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年华 嘉年华 8.3分

这个世界会好吗?

水仙已乘鲤鱼去
2017-12-06 17:33:2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第7版《新华词典》对嘉年华的解释是:原为起源于欧洲的一种民间狂欢活动,现已成为包括大型游乐设施在内,并有各种文化艺术活动形式的公众娱乐盛会。

电影《嘉年华》就发生在海边,海滩上新建了大型游乐设施,有游泳池,有带着滑梯的巨大喇叭花,还有巨大的梦露雕像,《七年之痒》中地铁下的风至今依然撩人。不同于欢乐的迪士尼乐园,建设在海滩上的游乐园极为突兀,似乎并未正式投入使用,电影中故事发生的时间也是旅游淡季,海滩上还并未出现像下饺子一样扑腾的游客们。

这是属于几个女孩的“嘉年华”。

玛丽莲梦露:女孩对性魅力的模糊感知和向往

中国性压抑了几千年,从古代的大家闺秀再到“不爱红装爱武装”,性感、魅惑从来是不被鼓励的。但是,白皙光洁的小腿,鲜艳的脚趾甲,被风吹起的裙摆,这样的吸引力不仅对男性来说是致命的,对女性来说同样也是。

电影一开场,穿着暗红色连帽衫和休闲裤的小米在抚摸梦露雕像的脚趾甲。一个小米,只到梦露雕像的脚踝处。她站在雕像下,仰起头拍照,只拍得到裙底,毋宁说,她只想拍裙底,这是对女性自身的好奇。


小米和莉莉代表着底层女性的生存现状。莉莉年轻漂亮,做旅馆前台,她知道自己被男人观赏和注意,也乐于展示自己的魅力,但还仅限于对所爱之人,男人的可恶在于,他们会出卖女性,就像莉莉的男朋友小健,希冀莉莉讨好大老板来使得自己获利。

小米毫无疑问是电影的第一女主。她没那么伟大,也不聪明,甚至于混沌,只知道一块两块、五十一百地讨生活,只想给自己办一张假身份证,让黑户的自己还能在旅馆做工,挣每个月600的工资。

生存是小米追求的第一要义,她没有莉莉对小健的那种情感渴求,但是对于女性魅力,她也有着“天然的”向往(当然,这种向往也是后天被塑造的)。因此,她会小心翼翼抚摸梦露鲜红的脚趾甲,藏起两个女孩遗落的梦露似的金色发套,当雕像梦露的脚踝和小腿贴满了牛皮藓一样的小广告,她生气而愤怒地撕下。

小米对梦露是迷恋,小文对梦露,则是对母亲的一种依恋。离家出走的小文找不到父亲,她来到梦露的雕像前,头枕着书包,沉沉睡去。
梦露的陪伴,对小文来说就是母亲一样的、朋友一样的,是一种安全的陪伴和注视。

“你越来越像你爸了”:母亲对女儿的爱与恨

小文父母分居,母亲显然是更强势的一方,爱跳舞,妆容精致,家里收拾也很整洁,她会在女儿被质疑的时候向警察吼出“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女儿”这种话,但是,与此同时,出于自身局限,她觉得小文披散头发、穿裙子才招来不幸。因此,她强制性给小文剪了短发,也正如此,造成小文对母亲的怨恨并离家出走,寻求父亲的庇护。

电影一开始,小文被性侵后回到学校,借老师之口,我们已经知道小文有一个不经常回家的妈妈。小文的母亲并不是十恶不赦的妈妈,尽管她也不是《素媛》中伟大的父母,在小文被性侵后,她对小文进行二次伤害,将小文漂亮的裙子丢掉,将她的头发剪短,但这更多是出于无知,和怨恨的无处发泄。一边想保护一边又在伤害这就是大多数中国父母正在扮演的角色。

作为妻子、作为母亲,电影中她最深的恐惧和无奈就是这样一句话:你越来越像你爸了。

母亲恐惧孩子成为父亲的翻版或者复刻,这种恐惧存在于很多文学名著中。《金锁记》中七巧的儿子长白长成了跟父亲一样的弱鸡,安娜卡列尼娜似乎也恐惧儿子长着像父亲一般看不顺眼的耳朵。

母亲最怕女儿成为自己的仇人,但是正因为这样强烈的占有欲,一步步将孩子推向远方,离自己越来越远。

这个世界会好吗?

小米一开始并不是天使,身为黑户的她只会讨生活,生活不曾善待她,她也同样无法给予爱。在律师向小米求助的一开始,她并不打算帮助两个小女孩,甚至打算将监控视频卖给性侵的商会会长来给自己办一张假身份证。当律师请她设身处地为两个被性侵的小女孩想想时,她自信这样的惨剧不会降临到自己头上。

但是生活的残酷真相是,每个人,无论你我,都是强权的欺压对象,每个人,都可能成为被损害和被侮辱的。小文和新新被性侵,小米也被莉莉的男朋友小健,一个社会混混欺骗、毒打。

故事的最后,性侵两个小女孩的商会会长被拘留,渎职的警察被调查,小米听到广播后,飞身逃离,穿着白裙子奔向自由世界,逃离做妓女的命运。

只是这样光明的结尾,绝大观众已经不相信了。并且,这样的结尾,丝毫起不到安慰的作用,观众只觉得“假”,是为了过审的无奈之举。

个体渺小如蝼蚁。面对很多事情,大多数人,只有一声沉重的叹息。

但是,但是就不必说了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嘉年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嘉年华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