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

云海
2017-12-05 11:39:26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欢迎点击原文微信链接关注公众号云海心理港:http://mp.weixin.qq.com/s/-k7OphH_E9GWmv2rpql_Mw
又见青春期,这次是两个女生的故事。
开始,安生在地铁玻璃上看到自己。
结尾,安生在玻璃上看到自己,也看到了七月。
发生了什么?这可能就是电影想要告诉我们的。


性发育标志着青春期的开始,文胸在这里有特别的象征:
七月的妈妈象有点勒的文胸,不舒服,七月学会了假装乖巧,而把自己自由自在的愿望安放在安生身上。安生好象在替自己飞翔。

安生的妈妈象不存在的文胸,一定是自己不好,妈妈才离开,得不到,就不再期待,“我宁愿永远不发育” 她缺乏信任和安全感,学会了假装独立,而把依赖的愿望安放在七月身上,七月好象在替自己依赖。


她们彼此都象对方内心延伸出来的一部分,通过认同对方来感到自己完整,于是,有时候七月是安生的影子,有时候安生是七月的影子,二元关系是迷人的,就象独自拥有对方,最好永远不分开。

就象玻璃上映出的脸,她们互为镜子,看着对方,看到的其实是自己。看上去截然相反的两个人相














...
显示全文
欢迎点击原文微信链接关注公众号云海心理港:http://mp.weixin.qq.com/s/-k7OphH_E9GWmv2rpql_Mw
又见青春期,这次是两个女生的故事。
开始,安生在地铁玻璃上看到自己。
结尾,安生在玻璃上看到自己,也看到了七月。
发生了什么?这可能就是电影想要告诉我们的。


性发育标志着青春期的开始,文胸在这里有特别的象征:
七月的妈妈象有点勒的文胸,不舒服,七月学会了假装乖巧,而把自己自由自在的愿望安放在安生身上。安生好象在替自己飞翔。

安生的妈妈象不存在的文胸,一定是自己不好,妈妈才离开,得不到,就不再期待,“我宁愿永远不发育” 她缺乏信任和安全感,学会了假装独立,而把依赖的愿望安放在七月身上,七月好象在替自己依赖。


她们彼此都象对方内心延伸出来的一部分,通过认同对方来感到自己完整,于是,有时候七月是安生的影子,有时候安生是七月的影子,二元关系是迷人的,就象独自拥有对方,最好永远不分开。

就象玻璃上映出的脸,她们互为镜子,看着对方,看到的其实是自己。看上去截然相反的两个人相互吸引,你有没有遇到过?



亲密的友情因为家明的出现而遇到危机,既是对二人关系的冲击,也是两人迈向完整人生的机会,从二元关系,走进三元关系,这是青春期必然会激活的冲突,面对竞争、嫉妒、爱与恨、成功与内疚的矛盾。


听到七月有了喜欢的男生,安生紧张起来,不自觉得紧紧抓住睡衣,就好象有人要抢走七月,“有男人让你躺啊,真。。。有啊”。相比七月,安生缺乏信任和安全的依恋,这让她更害怕走进不够稳定的三元关系,害怕竞争。于是,安生找到家明,警告他老实点,有女生喜欢他,她走进了七月与家明的关系,看上去在替七月出头,又象是看看抢走七月的是谁。

剧情突变,面对面的时刻,安生和家明喜欢上了彼此,她用保持距离的方式掩饰内心的喜欢,她内心就象歌里唱的:“难道你不知道我只不过在逃离我不能拥有的东西吗?”你猜安生会唱给谁听,家明还是妈妈?还记得安生在放学后跑着躲开妈妈的片段吗?
安生想要爱又不相信能得到,用远离来回避冲突,也很难建立灵活的边界。



七月主动表白家明,就象她想要的一定会得到那样自信,用乖巧的方式。七月不去表达恨,不说不,表面看上去一团和气,压抑的恨也让她很难保持边界清晰地表达自己的愿望。大学她想学中文,却按妈妈说的选择了经济学,似乎不听话就会失去妈妈的爱。

  
“七月知道的,我可都知道”,这也是两人边界不清的表现,朋友关系和恋人关系混在一起,这注定会带来纠缠不清的虐心故事。生活中常听到的那些纠缠不清的死党、闺蜜争风吃醋的故事,往往与不清晰的边界和难以处理三元关系有关。



这里隐约看到,她们把自己与父母的关系复制到了与家明的关系里。

七月知道安生与家明的感情后,相信安生会把家明让给她,就象知道安生会把包子馅让给自己一样,又象被动地等别人为自己选择。直到看见安生脖子上的佛像,她不是恨安生染指家明,而是对自己感到失望,因为爱安生不能象爱自己一样多,这是她为得到家明而自我惩罚,就象吃包子馅时妈妈会说她自私。

安生喜欢家明,却不敢去要,就象主动把包子馅让给七月,最后逃离不能拥有的家明。早年父亲的离世和母亲的疏远都可能让她觉得是自己不好,不配拥有,在内心替家明拒绝了自己,如果不放手,连七月也会失去。安生也会嫉妒和恨七月吧,她有自己没有的幸福家庭,现在又有了家明,自己却什么都没有。
(拿包子馅来比喻家明,不知道他的粉丝会不会拿包子来打我)

她们与家明的关系,还告诉我们,她们还没有把家明当作一个独立的人来爱,而是一个什么物品,可以争,可以让,这青涩的爱情,才刚刚开始,与其说爱家明,不如说爱自己。



时光流逝。。。
假装乖巧和假装独立,这曾经管用的模式,现在不再有效,七月没能把家明留在身边,安生也没能找到自由,她们不想要这样的生活。

七月说,突然发现,自己是个很没趣的人,我很难过。生活按部就班,一眼就可以看到一生。
母亲的去世,勾起安生的内疚和对家的期待,曾经走得越远,越是在幻想中期待母亲能看到她,这曾给她力量。她说,我感觉自己已经走到尽头了,我现在很累,可以回家了吗?让我回家吧。这话听起来好象家不是一个想回就能回的地方,这是说给七月,还是说给那个倔强的自己,或者说给离去的母亲?



经历了这些年,两人再次回到一起,互相安慰,却不再是当年的七月与安生。

她们从对方身上看到更多自己无法忍受的部分,她怎么可以这样?!各自内心的冲突外化为两人之间的冲突,积累下来的爱恨情仇奔涌而出。

两人相互指责,把内心矛盾归罪于对方,其实谁知道自己想要清楚还是不想清楚呢?清楚了,就失去了对方,不清楚了,就失去了自己。

面对冲突,安生再次逃离,这次更痛苦,因为她感到失去了七月,失去了全世界。


这对边界不清的闺蜜来说是很受挫的,同时恨有助于边界的建立,撕心裂肺的爱与恨的纠缠后,友情活了下来,她们接纳了真实的自己和对方,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于是停下来。

七月不想和家明结婚,她说了一个大大的不,选择了过自己想要的自由自在,不需要借安生的手去触发火警;
安生也不再需要佛像去暗恋一个人,不需要借七月的名义贴着家明的手,当她迎面与家明擦肩而过,她就知道了她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家明也面临自己的内心冲突,从18岁认识安生以来就一直跑步,让自己安静下来,他心里对自己模糊不清,不知道想和谁一起生活,他选择了逃避,所以安生对他说,要跑多久才有用,也不能跑一辈子吧,我们早该停下来了。
  
经历三元关系的洗礼,她们学会了应对内心的竞争、嫉妒、内疚,既能看到自己,也能看到对方。我们没有看到一个幸福的结局,但走在路上,却对自己的生活更清晰和坚定的七月与安生,还有家明,还会担心找不到幸福吗?
独自旅行 分割线

看到这里,忍不住说,年轻人到了谈恋爱的季节,就不能浪费,所有的狗血和悲欢离合都有用,经历过了,才知道自己是谁。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七月与安生的更多影评

推荐七月与安生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