燕,栏杆外开满鲜花的沉香亭












...
显示全文
在电影《妖猫传》中使得诗人白居易和日本和尚空海联想到妖猫作案和杨贵妃有关的,便是陈云樵妻子在房顶上念的一句诗“云想衣裳花想容”,这首李白在沉香亭为杨贵妃作的《清平调》,在电影的中段也有所体现。妖猫说,李白写这首《清平调》的时候,没有见到贵妃,做完了之后才见到的,回想李白同一时刻写下的《清平调》三首,突然觉得这个说法很好很有意思。

唐明皇与杨贵妃在沉香亭赏牡丹,想作新曲,便命李白前来。传说中李白宿醉,让高力士为自己脱靴并以其背作案,洋洋洒洒三首一气呵成,因其辉然的文采赢得皇帝和贵妃的称颂,当即让梨园子弟抚琴,让李龟年演唱。这《清平调》三首是这样的:
• 其一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 其二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 其三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使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很美的三首诗,有人,有花,有传说,有历史,有当下,有臆想。而当时读下来,总觉得第一首最佳,因其纯粹写意的虚幻,到了二三首,则有了几分实在,穿新衣服的赵飞燕,栏杆外开满鲜花的沉香亭,美是美的,但有了实物的参照,便少了第一首中的似幻似真。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天上的云想穿她的衣裳,地上的花儿想要她的容貌,她站在春风里,连清晨的露水也都晶莹了几分。如果她不是来自神仙居住的群玉山头,便是瑶台里的仙子了。这纯粹的超凡出尘的想象,若不是一时的恍惚情移,便是未见其人时的浪漫怀想。只有没有见到她,才会尽情地歌颂她,把想象中的最美的东西,尽情地放进她的身上。她是至高的美,超越云和花,她是飘忽的美,在最高的山上,在最清辉的月下。所以我愿意相信历史上当李白写下《清平调》其一的时候,他没有见到杨贵妃。

而《清平调》其二其三,“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是说杨贵妃超过了历史上最美的美人,则是《清平调》其一中天上的仙子在诗中变成了人间的美女;“名花倾国两相欢,长使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是说杨贵妃的美深得君王欢心,只要她倚在阑干那里,君王便烦恼顿消。这解释了美的能量,这美是用来欣赏的,能够抵御心中的怅惘的,而并非《清平调》其一中的飘渺的,难以抓取的。君王美人,牡丹亭内,春风拂面,这幅画面是美好的,真切醉人,并没有《清平调》其一中 “山头”的遥远和 “月下”恍惚了。所以,我愈加相信了电影中的说法,当李白写“云想衣裳花想容”的时候,没有见到贵妃。而当他见到了贵妃,被其美貌折服的时候,笔下依旧是美的,却没有那抓不住的似幻似真了。

在电影《妖猫传》中,破案主角之一,还有正在写作《长恨歌》的白居易,因此当片中幻术师黄鹤出现的时候,我总以为电影的后半段会呈现安史之乱平息后,唐明皇回宫拜托方士寻找杨贵妃的情景。“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肤花貌参差是。”(《长恨歌》)即便不是唐明皇,也可以是白居易,终有一人在仙山上,在月宫里,在云层之巅,见到那个美丽的美人,但可惜的是,电影并没有这些情景展现,也没有美人的浪漫再生。电影的落脚点和结尾,还是太小了。

 
(明朝舞台上演出的《唐明皇游月宫》。)
(明朝舞台上演出的《唐明皇游月宫》。)


在鼎盛王朝,在贡献着奇妙的幻术和传说的王朝,在拥有着世界上最美的美人的王朝,却没有人去珍惜只有歌舞升平的时代才会呈现的美丽和浪漫,美人终于死在了马嵬坡前,甚至浪漫的结尾都不曾存在过,这或许是我个人对《妖猫传》这部电影的不满,因为它使用了诗人白居易作为主角之一,却没有拥有白居易的所在《长恨歌》中赋予爱情和美人的珍惜与浪漫。

白居易《长恨歌》的结尾,思念成疾的唐明皇,终于在仙山之上,又见到了已经变成了真正的仙子的杨贵妃。“昭阳殿里恩爱绝,蓬莱宫中日月长。”而《长恨歌》的中段也为此埋下了伏笔,“天旋地转回龙驭,到此踌躇不能去。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唐明皇军队回京,再次经过马嵬坡,已经找不到杨贵妃泥土中的尸体。而到了结尾,我们才发现,原来她已位列仙班。这是一位诗人对美人的怜惜,而在《妖猫传》里,这种怜惜变成了一位少年的复仇杀戮,或许就如同《清平调》的第一首同其他两首的对比一样,这种复仇杀戮,也是真切感人的,但却缺少了那种天上相见、再诉衷肠、如幻似真、极致动人的浪漫情怀,因为过于实在的东西,总是缺少由想象来弥补的余味的,而这一点余味的拥有与否,也是一个人是否具备“艺术性”的要素之一。很可惜,在《妖猫传》这部电影中,陈凯歌导演,并没有贡献充分的艺术性。

眼见所得同脑中所得,正如片中的真相与幻术,前者总是乏味的,后者则充满美丽的诱惑,而我们去看一场电影,不就是为了那一点诱惑吗?将夜里不曾做的梦白日里做一做,也总是好的,只可惜,《妖猫传》用真相落了尾,把破案当了顶要紧的事情,却忘记了爱情故事里,我们需要的,是浪漫。因为看得现实一点,谁不会呀?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