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CO、记忆、存在——泪点为什么是泪点

可可姐姐🐶
2017-12-04 12:19:07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如果细细体味“COCO”这个片名,就会觉得“寻梦环游记”的翻译实在标准地商业扯淡了。看到COCO这个片名的时候,我在想这样一部影片怎样更到位地翻译片名,于是我想了“记忆、蜡烛”等等词汇,还是觉得高手就是高手,我无法等量地翻译“COCO”这个名字的蕴意。但是抛却其商业化的故事外壳(是的,整个故事还是充满了套路和标准化生产元素),其价值内核仍然是:记忆。当然,COCO不单单是记忆的承载体,她是整部影片情感架构的支点,所以整部影片内核是情感啊为什么会是记忆。
      这要从另一部影片说起了——《银翼杀手》。前一段时间上映了《银翼杀手2049》,所以雷德利·斯科特1982年执导的《银翼杀手》应该并不生疏。那是一部开机器人影片先河的电影,我不能抛开它科幻的外衣来谈它的内核,毕竟它的科幻基于《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生动、逼真甚至真实(有些预言已经成为现实)地建构了AI世界,如果整部影片能得九分,科幻外壳起码占据六分。但它的内核依然滚烫:人与机器人的差别仅仅在于情感,而情感的来源是记忆。
      有兴趣可以回顾一下《银翼杀手》的一段独白:“我曾看到

...
显示全文
如果细细体味“COCO”这个片名,就会觉得“寻梦环游记”的翻译实在标准地商业扯淡了。看到COCO这个片名的时候,我在想这样一部影片怎样更到位地翻译片名,于是我想了“记忆、蜡烛”等等词汇,还是觉得高手就是高手,我无法等量地翻译“COCO”这个名字的蕴意。但是抛却其商业化的故事外壳(是的,整个故事还是充满了套路和标准化生产元素),其价值内核仍然是:记忆。当然,COCO不单单是记忆的承载体,她是整部影片情感架构的支点,所以整部影片内核是情感啊为什么会是记忆。
      这要从另一部影片说起了——《银翼杀手》。前一段时间上映了《银翼杀手2049》,所以雷德利·斯科特1982年执导的《银翼杀手》应该并不生疏。那是一部开机器人影片先河的电影,我不能抛开它科幻的外衣来谈它的内核,毕竟它的科幻基于《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生动、逼真甚至真实(有些预言已经成为现实)地建构了AI世界,如果整部影片能得九分,科幻外壳起码占据六分。但它的内核依然滚烫:人与机器人的差别仅仅在于情感,而情感的来源是记忆。
      有兴趣可以回顾一下《银翼杀手》的一段独白:“我曾看到你们人类无法看到的,我曾看到战舰在猎户座边缘起火燃烧,我曾看到C射线在‘唐怀瑟之门’附近的黑暗中闪耀),所有这些时刻终将在时光中消逝,就像泪水消失在雨中,死亡的时刻到了。”
     记忆消逝,死亡即降临。好嘛,扯远了。
    《COCO》的泪点并不是建立在追梦、家庭这些普遍原材料当中,说实话看到简介的时候我很担心它会有点类似于《摇滚藏獒》。但是它的泪点建立在死亡、永别、甚至最微弱的记忆(印象)都将死亡时的想留不能留的痛苦上,这无疑是比音乐爱好者更大的,全人类的共同情感和最大痛苦,其中最大的泪点来自于埃克托的记忆、被记忆与被遗忘,如果本篇讲述了梦想,那么最大的梦想应该是埃克托想要再见女儿COCO的梦想,其次才是米格追寻音乐的梦想(毕竟音乐是动画电影最常见、最安全、最轻车熟路的元素和运作模式)。埃克托因为对音乐的追求,带着他对妻女的爱和记忆离开了,那是他大概以为,凭着对女儿的记忆他就能情感饱满地过完剩下的时间。但是对女儿的记忆酝酿的思念打败了他的自以为是,他决定回到女儿身边,可就在他以为他痛苦的思念可以被团聚化解的时候,他与女儿永别了,带着最煎熬的对女儿的记忆,死于同伴的毒酒(在动画电影里,我们很少看到如此直观地刻画主角的死亡,就算有大部分时候也能复生)。这个成为既定现实的死亡场面夹杂着似乎永不能相见的遗憾让我旁边的一众观众开始哽咽。
      人们通常说,人死不能复生,死后必会相见。然而本片告诉你,这也是一个善意的谎言。本片提出了一套逻辑更为严密的解法,亡灵的世界也有消逝,当活着的人对你不再存有记忆的时候。如果说存在即价值,那么亡灵的价值就在于被记忆、被纪念,不被记忆的亡灵消逝是必然。于是本片的第二个泪点在于埃克托的亡灵以为女儿死后终能相见,可绝望地发现,女儿是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女儿的死亡也就是他的消逝,这预示着又一次、最终的永别,影片通过展现酒鬼亡灵的灰飞烟灭在观众心中植入了这样一个亡灵的死亡场景,就像埃克托一饮而尽而后倒扣的酒杯一样,无声无力、无处申诉。第三个泪点自然是本片的情感支点COCO祖母。《星际穿越》中,墨菲与爸爸分别后再见已是半百的场景就已经催了观众的泪,COCO的虐有过之而无不及,影片将COCO孩提时的影像与年老之后的影像并置也是为了让观众直观感受“逝去”二字,在婴孩COCO与老年COCO的对比中,父亲无辜丧命、母亲遗憾一生,而她对父爱清晰的记忆也即将无力维持。直到《Remember me》重回耳畔时,COCO才借着重孙子的生命力再度回忆起她的父亲,重温起她缺失了几近一生的父爱。缺失并不是原本的缺失,而是被阻隔的缺失。在此我想起《喊山》里,红霞因为被割掉舌头而不能说话,在沉默中她要怎样竭力维持自己被拐卖前的记忆,使这记忆不至于消逝,很难。在记忆中记忆,很难。再难也得记着,否则就再也找不回来了,不是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寻梦环游记的更多影评

推荐寻梦环游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