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这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史诗国剧

江湖不见
2017-12-04 15:40:39
2017进入最后1个月。

回望这1年里,国剧发生了些什么?

《人民的名义》顺势而成,收视率破8%,创下近10年最高记录。

《楚乔传》口碑低下,同时网播破400亿,成为这个流量时代的一朵奇云。

《白鹿原》近乎零差评,是口碑最高的史诗大剧,也是收视扑街的落日残余。

现在,年末将至,又有一部作品,怀揣宏大的野心,意图将国剧重新定义。

你知道我要说的是——

《九州·海上牧云记》
以下简称《海牧》



作为今何在(原著作者)书迷,我在看这部剧时,总不自觉关注一点——

与小说相比,它还原了多少,又改变了多少?

首先,第一集。

与原著不同,也与别的古装剧不同,它拒绝用富丽堂皇的宫廷戏来博眼球。

开场:瀚州,大端朝统治的外族地区,可以比方成中国古代的蛮夷戎狄。

荒原、河川,渺小而孤独的人,行走在苍茫天地间,催生出一股恢弘的史诗感。



行至将死时,这人被硕风和叶捡到,从而引来一段对话。

硕风和叶问阿妈,自己能不能将此人收留作为奴隶。

阿妈说:

他不是我们草原上的人,不吉祥
硕风和叶,你已经十三岁了,你







































...
显示全文
2017进入最后1个月。

回望这1年里,国剧发生了些什么?

《人民的名义》顺势而成,收视率破8%,创下近10年最高记录。

《楚乔传》口碑低下,同时网播破400亿,成为这个流量时代的一朵奇云。

《白鹿原》近乎零差评,是口碑最高的史诗大剧,也是收视扑街的落日残余。

现在,年末将至,又有一部作品,怀揣宏大的野心,意图将国剧重新定义。

你知道我要说的是——

《九州·海上牧云记》
以下简称《海牧》



作为今何在(原著作者)书迷,我在看这部剧时,总不自觉关注一点——

与小说相比,它还原了多少,又改变了多少?

首先,第一集。

与原著不同,也与别的古装剧不同,它拒绝用富丽堂皇的宫廷戏来博眼球。

开场:瀚州,大端朝统治的外族地区,可以比方成中国古代的蛮夷戎狄。

荒原、河川,渺小而孤独的人,行走在苍茫天地间,催生出一股恢弘的史诗感。



行至将死时,这人被硕风和叶捡到,从而引来一段对话。

硕风和叶问阿妈,自己能不能将此人收留作为奴隶。

阿妈说:

他不是我们草原上的人,不吉祥
硕风和叶,你已经十三岁了,你要时刻记住:
你的责任,是带我们找到合适放牧的土地
再娶一个强壮的妻子,繁衍子孙
注意,面对母亲的教导与压制,硕风和叶这样回答:

可是,阿爸说……
人生在辽阔的地方,心要大,眼睛要看得远
他能给我带来外面的信息
天下有九州,一定不都是草原
我没去过的地方,人都怎么活,我想知道

一个十三岁的少年,已经懂得和长辈论证世界观,把格局从苟且生存放大到长远宏观。

即使你没看过任何剧透,也能隐约感到这个男人,就是未来的成吉思汗。



换句话说:只是一个开头,硕风和叶这个人物就立住了。

之后,大端朝的穆如铁骑来到,向硕风部下达屠族通告。

小说里,这是一场大战,三万穆如铁骑冲杀八万硕风部。

或许经费有限,剧并没能将它呈现。万人之战,变成九骑屠二十。

但……

毫不夸张,刚开战的首个画面,就把我震到说不出话。

慢镜、剪影,青天白日,铁骑黑甲,冰冷而纯粹的杀戮,一如吴宇森的暴力美学。



人少,却拍出电影的质感。

就像我曾说过:吴宇森的暴力美学,到最后都是为了反暴力。

《海牧》开篇描写的残酷战争,又是为了什么?

反战争。

穆如铁骑屠光硕风部成年男子后,又将余下孤儿团团围住。

他们企图用威慑带来的恐惧,压制孩子们的复仇心理。

一个孩子却对他们说——

当你举起屠刀时
就必然死于屠刀之下



注意,这是剧中反复出现,极为重要的一句台词。

它揭示了战争的愚蠢性,同时表达出一种宿命式的悲凉。

硕风部为何被屠?

因他们吃不饱饭,所以屠杀、抢掠了速沁部。

而他们吃不饱饭的原因,是疆域太过贫瘠,大端朝税收太重。

而大端朝的疆域和税收法,又早在三百年前就已定下。

八部疆线
早在三百年前,已经划好



多年以后,硕风和叶会带着仇恨,兵临天启城(大端朝首都)下,致使帝国的灭亡。

什么意思?

早在三百年前,大端朝初建国时,它的灭亡就已被注定。

帝国始于杀戮,也必将被杀戮终结。

三百年前,牧云氏和穆如氏,其实像硕风氏一样,也只是瀚州的野蛮部族分支而已。

后来,牧云、穆如的祖先起兵,一举攻陷前朝大晟,成为九州新的主人。

然而,他们并没能改变什么,只是用原有文明,将自身改造、同化。



三百年后,在牧云氏脸上,已再看不到昔日的野蛮模样,他们染指上与前朝皇室相同的端庄与辉煌。

天下仍是那个天下,边境仍是那个边境,异族仍是那些异族,一切规矩如常……

只不过,九州的统治者,换了个姓而已。

就像隋唐元清,原本相对野蛮的异族,突然间掌管天下权力,却只能被中原文明改造、同化。

黑格尔说过:

中国没有历史,只有轮回。

《海牧》所讲述的故事,正是中国式宿命轮回的缩影。



那又是什么,能使一个国度,能使人类千百年来自甘循环往复?

《海牧》给出的答案是:人总是创造并执迷于,一些虚妄的符号。

请允许我稍微吊下书袋。

人类世界,现实分为三种:主观现实,客观现实,互为主体现实。

主观现实,即你的主观感受,你喜欢异性还是同性,你自己知道。

客观现实,即世上正在发生,但你不知道的事,例如非洲战乱。

我必须着重解释,独属于人类生物的,同时也是《海牧》竭力在表达的一样东西——

互为主体现实。



上面的图,是硕风部一名勇士战死,他的妻子自杀为其殉葬。

愚蠢吗?

我们今天看,的确愚蠢至极。但硕风主君却感动到哭,其余族人也无一不为之动容。

因他们深信,这两人的灵魂,会同时被盘鞑天神迎接。

盘鞑天神,就是一个互为主体现实。

天神本不存在,殉葬也本无意义。但当所有人都深信天神存在时,殉葬就会被赋予某种意义。

人类通过集体执迷,将愚蠢演变成一种崇高。



互为主体现实,即原本并不存在,但因被很多人深信,就变得具有无上价值的一种符号。

这种符号,如果运用的好,能带来许多好处,比如:金钱。

金钱,本来无价值,是没用的纸片,不能吃或穿。

但如果所有人都相信它有价值,它就能用来兑换吃穿,推动文明进展。

这是人类聪明时,将符号正面运用。

而当人类愚蠢时(大多时候如此),就会将它负面运用,从而引发无休止的战争。

比如:硕风和叶。



从出生起,硕风和叶就被父亲和周遭环境,灌输各种“崇高”的符号:

你是铁沁,是大海与大地之王。

你将成为硕风部的主君,使命是统一八部,再现北陆的荣耀。

久而久之,这些符号在他脑中反复刻烙,就成为几道坚定的思想钢印。

不存在的虚妄,就这样演变成信仰,使他比旁人加倍坚强。

他说——

我是九州的铁沁,我是天下的王
终有一天,我会统一瀚州八部
杀回天启,把高高在上的打翻在地
让天生高贵的,流干他们的每一滴血



不得不赞叹,这段漂亮的对白,及周一围铿锵精湛的台词功底。

但……

现实情况,硕风和叶是怎么做的?

有必要重温一下,让我印象深刻的第13集。

硕风和叶的妻子金珠海,被赫兰铁辕派人强暴、诬陷通奸。

打死强暴者后,他抱起金珠海,金珠海问他:我们以后,还能像从前吗?

他答——





前面说过,硕风的勇士战死,妻子都要为其殉葬。

贞操,这个互为主体现实的符号,对硕风和叶有多重要?

嘴上说能,可某些思想钢印,已深深植入到他的潜意识。

金珠海试着摸他,他本能地躲开了。

这一躲,暴露出最真实且荒谬的人性。



金珠海明白,他们再回不到从前了。

她诉说遗言,她在他脖子上撕咬伤痕,她拔出他腰间的刀……

直到她将自己杀死,他都没有出手阻止。

因在他的心中,那些信仰与荣耀,那些存在于臆想中的符号,比眼前真实存在的这个女子更重要。

此时的硕风和叶,与端朝皇帝牧云勤没什么不同。

面对皇权与今生挚爱,牧云勤毅然留下前者,杀死后者。



假设未来硕风和叶达成野心,把高高在上的打翻在地,流干牧云贵族的每一滴血,也几乎毫无意义。

多年以后的九州,也不过主人换了个姓,周而复始而已。

因当他坐上中原,就会陷入另一种符号的怪圈。

又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画面——

朝堂中,群臣行使繁冗的跪拜礼。

龙椅之上,却空无一人。



之后,传来穆如铁骑战败的消息。

大将军穆如槊羞愧难当。

他哭着喊道——

陛下
我穆如铁骑输了
老臣有负于你

喊完,他跪下、磕头。

但龙椅之上,仍空无一人。

他到底在向谁道歉?

互为主体现实,也就是臆想中的符号。



你看——

人编织出符号的网,而后又在网中执迷,让本不存在的东西掌控自己。

愚蠢吗?

当大多数人都在坚信,愚蠢就会变成一种理直气壮。

打个比方,20世纪最精彩,最能证明人类荒谬的营销骗局:

钻石。



人造金刚石技术成熟后,天然钻石原本已毫无用处。

然而,戴比尔斯(世界最大钻石商)公司,就像硕风部族、穆如世家的祖辈那样,不断向人们灌输一些“崇高”的符号——

钻石恒久远,一颗永留传。

一颗钻石,成就你的美满人生。

一颗破石头,就是你婚姻的见证。

经过反复洗脑,即使人们明白,钻石很难立即套现,也无法像黄金般保值,甚至根本就毫无用处(人造钻石一样好看)。

但,人们还是选择执迷并趋之若鹜,从而在南非引发无数起血腥杀戮。


电影《血钻》剧照

今天,你去跟某些女性说,钻石只是一个骗局,我们才不要上当,试试?

皇权,就是钻石骗局的升级版。

《海牧》中,太多人自相残杀,甚至杀死今生挚爱。

就为了追逐,某个臆想中的符号。

只有两个少年,拥有灵慧的双眼,能看穿这世间真相——

牧云笙、穆如寒江。



两个被星命定格的叛逆者。

牧云笙,注定将要执剑,导致天下大乱。

因他拥有与这俗世,格格不入的价值观。

得知父亲为了皇权杀死挚爱,他质问父亲:

为了追求权力,就要这么无情吗?——

牧云勤:无情?世人皆是如此
牧云笙:那这个世界,一定是哪儿错了



觉得很中二,是吗?

我们再看两句话——

从来如此,便是对吗?
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

这两句话,摘自鲁迅《狂人日记》。

当一个明辨者对这世界产生质疑,你却只觉得他幼稚可笑时,说明你被现实影响到已经麻木。



我们再看穆如寒江。

他的命运,是替代牧云氏,成为新时代的帝王。

他的创作原型,可能是革命者,哪吒(今何在写过《哪吒传》,寒江的命运,及后面的坐骑都与哪吒相似)。

《哪吒闹海》里,小女孩被龙太子吃掉,哪吒为小女孩报仇后,却被父亲指责“大逆不道”,被迫“削骨还父”。

《海牧》中,穆如寒江只因算命先生说他会“成为下一任帝王”,就被父亲视为大逆,被迫自杀以“削骨还父”。

你的骨血,我还给你
自此以后,两不赊欠



侥幸活下来后,他和父亲断绝关系。

对于皇权,对于符号,对于负面的互为主体现实,他是怎样去看待的?

与沉默的大多数不同,和牧云笙一样。

他的思维跳出体制之外,去真正思考事物的本质。

他说——

江山永远是那个江山
百姓永远是那些百姓
所谓江山的主人,也不过是一个人而已
你凭什么说,这个人的得失
比寻常百姓的性命,更重要?



与硕风和叶不同,穆如寒江注定是一位革命家。

他将从乱世杀出,用自己强大的力量,及看待事物的独特视角,去创建一个理念更先进的王朝。

大乱之后,才有大治。

有革命,才会产生更多元的思想。

因此,星命图推算,牧云笙致乱、穆如寒江灭国,并不是在讽刺这二人是妖孽。

相反,只有他们当政,才有可能乱中求治,让九州摆脱符号的怪圈。

事实上,从秦朝到今天,中国用了两千多年,才得以摆脱(一些)循环。



《海牧》诚然存在不足。

比如:节奏慢。

再比如:节奏慢。

是的,除了节奏慢,我很难再找到它别的缺陷。

这篇文章,我原本想谈很多,比如南枯明仪、牧云合戈。

再比如,在负面人性之外,它所传扬的极美的中国文化。



我想说,中国文化如茶。

味道虽淡慢,回甘与意境无穷。

包罗万象。

这正是《海牧》给我的感觉。

可惜,只是九州轮回及轮回的原因,这两个问题就让我写满一篇文章。

相信你们也看累了吧。

那就转发+关注+置顶。

或许待到剧终,我会再聊聊它。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九州·海上牧云记的更多剧评

推荐九州·海上牧云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