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势而为——《魔女的法庭》剧评(13-16)

深水submarine
2017-12-05 13:40:05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万幸,《魔女的法庭》没有烂尾;不过平心而论,这部剧的最后四集和前十集相比略显乏力。并不是剧情主线出现了严重的错乱或疏漏,而是故事走向大家已经了然于心,即便精彩的演技和迭出的悬念也无法挽回观众的紧张感——毕竟已经培养了那么多集。随着线索一一曝光,善恶势力消长出现逆转,百川归海便是自然之事,何况主线走的也是韩剧观众们熟悉的套路;但是除了讲故事,《魔女的法庭》仍然有许多的亮点,而且这些亮点不只是惊鸿一瞥,而是能和人物、剧情乃至现实贴合,一起发展,这就使剧集的完整性更上一层楼,圆满地走向结局。

可能是因为把大部分精力放在戏剧冲突的营造上,最后几集的bug有所增加,特别是最后一集的前半部分。但不能否认的是,第十六集里曹甲洙这个角色实在太出彩了。从第十五集眼镜在市政厅门口被愤怒的示威者踩烂开始,曹甲洙就再也没有戴上眼镜。这个小小的物件象征着这个人的“精英”伪装,象征着一直以来的苦心经营,也象征着获得的名利,在短短的一段情节中还能得到两个特写绝非偶然。摘去眼镜意味着曹甲洙被打回原形,恶行与卑劣暴露,过往的所得归零,他又成为了一只孤立无援的蝼蚁。因为曹甲洙从一开始就被设定为大Boss,所以他的溃败足

...
显示全文

万幸,《魔女的法庭》没有烂尾;不过平心而论,这部剧的最后四集和前十集相比略显乏力。并不是剧情主线出现了严重的错乱或疏漏,而是故事走向大家已经了然于心,即便精彩的演技和迭出的悬念也无法挽回观众的紧张感——毕竟已经培养了那么多集。随着线索一一曝光,善恶势力消长出现逆转,百川归海便是自然之事,何况主线走的也是韩剧观众们熟悉的套路;但是除了讲故事,《魔女的法庭》仍然有许多的亮点,而且这些亮点不只是惊鸿一瞥,而是能和人物、剧情乃至现实贴合,一起发展,这就使剧集的完整性更上一层楼,圆满地走向结局。

可能是因为把大部分精力放在戏剧冲突的营造上,最后几集的bug有所增加,特别是最后一集的前半部分。但不能否认的是,第十六集里曹甲洙这个角色实在太出彩了。从第十五集眼镜在市政厅门口被愤怒的示威者踩烂开始,曹甲洙就再也没有戴上眼镜。这个小小的物件象征着这个人的“精英”伪装,象征着一直以来的苦心经营,也象征着获得的名利,在短短的一段情节中还能得到两个特写绝非偶然。摘去眼镜意味着曹甲洙被打回原形,恶行与卑劣暴露,过往的所得归零,他又成为了一只孤立无援的蝼蚁。因为曹甲洙从一开始就被设定为大Boss,所以他的溃败足以大快人心,然而细究案情,与他沆瀣一气的不乏名流高官,其中甚至还有一国的总理,这些人给社会造成的危害难以想象,可直到剧终,除曹甲洙之外受到惩处的人社会地位最高也不过如吴部长。身居高位的人把责任轻轻一推便可安渡难关,而曹甲洙机关算尽终究逃不过替罪“羊”的下场,个人命运固然可悲可叹,社会等级的不可撼动更令人细思极恐;这样看来,白旻昊倒显得更加清醒和幸运。

即便某些情节略显生硬(如曹甲洙与金泰圭等在狱中相遇一段),饰演曹甲洙的全光烈在第十六集的精彩演技仍然无法掩盖。演员把握住了人物在不同场景、不同情势下的心理变化,用微表情、声音、肢体语言等方式精细地表达出来,但最难能可贵的是在这样做的同时还能保持人物核心特点的统一。要挟马利盾时的狠毒和法庭陈词时的慷慨激昂本质都是深入骨髓的自私作祟,助长这份自私的是他成为孤家寡人时流露最多的自卑与恐惧。尽管我并不欣赏狱中遇旧的这段情节,但它意外地刻画出一直支撑曹甲洙的顽强的生命力——这是一株恶之花。极度恶劣的环境造就了曹甲洙对于生存的无条件追求,安全感的匮乏迫使他永不满足地攫取各种资源,即便已经是死刑犯,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拼命活下去。这种生命力让曹甲洙恶毒而强大,也让他在黑暗里日渐沉沦,永无靠岸之时。

虽然是一部法政剧,《魔女的法庭》却出人意料地有一条好看的爱情线,即便篇幅不长也能抵消查案剧情可能带来的审美疲劳。编剧对前后呼应的热爱总能给嗑糖群众带来启发,比如第十六集的最后几分钟。如检是真的醉倒,于是我认真地回放全剧,在第四、第六和第十一集里找到了能说明马检当初并非装醉的片段;马检的抱怨放到第六集的如检身上也未尝不可,她的故作冷漠让我不禁怀疑那时如检的背影是否也隐藏着什么。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汗|||),重点是那些明显有仪式感的片段往往带来确定感(对于剧中人)和趣味(对于观众),而男女主角的感情早就不自觉地超越了“仪式”所标示的程度。

第十三集播完后,有人为如检的两声“马利盾”激动,有人在如检失态的斥责里找到大糖(我恰恰觉得那部分尹演员演得有点刻意了),而最让我心动的是马利盾蹦蹦跳跳地奔向如检,从对方手中接过书包的那几秒钟。那时马检的脚步轻盈得如一个少女,即便只露出一点点侧脸也能看出灿烂的笑容,全身散发着难得一见的无条件信任。如检疲惫而坚定地一步步走来,不需要眼神交流,不需要语言提示,他早已先马检问句一步递出书包,这种沉默可靠的样子像极了结束一天打拼回到家里的丈夫。如果把这两人代入平凡人家“丈夫给妻子买了***”的场景,恐怕也不会显得奇怪,可当时的他们都还没有正式确认对方的心意。马检一再拒绝如检的主动协助,在最后两次拒绝里明显带着对如检的担心,直到母亲的案件被分配给如检,她先说出的还是对如检痛苦的感同身受。在一切发生得都是那样自然,甚至当事人自己也没有察觉,可就是不自觉流露的感情才更加真实,更加动人。

不光是主角们的爱情,剧中大大小小的案件也让不少观众意犹未尽,拍摄第二季的呼声在韩国据说很高。我原以为这部收视冠军剧会加集,但最终它还是按计划播完,最后一集在对打剧目加时的情况下仍维持原有长度,这不由让我猜测是为可能的下一季留出空间。如果未来有第二季,希望编剧放开手脚,不用为主角配置一个苦大仇深的动机,让检察官们专心接案子就好。与同类剧相比,《魔女的法庭》一大亮点在于有独立、深刻的思考,未把“保护弱势群体权益”简单等同于“无条件偏向弱势群体”,案件来源广泛又各具代表性,如果让女儿部的故事继续,请更多地展示人生百态。偶尔开个前传也不错,毕竟快节奏的剧情总要以牺牲一些解释说明为代价,比如曹甲洙的发迹史,特别是他为什么要一直让妻子昏睡,事情绝对不简单。

女儿部的检察官们都在成长,如检这种温文尔雅的好学生都学会了摔门摔文件,全体成员就更不用说,所以是否可以给他们更大的挑战,比如,这次侥幸逃脱的名人们会一直逍遥法外吗?编剧可否对这些可爱的人多一点善待,譬如总是为别人牵线的闵部长,能不能别叫她孤独终老?我看宋次长就很不错,可惜出场一集以后就再没有交待了。当然,最不能忘记拜托编剧的是,一定要马检和如检发糖!要发大糖!!

PS.第十六集的庭审绝对值得慢慢欣赏,就是配角也不呆板,比如白旻昊。

PPS.说到那些有仪式感的行为如何起到确认的效果,请看第七集前二十分钟的如检察官,鬼才相信他心里只承认那个bobo(大笑三声)。有时想想,编剧就是仗着没给男主角找一个竞争对手才安心地无视观众的急切啊。

PPPS.爱多管闲事的我一度为以后马检和高院长的婆媳关系担心,不过现在看高院长这么善良明理,我应该是杞人忧天了XD。

PPPPS.我不得不承认,自己被张柔美和编剧骗了,好吧广告主爸爸你们随意。|||

0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魔女的法庭的更多剧评

推荐魔女的法庭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