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洗白和黑化都是自然的结局。

Morning
2017-12-14 看过
从家庭缘由和自我组成的角度来看。
单亲。
魔女琳搭配的是当老师的父亲,黑化班克搭配的是开小洗衣店的母亲。

他们的家庭是某种爱和压力同时存在的,是下一代主动或者被动要快快长大的互动关系下的状态。琳在悉尼告诉班克“明天世界(家)就是我们的”,是这个电影里最值得悲哀的童话。
琳的母亲与琳的父亲离婚,在琳找到赞助费凭据的那场戏里,她同时看到了父母的离婚证书,紧接着的那场戏为钢琴角色的铺垫,琳弹起了生日快乐歌。

琳在和父亲的谈话中透露了几个细节,首先是她才想起昨天是妈妈的生日,她在影片中的今天弹了很久没弹的钢琴。其次是母亲是主动离开了父亲,原因未明。在琳的状态中,可以看到琳想念妈妈,但却对这个行为没有多余的埋怨。
细细品味琳问父亲为什么要她离开原来学校的那几句话,我觉得这个主动走掉的母亲,将“主动”这个因子很积极地注入了女儿的血液之中。

在后来的戏份里,“母亲”几乎未再出场,琳和父亲的关系不错,入学一场戏的对手戏,看得出来两人是很平等的关系。琳对于父亲的爱,在很多场戏里都有细节表现,例如她认为很像父亲的班克说的话是对的,她给父亲买了新衬衣。最要紧的是,她挣钱她不是为了自己的物质(没有花掉),她对钱的欲望更像是源于不想让父亲辛苦。也是当父亲和女儿都能伸手挣钱时,这个家就会出现小小的失衡。

琳的组成是积极的主动的外向的,虽然科科全优,但电影着重表现了她在数学方面的擅长,谈到了她体育也不错,钢琴看起来也是好手。种种成绩看下来,她是现场聪明型的人才,在她的性格里,固有的经验可能没有那么重要,当下的反应和诉求是重要的。这一点是与班克截然相反的。

琳一点一点地走到门前,自己推开门见到被扣留下来的班克,又推开门拒绝班克的要求,再推开门去自首的最后关头,这几个场景串联起来,可以看到她的每一步都在成长,因为她的吸收和反应非常迅速,这个时候如果有了“父爱”这样的催化剂,她就找到了她当下的人生之路。

她曾经的路是什么?格蕾丝在图书馆寻求琳的帮助时,提出的要求中打动琳的是——我以后叫你小琳老师。
“老师”这个词是有趣的,我个人的解读是虚荣心,这个虚荣心包含着琳的内心已经蠢蠢欲动地觉得自己可以和父亲一样了,这个“一样”可能是挣钱,也可能是为自己的人生选择做主。比起另一边还不能拒绝妈妈的要求的班克,她的自我要顺理成章得多。
琳在影片里与父亲是有对抗的,第一次考试作弊被发现时,父亲发了那么大的火,也没有让琳在贪婪的路上回心转意。

但琳为什么从悉尼回来后,认为自己错了呢?因为自己经历了劫难般的紧张,心理和生理的双重打击,还失去了同伴(这一点我之前写过青春里失去的宝贵东西)。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就是,机场路边,父亲问自己的男朋友呢,晚上叫他来吃饭。这是关爱,是这一组家庭关系里,看上去健康平等却缺少的关心。

琳的自我设定里,是有一条很深的价值原则的。她信奉的这个真理一直推进着考试作弊这件事,就是“你做错了,所以我因为你做错了而做什么是合理的”,学校乱收钱,她就认为自己要把这个钱挣回来。父亲为自己交了这么多钱,自己更要挣回来这笔钱。
情感是很多问题的镜子,那个时候父亲的爱就是一面镜子,可以让琳说出那句,“有一件事我做错了”。

比起琳来,班克就去到了单亲家庭里的另一个境地。琳是主动成长,而班克是被迫成长,这也是班克一定会黑化的结果。他不对临场作出反应(在垃圾场的束手无策),他对于他积累的材料作出反应。

班克第一次出场(顺叙),就是天才大赛前他很紧张,琳关心他。
由关心说起,班克的家庭组成里有只出场过两次的母亲,一次是背影,后来在班克气愤的对白中再次强调过,妈妈洗衣把背都洗驼了。另一次是悉尼回来后,班克被学校除名,作为完全虚化的后景的母亲在边哭边签字。这是压力,也是爱。
这个设置很像《未生》里张格莱和他的母亲。我想琳很自然地在他的视野里相似了这个角色,也就导致了他锲而不舍的好心,结果没想到令琳被取消的奖学金。
正确的选择却令大家的命运走往了不好的结果,这也是生命的定义之一。

班克拿到天才大赛的证书当然没有去吃三文鱼套餐,琳跟他提这个,是因为从呕吐过的他身上闻出了中午吃的泡面。他回到家里把那个证书放在了父亲的相片前。原来班克的父亲是过世,比起主动离开伴侣的琳的母亲来,死亡不是一个主动的选择,于是班克和母亲被迫承担了这家小班克洗衣房。

班克的父亲在前文里也交待过一次,他和班克玩记忆游戏,记住了π值的小数点后很多位,似乎也是美好的,他称之为与父亲玩记忆游戏,而非“父亲一定要我记住什么”。被迫去接受,组成了此时的班克。正如张格莱一样,父亲不在了,儿子一定要长大了。
班克擅长的是记忆,虽然看起来他做题好像比琳快,但他强调复习,与偏应答思维的琳大考大轻松小考小轻松的状态不同,他很在乎准备(进考场前看书),这样的训练造就了无法灵活应变的他。他好几次表现出了临场的无法反应,一根筋地检举作弊,被打前迈不开脚逃跑,在厕所里的慌张反应,他都表现出不知道做什么好。

而当他准备充分时,他又是自信的甚至是凌厉的。抢答π的数值除外,全片唯二两个武侠片似的镜头贡献之一就是他(另一个是琳手握铅笔),他在小巴说到“垃圾场”三个字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扑过去,这是积压的愤怒;他盘算至少他还能拿一笔钱,然后在厕所里又索取一笔钱,这些都是积累。

他和琳看起来都是现实实用主义,不过琳的背后动机源自于可以被爱瓦解的心态:如果你没有做错,又我感受到爱,我可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而班克则是一道题又一道题,一次背诵又一次背诵,一次作弊又一次作弊的经验积累。到了最后,他会没有回头路地走上再次作弊的道路。

这里面掺杂了一个现实:班克拿到了钱,两百万,只能是将店面装修一新。与小巴和格蕾丝的生活还差的太远。回头望望小巴幸福的一家,父母皆在,金钱人身皆一定程度的自由。这种讽刺,真是好恐怖的人生。

这是我喜欢这个影片的第二理由,这样的家庭教育和培养了这样的儿女,用极少的笔墨勾勒出了东方社会家庭组成与人物命运之间的关系,不正面也不负面的设置在影片中让观众去感受。很动人。

影片讽刺了学校(校长的运营之道),讽刺了社会(贫富的差距),甚至讽刺了公正之眼(班克被打和琳躲避老师都被监控拍到的镜头,然而未有作用),却保留了家庭之爱,也惋惜了同伴之爱。
2077 有用
84 没用
天才枪手 - 豆瓣

天才枪手

8.2

480399人评价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12条

查看更多回应(112)

天才枪手的更多影评

推荐天才枪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