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门遁甲 奇门遁甲 4.4分

《奇门遁甲》:偷懒任性,本质上是个段子电影

架空
2017-12-18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奇门遁甲》是徐克和袁和平的第八次合作。在此之前,他们合作过《黄飞鸿2》《铁马骝》《蜀山传》等,无一不是武侠爱好者心中的经典。

这也是两人时隔24年再度合作。

这次,徐克担任监制、编剧,负责特效的部分;袁和平做导演、动作指导,负责动作的部分。如宣传所说,两人要联袂讲述一个“中国武侠大战外星人”的故事。

然而,从成片来看,作为一部电影,《奇门遁甲》远远不合格。

豆瓣盛传“低分信豆瓣,高分信自己”定律,这次可以信。

想看什么是“奇门遁甲”?算了吧

光看“奇门遁甲”这个词,你会想到什么?占卜、法术、谋略?

严格来说,它是中国神秘学中预测学的一个特有门类,但后来被民间神化为一门法术,演变为三国演义中诸葛亮借东风的神通,至林正英降妖除魔的本领。

作为古代术数,奇门遁甲在今天也魅力不减,许多人好奇它、谈论它。它是国人心中神秘的一角。

在知乎上,奇门遁甲是个热门话题,不乏上千赞的内容。

袁和平曾透露,《奇门遁甲》有三层奇幻空间:“第一层是武侠,是中国人最熟悉也最向往的江湖;第二层是幻术,是令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热闹神秘的手段;第三层是天外来客,来到不属于它们的世界,让那些深藏不漏的高手被迫走上江湖,利用各种各样的幻术来打败它们,拯救世界。”

“武侠”加“幻术”,似乎,这将是一个充分展现中国东方秘术的电影。无论是奇门遁甲术的爱好者,还是仅仅对其如何呈现有所好奇的观众,都会因这个片名,对电影抱有期待。

但电影让所有因“奇门遁甲”而来的观众失望了——它与这个名字所包含的一切,几乎完全无关。

海报的八卦元素,正片全然隐形。

《奇门遁甲》里,没有“奇门遁甲”,只有原创的武侠功夫。

比如,电影在最开始说,奇门是指方位,而遁甲代表力量——等等,就算奇门遁甲可以有术数、法术等解释,但“代表力量”?

原来在拍摄前,徐克曾寻找“奇门遁甲”到底是什么:“我还探访到一种解释,说奇门遁甲其实是分开的。遁甲是隐藏在大自然时空里面的能量,包含一些西方的科学。”

好吧,等于是个原创设定。

袁和平也曾表示:“奇门遁甲包括很多东西,天文地理、奇幻异术,而我们挑了一些比较有趣的东西来拍成电影。”

很美很东方……然而和电影的差别就像方便面广告对比实物。

可惜,纵观整部电影,虽然武侠打斗不断,可使用奇门术的雾隐门众人,一句特别的术语也无。全片就看着他们摆pose之后,黑雾爆开,瞬间转移——跟忍术似的。

唯一拿出个罗盘的女主铁蜻蜓,从头到尾也没解释过罗盘是什么、有啥用,唯一沾边的这个元素,在电影中都消失了。

雾隐门老大的眼睛能发黄光,嗯,全片也没解释这到底是啥,大概他黄光眼吧。

甚至,从服饰上,都看不出什么特殊之处,雾隐门众人穿着古代衣衫,可以是任何武侠片里的人物。

纯从服装看,你能看出这是雾隐门的人吗?

《奇门遁甲》不讲“奇门遁甲”,就好比《盗墓笔记》不“盗墓”,披这个皮囊,是何苦?

就当奇幻故事来看,也挺糟糕的

在前期宣传中,《奇门遁甲》的卖点是:“特效之王”徐克与“功夫之王”袁和平的结合。不说这是否言过其实,有意无意地,官方在宣传中,始终忽略了一部电影的最大重点——故事。

这种忽略,现在看来,确实是因为故事实在拿不出手。

从线索来看,全片基本上抛弃了“伏笔”这个东西。

一开头,伴随着一段特效,画面中出现了一只巨大的蜘蛛腿,然后整只狰狞的蜘蛛浮现眼前。

类似这种品种,看起来就像BOSS,对不?

如此酷炫,应该会在影片中隆重出场吧?过了很久,很久很久,电影放映结束。嗯,它再没出场过。

此类BUG在观影中简直数不胜数,比如下面这只长得很像红色毛线团的妖怪,是全片的二号BOSS。

全片中,但凡到需要称呼妖怪的场合,台词都以“妖人”代替过去。大概很多人看完电影都不知道BOSS叫什么名字。

这只妖怪叫做“赤目”,这个名字只出现过一次,在和大BOSS的对话中。赤目的来历,是天外陨石。

电影开头的陨石,预告片中显示“天降赤目”。

和那只蜘蛛的遭遇一样,除了在电影片头出现过一次,电影后半程完全就无人提到“陨石”这个事。除非你正好看过预告片,否则你压根无法明白,这个突然钻出来的红色毛线团妖怪,是打哪儿来的。

再比如说,电影开头,有妖人留下一幅《清明上河图》,并交待“过两个时辰之后来取”,然后就再无下文。影片中过了好几天,到电影结束都没人提这个事。那么这个情节有什么用?

还有全片最被诟病的一个情节——某人物在耗尽了全部能力之后,过了五分钟就毫无交待地原地复活——这是在和观众的智商开玩笑吗?

再来看角色塑造,徒有角色,没有人物,完全是为情节而情节。

捕快刀宜长是什么性格?你看完也不知道。

拿男主刀宜长为例,电影一开场,他在举一个石锁,看起来就是个肌肉发达的角色。画面一转,原来他是与人合谋骗钱,有着市井的一面。

这里的笔触本来很形象,但接下来,刀宜长作为捕快,非常热心地抓捕逃犯,看起来又是个一腔热血的愣头青。危机时刻,更是挺身而出,完全是个传统英雄形象,和前面的人设起了冲突。

到了后来,电影的每一个故事节点上,他都像是被故事推着走,而不是出于自身性格的决定。前面所设置的性格设定,对情节的走向根本没有影响,角色本身也就变得面目模糊。

再说全片最关键的人物小圆吧,刚出场的时候,这姑娘是这样的。

看到手上的书了吗?是装饰品(误)。

在该傻的时候,导演就让她强行智商下线,全程喊着要抱抱,宛若心智未开的儿童。到该聪明的时候,就能理解打耳光代表有感情这个逻辑,要“至少先给我十个”。

其智商忽上忽下,让人想感叹:“导演叫你三更傻,不敢聪明到五更。”

整体来看,所有的人物都是跟着情节走,人物作出任何反应和行动,都不取决于其自身的性格,而取决于剧情的需要,因而就显得莫名其妙。

情节衔接不畅,人物莫名其妙,剧情也真就只是一句“中国武侠大战外星人”就能讲完。如果你想看到一个完整的奇幻世界,还真不要期待。

本质上,它就是个段子电影

《奇门遁甲》并非一无是处,它有着很多亮眼的瞬间。

比方说一开场,有个魁梧汉子端着一个水盆,里面游着一尾红鲤鱼,到客栈打尖住店。

长这样,如果你是掌柜,估计也不想接待。

掌柜的嫌弃这人粗莽,有意刁难他:“本店有本店的规矩,宠物谢绝入内。”他指的宠物,当然是那条鱼。

汉子没办法,生气地说:“我把宠物吃了,可以吧!”

正当所有人都以为,要上演活吃鲤鱼时,盆里的鲤鱼瞬间变大,一口吞掉了汉子半边身体。

虽然特效并不惊艳,但此处的效果非常到位。

原来,“宠物”不是指鱼,而是指人。这种设计让人眼前一亮。

不过,归根结底,这里的情节只是要表现“一只鱼妖出现”,这个不错的设计,仅仅是一个独立成篇的“戏法”。

可此后,全片就是没完没了地给观众“变戏法”,从“大鼻毛”妆前妆后差别很大,到“是一个”与“十一个”的谐音梗,再到人肉录音机等等桥段,一个个有趣的点抛出来,可互相的关联性完全不存在。

就收个消息,用人肉录音机真的有必要吗?

单看每一个戏法,都还不错。可电影是一个整体,而不是一个个戏法的连接。全是戏法,也组不成一部好的奇幻电影。

“戏法”和“奇幻”的关系,可以用“段子”和“喜剧”电影来比方。曾有人说,段子杀死了喜剧电影。

一部成功的喜剧电影,笑点不会建立在简单的抖机灵之上,它需要人物、事件、情感的铺垫,需要错位、讽刺、冲突等种种元素的构建,它会让观众发笑,但笑过了之后也会有丰盈的满足感,因为笑点是与情节紧密结合的。

而段子则不同,段子只是独立成篇的“包袱”,无需种种烘托铺垫。虽然段子能够简单地逗人一乐,但其情感内核是苍白的,观众也无法理解导演想通过段子表达什么。

段子控制得好,当然没有问题,可如果一部喜剧电影纯粹依靠段子的堆积来取乐,那么剥离掉这些段子,其电影价值就荡然无存——如果观众只是想被娱乐,不如直接去看相声。

再来看《奇门遁甲》,事情也是如此,真正要实现整个电影的奇幻感,故事需要有基本的框架和逻辑。仅仅着眼于设计戏法,就是偷懒任性了——试图用堆积的戏法组成奇幻感,是偷懒;只做自己擅长的戏法,无视更重要的全片架构,则是任性。

所以,本质上,《奇门遁甲》也就是个段子电影,它用一幕幕戏法去营造奇幻感,最终却杀死了奇幻。

70 有用
14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条

添加回应

奇门遁甲的更多影评

推荐奇门遁甲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