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为“低端人口”操碎心,最后被送进精神病院(电影番外篇)

哲空空
2017-12-06 23:21:19
梵高,西洋画家,印象派大宗师。

不观印象派,不知西洋画之至;观印象派,不观梵高,不知印象派之至。

印象派之弊端,乃是有眼无脑,莫奈、西涅克二三子,汲汲所求者,无非形状、光线、色彩,复刻瞬间,游戏笔墨,美则美矣,总感觉少了点魂儿。

若多嘴问一句,印象派诸君,有眼有脑者为谁?

答案简单:梵高。

梵高的画笔,复刻的不是大自然,而是他热狂的精神世界:孤独、激愤、苦恼、欢喜、忧愁、慈悲……

十九世纪末,“科学万能”之呼声遍布西方,画者之心,亦趋冷静,挥毫落笔,鲜有激情。梵高生于此世而有彼画,不愧为历历落落之画坛豪杰!

吾观梵高,何止一印象派大宗师。风车之国,一介书生,三尺微命,孤绝高韬,不与俗同,凭赤子画笔一杆,向缈缈虚空开战,真乃艺术殿堂之堂吉诃德。

梵高之“高”,又岂止于此?

印象派大宗师,艺术殿堂之堂吉诃德,乃是千秋万岁名。

1987年,《向日葵》,以3950万美元售出。
1990年,《加歇医生像》,以8250万美元售出。
1998年,《自画像》,以7150万美元售出。
2004年,《拿烟斗的男孩》,拍卖价1.0416亿美元。
2014年,《雏菊与罂粟花》,以























...
显示全文
梵高,西洋画家,印象派大宗师。

不观印象派,不知西洋画之至;观印象派,不观梵高,不知印象派之至。

印象派之弊端,乃是有眼无脑,莫奈、西涅克二三子,汲汲所求者,无非形状、光线、色彩,复刻瞬间,游戏笔墨,美则美矣,总感觉少了点魂儿。

若多嘴问一句,印象派诸君,有眼有脑者为谁?

答案简单:梵高。

梵高的画笔,复刻的不是大自然,而是他热狂的精神世界:孤独、激愤、苦恼、欢喜、忧愁、慈悲……

十九世纪末,“科学万能”之呼声遍布西方,画者之心,亦趋冷静,挥毫落笔,鲜有激情。梵高生于此世而有彼画,不愧为历历落落之画坛豪杰!

吾观梵高,何止一印象派大宗师。风车之国,一介书生,三尺微命,孤绝高韬,不与俗同,凭赤子画笔一杆,向缈缈虚空开战,真乃艺术殿堂之堂吉诃德。

梵高之“高”,又岂止于此?

印象派大宗师,艺术殿堂之堂吉诃德,乃是千秋万岁名。

1987年,《向日葵》,以3950万美元售出。
1990年,《加歇医生像》,以8250万美元售出。
1998年,《自画像》,以7150万美元售出。
2004年,《拿烟斗的男孩》,拍卖价1.0416亿美元。
2014年,《雏菊与罂粟花》,以3.77亿人民币成交,买主为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

与此相对的,是他的“寂寞生前事”:

梵高一生,穷困潦倒,靠父亲和弟弟接济,生前仅卖出《红色葡萄园》这一幅油画。

梵高一生颠沛流离,唯一不变的,是他的硬骨头。

他只对劳动者有好感,一切上流社会人物,他都不屑于描画,那些穷苦的人,疲劳的人,忧愁的人,一刻不曾离开他的脑海。罗素说,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支配了他一生。梵高亦如是。

梵高有一好友,名为高更,梵高将其引为同道。但这俩人,实在差异太大。

高更之性格,可参见《月亮与六便士》。对高更来说,世间一切,宇宙万物,都可作为他实现自我、攀登“更高”巅峰的垫脚石。

相形之下,梵高辗转底层,同情底层,帮助底层,更像圣徒。

梵高的“高”,来自于他的“凡”。

梵高少年即有出世之想,青年更耽于神学,曾声称看见基督,感受到神迹。彼时,狄更斯小说风行,多写底层苦难,梵高读后,茶饭不思,奔赴比利时,立下志愿,要为苦民宣传福音。

博里纳日(Borinage),比利时南部矿区。此地极为危险,常有瓦斯爆炸,火灾频繁,矿工朝不保夕,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数年来,成百上千的矿工,死于爆炸、火灾、塌方以及瘟疫。

对此,梵高不以为惧,每日为矿工布道。他走访患有斑疹和伤害的家庭,帮忙干杂活。发生矿难时,他第一时间奔赴现场,救助那些从头到脚全身烧伤的矿工。

医疗用品紧缺,梵高就自费购买石蜡和橄榄油,用来制作亚麻绷带。他不停地工作,坐在病床前,没日没夜地祈祷,一旦病人有了起色,他便双膝跪地,手划十字。

在帮助矿工的同时,梵高节衣缩食,苦行僧一般。他衣衫不整,邋里邋遢,腊月寒冬,不穿外套,只吃稀粥、糖水,以及不涂黄油的面包。他拒绝舒适,只住茅草屋,睡硬板床,白天照顾伤员,晚上写写画画,瘦得不成样子。

1879年,4月17日,矿场发生特大火灾。矿井内,甲烷泄漏,蓝色火星闪烁,旋风吸起煤尘,恰好被火焰点燃。整个矿井内,成了火焰的地狱。大火以上千英里时速占领地道,随着熔炉爆炸,所有活物——包括男人、小孩、马匹,瞬间被烧焦。

井口不断爆炸,上百吨煤炭和岩石被抛掷在半空,巨大火柱冲天而起,隔着几英里外,都能看见。

数小时后,人们赶到火灾现场,愤怒的咒骂,悲痛的呜咽,交织成一片。担架进进出出,来自医院或教堂,不一会儿功夫,烧焦的尸体就堆积成小山。

此次火灾,共有121名矿工丧生。次日,警察封锁现场,关闭矿区,以防过激事件出现。

梵高的父亲,得知此事后,忐忑不安。他太了解自己的儿子,在寄给提奥(凡高胞弟)的信中,他这样写道:他(梵高)生性怪异,又极富同情心,对苦难之人,毫无抵抗力,希望上帝保佑他。

知子莫若父。

大火过后,满目疮痍,此情此景,让梵高无法抑制自己的情感。他散尽财产,手腕上的银表摘下来送人,身上的衣服扯下来做绷带。他身穿粗麻布衣,赤脚走在雪地,像一个中世纪圣徒。大部分时间,他和矿工呆在一起,用自己的萤火之光,带给他们温暖。

梵高癫狂的“圣行”,触怒了福音会。当年七月,当地福音传道会发表“官方声明”:终止梵高牧师资格。并找了个“莫须有”的理由:梵高演讲能力太差,无法履行传道职责。

对此,梵高心知肚明,自己被除名的真正理由,是他特立独行,不向福音传道会妥协,把好事做过了头。

福音会禁止梵高传道,许给他三个月,让他另寻去处。梵高不为所动,继续我行我素。此时此刻,整个教会都视梵高为仇雠,并发动当地各阶层,一起抵制梵高。

开会时,人们羞辱他,嘲笑他的古怪行径。在梵高最爱的教义问答课上,孩子们被教唆,辱骂他的父母,还喊他为“疯子”。

四面楚歌下,梵高陷入迷狂和绝望,他给弟弟提奥写信:

我不是铁打的,也不是没心没肺,像所有一样,我需要友好的关系,亲密的陪伴,没有这些,我就是一具躯壳……

在信中,他把提奥称为自己“活下去的理由”,只有他们的手足情,能抚慰梵高,能让他觉得自己生命中,有那么一星半点的美好。

在之后的几个月,所有教堂都拒绝雇用梵高,他的“坏名声”,自那场大火之后,就如影随形了。父亲寄给他钱物,他不是散给穷人,就是寄还给父亲。

到最后,由于梵高的古怪行径,连矿工们都开始羞辱他。

孤独的梵高,只好选择避开疯狂人群。

《宋书》中,有一则“狂泉”的故事。

昔有一国,国中一水,号曰狂泉,国人饮此水,无不狂,唯国君穿井而汲,独得无恙,国人既并狂,反谓国主之不狂为狂,于是聚谋,共执国主,疗其狂疾,火艾针药,莫不毕具,国主不任其苦,于是到泉所酌水饮之,饮毕便狂,君臣大小,其狂若一,众乃欢然。

梵高就像这个国王,人们视他为疯子,却不知真正疯狂的是自己。

四面尽是围墙,又无狂泉可饮,孤独的梵高,终于被送进了精神病院。

梵高其人,就其小者而言,乃印象派大宗师,艺术殿堂之堂吉诃德,就其大者而论,实乃一活活脱脱圣徒。

如此大宗师,如此圣徒,斯时斯世,亦不过一交不起房租、被世人驱逐的“低端人士”也。

梁任公有云,天下之事,无所谓成,无所谓败,参透此理而笃信之,则庶几矣。

星夜浩瀚,夫复何言!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至爱梵高·星空之谜的更多影评

推荐至爱梵高·星空之谜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