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猫传 妖猫传 6.9分

李白绣口吐出的,绝不是陈凯歌的盛唐

塞西蒙得
2017-12-25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其实,看到《妖猫传》如此糟糕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居然有那么多人觉得,《妖猫传》并不糟糕,甚至很好。 一部电影有人说糟,有人说好,本是稀松平常,但我难以想象的是,面对《妖猫传》如麻的混乱,竟有这么多人能从中抽丝剥茧,全然断章取义,忽视整体,仅从一些虚无缥缈之处找到所谓的“华彩”,所谓的“亮点”,所谓的“陈凯歌又回来了”。陈凯歌并没有回来,而且也回不来了。他随着属于自己的那个时代去了,随着越来越自以为是的态度去了,随着《霸王别姬》去了。 《妖猫传》的问题实在太多了,尤其是后半段开始,陈凯歌抛出一个个主题,一个个意象,人物全是半路杀出,情感皆为凭空妄想,仿佛一群得了精神病的“程咬金”突然齐齐拜倒在杨贵妃面前,然后高呼“一切都是为了娘娘!”。前半段陈云樵和春琴的故事,是一个过于冗长的引子,作为陈凯歌这样的导演,本不该对故事的比例分配如此木讷。唯一的解释就是,照陈凯歌的初衷,这部电影应该是三个小时乃至更长,这样前半段的比例就正常了,后半段的重点也能凸显。然而,现在的《妖猫传》,是个畸形儿,头重脚轻,眼高手低,路都走不稳,还说什么别的。 很多评论觉得,前半段与后半段互为参照,各个隐喻暗含其中,我觉得是天大的笑话。哪个导演会为了隐喻牺牲故事,牺牲人物,牺牲情感的合理,那这个导演就活该拍出一部糟糕的电影,一部比烂片还要可耻的电影。而这恰是陈凯歌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地方,也是许多人认为“大大的好”的地方。 每部电影都有一个故事,并让观众觉得这个故事有一个主旨。更好一点的电影,从故事本身散发出多个主旨,让人看到更多的东西,继而又让故事里的人物,人物内心的情感,都焕发出无穷的余味。这一切的原点在于,导演必须要明白自己想通过一个怎样的故事说出他想表达的,以及,如何说好这个故事。换言之,一切电影乃至艺术表达的原点,都是——故事! 可是,陈凯歌自大地以为,他不需要故事,只需要表达。陈凯歌想表达虚幻与现实,想表达一个“情”字,想表达大唐,想表达极乐,想表达“无上秘”,想表达《长恨歌》,想表达人性,想表达时代,还要讽喻现实……我只想说,电影是导演的喉舌,故事则是这喉舌的语法,看《妖猫传》,就像一个得了失语症的高僧,想说的比天高,说出来的不像话,很多人觉得,这就是“念经”,所以高深,所以大悟,所以佩服! 其实,我似乎也犯了跟陈凯歌一样的错误,把《妖猫传》的问题拔得太高。这部电影的问题很简单,就是故事说得烂透了。这是比故事性模糊还要可怕的问题,因为观众还知道你在讲故事,可实际上,陈凯歌不知道从何时起,已经开始自说自话了。节点或许就是阿倍仲麻吕的那本日记,第一个无来由的人物登场了,没有铺垫,对杨贵妃仰慕到要冒死表白的情感就这样“骑”到了观众脸上,不接受也得接受。之后的太多人物与情感都是如此,两只鹤,刘佩琦,安禄山,李白……有人说,有些是千古名人不用介绍,有些人物就是这样出场何须铺垫,如果是这样,“极乐之宴”变成一场马戏团表演,想必也是理所应当的结果吧。只是,这个马戏团里,“小丑”太多了。 单是从后半段人物登场的比例和频率,你就会发现,太拥挤了,就仿佛突然地铁到了一站涌进来一百多人,你一下子就懵了。此后的旅程,必然是不舒适的,你想看窗外的风景,想看你注意到的某个乘客,都成了笑话。就连陈凯歌殚心竭虑的那场“极乐之宴”也成了笑话,片中的大唐,华丽有余,气度不足。不“古”不“雅”不“旖旎”,有的反倒是一种眼花缭乱的摩登感。当然,这是我个人的观感,但我还是坚信,《妖猫传》里这样的李白,是吐不出半个盛唐的,吐出来的,也就是半个马戏团。至于杨贵妃,陈凯歌又希望她成为一种象征,又希望她有血有肉,结果,她成了全片最莫名其妙、最冷冰冰的形象,多么讽刺啊。 总之,我至今无法接受会有人看不到《妖猫传》故事的糟烂,你说我忽视了陈凯歌千千万万的处心积虑,我都可以承认,唯独不能相信,《妖猫传》是一部好电影,有一个好故事。我觉得人们评论一部电影,得有底线,有良知,有常态。一块破石头上点着几粒金粉,你就说什么“瑕不掩瑜”,这是丧德的话。当然,如果出于某些目的,就是另一回事了。

更多电影评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双猫电影(shuangmaofilm)

18 有用
1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4条

添加回应

妖猫传的更多影评

推荐妖猫传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