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开音乐的脑洞,《不凡的改变》告诉你何为“余音袅袅”

捕娱记
2017-12-06 看过

文|七号(珞思影视研究组)

“哎呀妈呀稀罕她稀罕她没有办法,在我这旮沓,真是没sei啦……”从来没有想过在腾格尔“钢铁的翅膀”之后,还会有梁咏琪东北大碴子味儿的《中意他》,来颠覆对经典歌曲的印象。

曾经是少女时代为之心花怒放的一首歌,就这样直接把大家给听懵了。很长一段时间,东北版《中意他》都在笔者脑海里单曲循环,挥之不去。没错,这是中了“耳虫效应”的招儿了,就好像被绯红女巫控制住了精神的钢铁侠,完全被洗脑。

让这一切发生的,是江苏卫视原创大型音乐创意秀《不凡的改变》。节目目前播出过半,颠覆性改编绝不止这一首。几乎每期都有经典歌曲再次走红,比如蔡依林“舞娘”版《最炫民族风》、腾格尔“钢铁”版《隐形的翅膀》、戴佩妮摇滚版《你要的爱》、李玉刚和简迷离组合迷幻电子版《新贵妃醉酒》、高胜美赖伟锋的R&B版《青青河边草》……老歌新唱的全新观感,竟有谜之魅力。

凭借《蒙面唱将猜猜猜》《金曲捞》为代表的一系列“花式开唱”,江苏卫视俨然最炫最潮的音乐玩家,在这一常青类型里挖掘出源源不断的新意。身为一名新晋黑马,《不凡的改变》同样玩得够大胆、够颠覆、够有味。

重塑经典之魂

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首歌会有怎样的“不凡改编”

不得不承认,《不凡的改变》开局就很赞。腾格尔“钢铁般”《隐形的翅膀》犹如一记大招,很多观众都是从这首歌开始,对每个周日的夜晚无比期待。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首被改编的经典歌曲是哪首,它又会有怎样的“不凡改编”。

节目播出过半,已呈现出多曲风、多语言、多唱腔的改编版歌曲。无论是观众熟悉的R&B、摇滚、嘻哈、JAZZ风格,还是剑走偏锋的戏曲、民乐、电音等风格,都在这个舞台上融会贯通。

在笔者看来,第三期和第五期是截至目前音乐性最强的两期节目。经过“颠覆性改编”“破坏性改编”两种方式打造的全新神曲,完全突破了想象的边界。

第一种是颠覆性改编。以集戏曲、流行于一体的《新贵妃醉酒》为例,这首歌原本就十分具有创造力。让人实在无法去想象,这首歌还能怎样被颠覆。中法音乐组合“简迷离”做到了,他们将摇滚、嘻哈、电子等先锋元素融入其中,并对歌词做了改良,这一版本就如组合名字那般“迷幻离奇”。与简迷离合唱,李玉刚都有了打退堂鼓的心,当然他最终战胜了自己,呈现的合唱版本无比惊艳。李玉刚花腔、海豚音的加入,成就了古典与先锋的对话、爆裂嘻哈与空灵花腔的震撼融合。

简迷离版《新贵妃醉酒》迷幻而离奇

改编的极致就是原创,破坏性改编便是如此。梁咏琪的代表作《胆小鬼》,以前听是什么感觉?小女生的初恋心情充满了暧昧气息,听着歌会情不自禁嘴角上扬,身体里的糖分浓度也迅速升高。然而“摇滚老炮”刘迦帝一上场,就把《胆小鬼》改造得“面目全非”——小情歌成了慢摇滚,如诗的少女情怀也变为了老男人的曾经沧海。

“摇滚老炮”刘迦帝改编《胆小鬼》

有人点评说,“刘迦帝独特的嗓音赋予了这首歌过尽千帆的厚重感,有一点沧桑,有一点蓝调,还有一点调皮。歌曲没有朗朗上口的旋律,却有着直击人心的魔力,仿佛能让一切浮躁归于平和,让人只想安静再安静的去感受、去聆听。那句“唉呀呀呀”的尾音里,藏着的,是举重却若轻的爱恋。”

这样一首《胆小鬼》,直接让原唱梁咏琪“跪服”。她对刘迦帝说:“我需要以这首歌原唱者的身份,向您致敬,这已经不是改编,而是新的创作,您在音乐上的造诣,已经远远超越了这个舞台”。

梁咏琪向刘迦帝致敬

同样把改编当做全新创作的,还有赖伟锋版《青青河边草》。高胜美的原版已经超越了歌曲本身,它是充满怀旧气息的一首电视剧主题曲,音乐响起时听众脑海里闪过琼瑶剧里的一幕幕画面。赖伟锋只借用了“青青河边草,悠悠天不老”这句副歌,重新写词谱曲,“再创造”成了一首R&B风格的粤!语!歌!

第一次听高胜美唱婉转的R&B

听了各种奇思妙想的改编,你会发现,原来一档音乐综艺也能如此“脑洞大开”。这比“耳朵听了会怀孕”的威力还要大,到了“辣耳朵”的级别。就好比大冬天里被火锅辣到冒泡、爽到过瘾,听到这些“不凡的改编”也是魔音入脑、余音袅袅。就像《不凡的改变》制片人、总导演方勃焱所说:“我们的目标是歌曲有新意,好听,很大程度是在试探人的生理反应,想笑、想哭、想跟着high、起鸡皮疙瘩、惊讶、陷入思考,能引发人这些反应的都是好作品。”

歌手放飞自我

万万没想到,你们竟是这样的实力唱将!

音乐的世界里,从来没有墨守成规或是枷锁束缚,一切都以创意为王、好听至上。因此对于“传奇歌手”来说,压力也不小——“敬唱歌手”既是致敬,也是挑战。作为原唱本尊,你们敢不敢也来颠覆一把?通过现场观众的投票选择,就不难发现大家对原唱挑战特别的版本充满了好奇。

事实证明,也只有“放得开”,才能在这个舞台上玩出更多音乐上的可能性。一首《隐形的翅膀》,让观众对腾格尔有了全新的认识,原来他骨子里是一位“音乐老顽童”,而不是“只会唱蒙古歌”的大叔。

身为创作歌手的戴佩妮,把上节目当做了一次玩音乐的享受。她在这个舞台上玩得很嗨。前奏响起就能唤醒所有人青春记忆的《你要的爱》,被她改编成了摇滚版,这既是对过去的用力作别,也是身体里小宇宙的一次爆发。而当戴佩妮听到自己的《辛德瑞拉》被歌剧演员孙豆尔改编成中意混合的歌剧风时,她更是现学意大利语;她与冲击力乐队合唱“豫剧搭摇滚”的《怎样》,更是让全场观众直呼“痛快”!

戴佩妮玩得很嗨

刚柔并济的李玉刚,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遇上迷幻电子音乐。简迷离版本《新贵妃醉酒》让他压力巨大,“没有想到玩的时候没那么简单。”排练现场,李玉刚几近崩溃,毕竟这完全不是他的歌路,他开始怀疑自我,“音乐中找不到自己的时候,我存在意义是什么,甚至想放弃。”尽管合排受阻,李玉刚最终还是站上了舞台,这才有了古今对话的超赞版本。

挑战经典改编一度让李玉刚“崩溃”

细数来到《不凡的改变》里的传奇歌手,罗大佑、蔡依林、腾格尔、梁咏琪……哪一位不是华语乐坛最闪耀的那颗星?他们仍然愿意去尝试、去改变、去突破甚至于去放飞自我,全都因为对音乐的喜爱。节目给传奇歌手提供了尽情释放、尽情玩乐的舞台,同时也得益于他们精彩的表现才有了节目的火爆。

根据公开数据,腾格尔版《隐形的翅膀》网络播放量达4000万,蔡依林和宋念宇版的《倒带》播放量达1000万,截止目前,《不凡的改变》微博话题量已超3亿。就在前不久,节目还获得TV地标“年度制作机构优秀节目”的大奖。

创新始于思维改变,成功大多打破常规。《不凡的改变》与传奇歌手的相互成就,也是节目的成功之处。

一样的心灵共振

那些歌里的故事,都走向了不同的结局

一首歌曲之所以能够戳中人心,必然有着强烈的情感共鸣。改编,也同样需要融入情感。互联网产品经理许任一改编黄小琥的《重来》,他说在自己眼中,改编就像数学,把数字放在第一位。郑智化纠正道,“感情一定是第一位,音乐跟数学的关系是,音乐产生之后可以用数学分析,可是,不能用数学的概念去创造音乐。”

郑智化的泪水,也是笔者感叹许久的记忆点。不同于《水手》、《星星点灯》等快节奏歌曲,《别哭,我最爱的人》这首慢板抒情歌十分动人。方磊将这首歌改编成了民谣版,干净质朴的声音打动了无数观众,也在瞬间击垮了郑智化的情感防线,他在台上哭到不能自已,“(这样)质朴的声音很久没有听到,失态了。这是我最爱的一首歌,《水手》唱太多遍反而有点厌恶了,这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一首。”

一首吉他版《别哭,我最爱的人》,方磊唱哭了郑智化

原来,《别哭,我最爱的人》是郑智化“不愿面对的痛”,歌词内容是他17岁时写下的遗书。走出阴霾之后,郑智化才将其谱成曲,“我最爱这首歌,但我最不希望听到这首歌。”时过境迁,当郑智化再一次听到这首歌,会想到17岁那年的那个少年,流泪是伤感,也是一种释然;观众在这首歌里听到真挚的情感,也听到了自己。

这首歌是郑智化心中不能轻易触碰的痛

感情真的是很微妙的东西,不同的感情,会赋予歌曲不同的意义。在《不凡的改变》中,很多歌曲也因为改编转变了情感走向。

《花火》是对梁咏琪有着特殊意义的一首歌,她第一次作词作曲,写在了心情最低落的时候。得知《花火》被改编,梁咏琪的情绪有些复杂,她说听别人演唱“就好像自己一封私密的信,被人偷了心声”。王曼玉之所以要改编《花火》,是为了向当年说“你的气场大过于你的演唱”的黄国伦证明自己。她将歌曲改编成JAZZ风格,“那个时候也是我的低谷期,《花火》好像写我的内心。那段时间没有工作,满脑子写不出创作,无所事事,生活真的好没有意义。这首歌很安静,但是内心澎湃。”听了王曼玉的版本,梁咏琪也有了不一样的感受,“写歌的时候抱着希望,但是又是很伤感的感觉。你的改编注入了积极正面的力量。”

梁咏琪点评王曼玉的JAZZ版《花火》

杨黎改编郑智化的《星星点灯》,以电子摇滚曲式及跨界唱法,再加上海豚音,被黄国伦称为“精神分裂式的表演”。这首歌,杨黎唱出了迷路人的心声,也重新诠释了新时代的自我激励。戴佩妮与冲击力乐队合唱的《怎样》里,少了几分苦情,增添了几分对爱情的执着和向往,仿佛在告诉我们爱情里的分别不是终点,那是通往未来的起点。

流淌着最真挚情感的音乐,是内心与世界沟通的纽带。赋予经典歌曲新的情感,也是《不凡的改变》之魅力所在。罗大佑说,“歌曲是需要改编的,因为生活很乏味。”

的确在很多时候,只有音乐是我们的解药。

责编|一惊 排版|厂长 图编|七号

0 有用
0 没用
不凡的改变 - 豆瓣

不凡的改变

5.3

541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不凡的改变的更多剧评

推荐不凡的改变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