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除禁忌,齐声欢唱

Stella_仓鼠
2017-12-07 00:36:54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作为一个泪点奇低的人,进电影院看Coco的时候就再三做好了憋住泪水的心理建设。毕竟,哭得两眼模糊就没法看剧情了。饶是如此,我也还是在电影院里哭得死去活来,胸口痛到差点以为自己要心绞痛发作……所以,没什么好说的了,先拆为敬吧。

先说明一下,因为我只进了一次电影院刷了一次Coco,毫无疑问也没有找任何盗版资源,所以拆节拍完全是根据记忆来拆的。如果有错误,欢迎指正。

类型分析

按照惯例,在拆解节拍之前,我们还是要先分析一下这部片子的类型。老实说,考虑到米格在冥界的一系列冒险,我一度认为这部电影是一个“金羊毛”型的故事。但对比了关键要素之后,我更倾向于认为这是一部“变迁仪式”型的故事。

通常来说,“变迁仪式”型的故事里,主角往往会由于生活本身的种种细节而倍感煎熬痛苦。他们在整个故事的发展过程中,需要的就是去学习成长,完善自我,最终突破自己的人生困境。这类型的电影关注的时间点基本上都是人们最容易感受到“生活危机”的时刻,从中年危机到分离焦虑再到死亡焦虑,每一个在日常生活中会引爆人们焦虑感的人生节点,都是生长这类故事的好土壤。当然,迪斯尼最喜欢的,就是Coco这样讲述“青春期

...
显示全文

作为一个泪点奇低的人,进电影院看Coco的时候就再三做好了憋住泪水的心理建设。毕竟,哭得两眼模糊就没法看剧情了。饶是如此,我也还是在电影院里哭得死去活来,胸口痛到差点以为自己要心绞痛发作……所以,没什么好说的了,先拆为敬吧。

先说明一下,因为我只进了一次电影院刷了一次Coco,毫无疑问也没有找任何盗版资源,所以拆节拍完全是根据记忆来拆的。如果有错误,欢迎指正。

类型分析

按照惯例,在拆解节拍之前,我们还是要先分析一下这部片子的类型。老实说,考虑到米格在冥界的一系列冒险,我一度认为这部电影是一个“金羊毛”型的故事。但对比了关键要素之后,我更倾向于认为这是一部“变迁仪式”型的故事。

通常来说,“变迁仪式”型的故事里,主角往往会由于生活本身的种种细节而倍感煎熬痛苦。他们在整个故事的发展过程中,需要的就是去学习成长,完善自我,最终突破自己的人生困境。这类型的电影关注的时间点基本上都是人们最容易感受到“生活危机”的时刻,从中年危机到分离焦虑再到死亡焦虑,每一个在日常生活中会引爆人们焦虑感的人生节点,都是生长这类故事的好土壤。当然,迪斯尼最喜欢的,就是Coco这样讲述“青春期困境”的“变迁仪式”故事。

变迁仪式的故事通常需要具备三个核心要素:

一个“生活的问题”——喜爱音乐的米格和以音乐为禁忌的家族之间一直存在的矛盾,正因为他逐步觉醒的自我而变得日渐尖锐。

一个“错误的方法”——米格选择了绝对的叛逆和逃离家庭以追求音乐,导致自己被困在了冥界。

一个真正的“解决方案”——米格意识到家人其实比音乐更重要,他促成了自己与家族的和解

其实如果将立下家族禁忌的高祖母伊梅尔达作为主角来进行考虑,那么这个故事里还有同样的三个核心要素与米格相关的要素遥相呼应:

一个“生活的问题”——埃克托为追求音乐梦想离开故乡一去不回,令伊梅尔达和可可孤儿寡母的生活陷入困顿。

一个“错误的方法”——伊梅尔达将生活的困境归咎于音乐,并为家族立下了禁止接触音乐的禁忌。

一个真正的“解决方案”——在寻找和解救米格的过程中,伊梅尔达傲娇地接受了埃克托,用无条件的爱和祝福解除了自己立下的家族禁忌。

事实上,我个人更倾向于这个故事并不是完全在讲“梦想和亲情的冲突”,而是在讲“家族的禁忌如何被无条件的爱化解”。不过关于这一点,我们在拆分了节拍之后再来详细论述吧。

节拍拆解

开场画面:通过墨西哥传统剪纸和米格的叙述,介绍了里维拉家族的家族历史(制鞋世家)以及家族的“音乐禁忌” 。

铺垫: 奶奶出场,她对米格充满宠溺,但严厉禁止米格接触音乐。家里人嘲笑了米格想要去参加才艺大赛的心思,认为他根本没有才艺,只是在痴心妄想。

主题呈现: 米格躲在自己布置出来的“德拉库斯角”里,电视里的歌神说出了米格的心声:要“把握机会”。

推动:米格想带着自制的吉他去参加才艺大会,却一路跑进了家族祠堂,被爸爸告知将会让他正式开始学习制作鞋子,并且再一次向他展示了家族的历史,希望他能够顺从家族使命。

争执:米格意外发现了自己的高祖父是一名歌手,而且所用的正是德拉库斯的那一把——这意味着他的高祖就是被称为“歌神”德拉库斯。他据此相信自己应当继承的家族使命不应该是制鞋,而是音乐。然而这一大胆的宣称却引起了奶奶的怒火,让他自制的宝贝吉他被毁于一旦。不死心的米格决定找人借一把吉他好登台演出,却屡屡碰壁。他“借用”了德拉库斯的纪念吉他,因此误入冥界,又再次被高祖母伊梅尔达下达了“从此不许碰音乐”的禁令作为送他返回阳界的条件——死性不改的米格回到人间一抱起吉他,直接又被送了回去,甚至高祖母一行人都还没来得及离开“出入境办公室”。

与此同时,无人供奉也无人纪念的埃克托用尽一切方法试图蒙骗“海关”官员,然而还是无法走过万寿菊桥,不仅被拖回了冥界,还在“出入境办公室”吃了一顿警告。一个想回阳界而不能的孤魂野鬼,一个情愿为了音乐也不要返回阳界的活人,他们的命运会如何在“亡灵出入境管理局”这里交织呢?

第二幕衔接点:米格所有亡故的亲人都不敢违逆伊梅尔达高祖母的意见,不愿答应他“可以玩音乐”。一气之下,米格撇下亲人们逃离办公室,想孤身去寻找他心目中的高祖父——歌神德拉库斯,他寄望于高祖父能够给他一个“可以搞音乐”的祝福送他回去。

娱乐游戏:埃克托搭上了米格,请求他带着自己的照片返回阳界,好让自己得到供奉和纪念。他给米格化上骷髅妆,并且带着他去找歌神德拉库斯的排练场。米格在埃克托的带领下见识了冥界的各种光怪陆离,却最后得知他只能去参加冥界的才艺大赛,赢得第一名之后才可能进入宴会见到德拉库斯。

B故事:为了参加才艺大赛,埃克托带着米格去找猪皮哥借吉他,见识了繁华冥界下面,孤魂野鬼们居住的贫民窟。在猪皮哥的要求下,埃克托为猪皮哥低唱一曲。一曲终结,彻底被活人世界遗忘的猪皮哥化为无数万寿菊色的光点散去。米格和观众们一同知道了“真正的死亡是当所有活着的人都忘记了你”这个事实——这在后来会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情节点。

中点:带着猪皮哥的吉他,米格平生第一次登上舞台,演出大获成功。

坏蛋逼近:伊梅尔达高祖母带着灵宠小南瓜前来带走米格,一意孤行的米格撇下张口就能唱出《哭泣的女人》片段的高祖母,执意要去找德拉库斯。他想方设法进入德拉库斯的宴会现场,并成功与德拉库斯相认,德拉库斯带着他到处招摇过市。赶来要求米格带着照片回去的埃克托揭露了德拉库斯的虚伪面目,并且间接指证了德拉库斯不仅是个欺世盗名的小人,更是害死搭档的杀人犯。

一无所有:恼羞成怒的德拉库斯将米格抛下了天坑。米格现在失去了照片,更失去了回家的机会。

灵魂黑夜:米格和埃克托再次在天坑下面相遇,埃克托说出了自己一心希望回到阳界的缘故——他希望能够再见女儿可可一面,然而可可是阳世中唯一记得他的人,如今她也快要忘记他了。一旦可可忘记他,他将从冥界彻底消失,永远无法与爱女再见,也无法再为她唱出专门写给她的《请记住我》。

第三幕衔接点:米格终于凭借”可可“的名字认出了埃克托才是他的高祖父,祖孙相认之际,狗狗但丁也带着灵兽小南瓜和伊梅尔达高祖母来到天坑边缘,解救出了被困的米格和埃克托。

结尾:里维拉家族集体出动,为了夺回埃克托的照片而对德拉库斯穷追不舍。意外登上舞台的伊梅尔达高祖母高歌一曲,展露出了令全家人(除了埃克托)大惊失色的歌喉,同时也让德拉库斯当众承认了自己的罪行。带着全家人”没有任何条件“的祝福,丢失了埃克托照片的米格在日出前最后一刻被送回了阳界。他带着吉他赶回家,拼命想唤起太奶奶可可对爸爸的记忆。最后,靠着一曲《请记住我》,太奶奶拿出了被撕掉的全家福照片一角和埃克托写给她的所有信件,将关于高祖父的记忆讲给了所有在世的人听。

终场画面:又一年亡灵节到来,祭坛上当初被撕去一角的照片已经被补齐,埃克托得到了祭祀可以跟着亲人一起回家团聚。米格抱着新出生的小妹妹,给她讲解亡灵节的意义和家人的重要性。而一直禁锢着里维拉家族的音乐禁忌,也随着家庭制鞋作坊变成”歌神埃克托纪念馆“而荡然无存,米格终于可以纵情高歌了。

主题分析

拆完节拍,再说回来电影的主题。和很多人不一样的是,我并不认为这部电影在谈的是”亲情和梦想之争“,而是在谈”家族禁忌的化解“。当然,要解读到这一层面,多少需要知道一点”家庭系统排列“的知识。

家庭系统排列是德国心理治疗师海灵格发明的一种心理治疗技术,这种技术认为很多人的心理或躯体问题,其实根源并不在个人本身,而是在家庭(或家族)的关系牵连之中存在问题。所以通过将这种牵连关系加以呈现,就可以找到化解问题的方法。

尽管家庭系统排列技术饱受质疑,但作为一种现象心理学的理论和技术,它确实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释和解决一些常规的心理咨询手段和技术无法解决的问题。而在这个理论体系里,有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就是”家族禁忌“。

家族禁忌的意思,一个家族中有某个成员因为各种原因被家族成员逐出门外,所有人都假装这个人不存在,对跟这个人有关的一切都绝口不提。这种事情既可能发生在他们还活着的时候,比如一些吸毒人员或者精神病人的家属,就会假装家里根本不存在这么个人,甚至可能会遗弃这个被当成是禁忌的人。也可能发生在这个人死后,特别是当这个人的死是由于某些”不体面“的因素导致的,就更有可能成为一个不可提及的禁忌。

而一旦一个家族里有一个家族成员是“家族禁忌”,那么在他之后的某一代里,必定会出现一个认同这个“禁忌者”的成员。回看Coco,当埃克托因为“抛妻弃女”而被家族唾弃,成为家族禁忌之后,压根不认识埃克托的米格突然地对音乐爆发出了无可抑制的狂热。这种狂热的爱,既可以从个人的角度说是一种个人追求和个人梦想,也可以从家族的角度认为是家族禁忌的重新表露和认同。

正如我们在平时的生活里,越是压抑某种情感,这种情感反而越容易爆发;越是要求自己不去想某个事情,这个事情就反而越容易被想起。对于家庭也是如此,将某个成员排斥在外,必将会引起另外一个家族成员对这个”禁忌者“的狂热认同,甚至可能连这个”认同者“自己也无法说清楚为什么他会感受到如此强烈的”召唤“。

而在家庭系统排列中,要解决这种家族禁忌的冲突,最简单,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把这个已经成为了”禁忌“的人再邀请回到家族序列系统之中。让被驱逐的人重新得到接纳,这既可以是对活人的重新关心和照顾,也可以是对逝者的祭奠。但无论如何,要化解家族禁忌带给后代人的种种冲突,最有效的关键只有一个——无条件的爱。正如高祖母和高祖父送米格回家时说的那样:”我们把祝福给你,不带任何条件。“

当被驱逐或者遗忘的成员重新回到家族序列中之后,在原本的家族成员身上,那种有些病态的认同也会随之消失,成为一种相对正常健康的家族认同。因此,在回到阳世之后,米格再也没有了那种就算抛弃家庭舍弃性命也要追求音乐的狂热,反而接受了家族的传统,当然也没落下唱歌就是了。很多人觉得这是一种”成长“,但我要说,这其实更是一种和解。既是米格和家人的和解,也是高祖父和高祖母的和解,这种和解解放了家庭中的每一个成员,让他们不再受到束缚和禁忌。

毕竟,做鞋子跟唱歌并没有什么绝对不可调和的矛盾,不是吗?米格既可以做一个唱歌很好的鞋匠,也可以做一个会修鞋子的歌唱家。当他和里维拉家族的每一个人完成了这个和解之后,他们也终于可以在亡灵节之夜欢聚一堂,齐声欢唱。

5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寻梦环游记的更多影评

推荐寻梦环游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