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萨的夜与诗

Moning
2017-12-07 看过

这个时候的金沙萨也是梦幻的。无论有多少随处可见的斗殴、欺诈、危险重重,它的混乱失序融入它的热情及天真烂漫的梦想之中形成了一种异样的美感,连飞扬的尘土都仿佛是和着音乐起舞,似乎在呼唤着人们去深情凝视这个几乎被世界遗忘或者从未被知情的角落,原是饱含着如此强烈的生命力和存在感。

Félicité是金沙萨的一家酒吧的驻唱。当其14岁的儿子Samo不幸卷入摩托车事故后,她走遍街头疯狂筹集给儿子的手术费。在这个充满混乱亦洋溢韵律的地方,她的遭遇还和男人Tabu的梦想有了交集。

女主角Félicité沙哑而磁性的歌声混合当地乐团Kasai Allstars的音乐、躁动着的舞动的人群、微醺的夜晚、摇晃的镜头……影片从一次狂乱的音乐演出开始,故事则随后徐徐道来。

从电冰箱开始的羁绊

家里的电冰箱又坏了,Félicité令儿子去找人维修,她的爱慕者Tabu却送上门来。坏了的冰箱隐喻着坏运气的连连到来。她的儿子在车祸中受了重伤致残。匆匆赶去设施简陋的医院她看到失去一条腿的儿子就那么干巴巴孤零零躺在毫无私密性的大敞间里无人照应,那场面很是凄惨。紧接着就是一笔昂贵的医药费。“好心人”要帮她买药,讹走了一笔钱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Félicité只好拼命地唱歌赚钱,并向所有可能的人借钱——包括闯入毫不相识的城里富翁的豪宅险些被强行拖走,而那些关系疏离的亲人对他们的遭遇不但无动于衷还出言不逊。

这倔强的单亲妈妈并没有被困境击倒,她甚至都不屑于流露悲伤,而只是把命运无常的悲喜带到她的歌唱表演中去。影片中多次出现她驻唱酒吧的演唱场景。第一次是纯粹的音乐的曼妙与喜悦;第二次是在儿子车祸之后为了给儿子支付医药费而强作欢颜拼命唱歌舞动、比喜悦看起来还“喜悦”的痛;第三次悲痛已经无法掩饰了;第四次是释怀、是接受,停止了歌唱、在暗夜中穿行她走向了火焰;第五次她已然换成了短发;第六次是出离,她徜徉在水中,看到斑马;第七次,她又尽情地歌唱,回归并沉溺于音乐的幸福之中。

片中有一处细节暗示了Félicité是女人后来改的名字。不知道她过去的名字是什么,就像是Samo的爸爸也只是匆匆凶恶地出场过一次,故事的背景信息如此有限。可以想象得到她的过往也许也有着命运的无常,虽然无法确知。而改后的如今的这个法文名“Félicité”拥有着幸福(bliss)和 快乐(joys)的意思。

这幸福的重生,源自于她的坚韧,也少不了他的执着。片尾Tabu又来修电冰箱了,他保证这次真得会修好。Félicité和儿子在沙发上默默观赏着这一出“表演”。电冰箱修好了!却发出了难堪的噪音……母子俩忍俊不禁,Tabu尴尬地试图自圆其说。这是影片里母子俩第一次如此开怀地笑。虽然似有缺失,却真的是一台能用的电冰箱了,也真的是一个可以重展欢颜的新的幸福之家。电冰箱在影片中既是隐喻,又带来喜剧效果,是对悲剧的中和。

Félicité, you are my dream…

她的深夜游荡,他的白日梦想

影片前半部分讲述女人的遭遇,在有限的时间里她为了救儿子的腿亟需得到的一定数额的钱,这里运用了一种常见的电影叙述模式,从而使观者更容易认同主人公的动机并跟进故事。电影的后半部分的时间线则更为松散,不再归顺于主流电影的语言方式,而是拥有一种超越生活之上的诗意,伴随男人和女人之间若有若无的牵绊。

当母子俩坐在车里,听着聒噪的Tabu天马行空讲述他的梦想。十字路口上有着像变形金刚般的巨型玩意儿占着指挥交通的位置。就像刚果民主共和国的电视剧一样魔幻好笑——Tabu和Samo窝在家里那一次,电视机里播放的情景好像是一位妇女在对她的男人咆哮,埋怨着埋怨着她就气得从嘴里喷出了火。Tabu在车里很是认真地说了他驰骋外星球的梦想,他坚信这些都会在不远的将来实现。后座的Félicité似乎要忍俊不禁脸上却只挂着浅浅的笑,依然如此神秘。这个时候她对他的感觉,还不足以让她笑出声来,但这是一个浪漫的小小开始。而她对他翻的白眼里也不再只有语噎。

Félicité常常是独自一人。无论是在酒吧独唱,还是去观赏交响乐,还是为了儿子走遍大街小巷寻找希望,亦或在黑夜里兀自穿行、在刚果河里游荡——带着她孤独又高贵的灵魂。在最艰难的时期中,她依然以昂首挺胸的姿态像人们求助,从来不曾诉苦,也从未选择逃避,俨然是位神圣不可侵的不向命运妥协的王。她要失去一切,才释放自己去被爱以及去爱。

她喜欢不打招呼就闯入他的房间。坐在他的床尾,拍拍他身边过夜女人的屁股意味着让她走人。她对他说:我在森林里看到了你。他告诉她:你就是我在寻找的那个。

除了当地灵动的融合式舞曲和神圣的交响乐之音乐韵味,女人在暗夜水中徜徉与男人在日间路上穿行的场面是影片最为梦幻之处。后者发生时,不过是平凡一日与平凡的人们。骤然间,城镇里路面上的人与交通都静止住了,时间也好像停滞了,只有为了心中某种向往而独自前行着的男人Tabu超脱于这一静止时刻。此(非)时的他是舞台上唯一的主角,又或者说观者的焦点被聚集在他的小宇宙里。这个时候的金沙萨也是梦幻的。无论有多少随处可见的斗殴、欺诈、危险重重,它的混乱失序融入它的热情及天真烂漫的梦想之中形成了一种异样的美感,连飞扬的尘土都仿佛是和着音乐起舞,似乎在呼唤着人们去深情凝视这个几乎被世界遗忘或者从未被知情的角落,原是饱含着如此强烈的生命力和存在感。

I saw you in the forest.
You are the one I was looking for.

金沙萨的乐与痛

从影片中我们可以看到金沙萨这个地方基础设施缺乏,贫富差异严重,社会秩序混乱,百姓们的生活质量低下。金沙萨是非洲的第三大集合型城市,是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首都,位于非洲第二长河刚果河南岸,在赤道心脏地带。这里拥有着世界上最富有的自然资源之一,也是人均GDP世界最低的地方之一。从过去疯狂的比利时殖民时期、到政治上的独裁与腐败、到内外的冲突战乱,庞大的人口数量加上运作效率不佳的政府管理衍生严重的社会问题。金沙萨治安混乱、常常充满威胁,是非洲最不安全的地区之一,但同时它还是中非重要的文化和才智中心,活跃着众多音乐人和艺术家。

这其中不得不提到的是当地人的音乐生活。这部电影中的音乐大部分来自于一个叫作Kasai Allstars的乐团。这个乐团最初是由五个不同的金沙萨的音乐团体组成。五个团体分别来自于当地五个不同的民族:Songye、Lulua、Tetela、Luba以及Luntu。这其中有些民族之间几个世纪以来都冲突不断,每个民族都有其不同的文化、不同的语言以及不同的音乐传统。这样的五个团体混合在一起简直是水火不容,直到这群音乐人决定融合起来组建一支“超级乐团”一起玩音乐。他们的音乐结合了传统音乐以及都市化了的音乐元素,散发着油脂与森林的气息,它是先验的、电子的、不可言说的……让人听了便欲罢不能。

历史造成的伤痕、政治环境的恶劣和社会的动乱,这些并没有让人们停止梦想。音乐在其中起到重要的作用,让人们能够苦中作乐,令人满怀重建的希望。

《Félicité》(2017)荣获第67届柏林国际电影节评审团大奖银熊奖。该片是由法国、比利时、塞内加尔、德国和黎巴嫩联合制片。主要语言为林加拉语(刚果民主共和国西部使用的一种混合班图语)和法语。影片运用了大量手持摄影和大特写镜头,穿插着一些粗糙颗粒感的画面,充满纪录感以及张力。片尾字幕出现之后还可以听到热闹的金沙萨城镇里的各种声音,生活气息十足,令人仿佛打破了电影的第四道墙,穿越到那个危险与吸引力共存的土地上。影像中的时间也似乎消失了,留下来的是观者心中的悸动。

该文章发布在:https://mp.weixin.qq.com/s/cez6wT1Lc9R9IaRXPLICVQ

版权所有切忌随意转载 合作请豆邮我

8 有用
2 没用
菲丽希缇 - 豆瓣

菲丽希缇

6.7

485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2条

添加回应

菲丽希缇的更多影评

推荐菲丽希缇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