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云陆:不争亦不让

似曾相识微雨燕
2017-12-03 15:24:1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给陆殿下打call。看到第22集写的。 1. 我是先喜欢了那首诗,然后才看见“苏语凝”——这个已经在宫内宫外传开的名字的。 后来南宫月漓说我为夺嫡而亲近苏语凝,真是可笑。 我若是真想夺嫡,也不会用亲近一个秀女的方式。我不会委屈自己,也不用委屈自己。 这就是做皇子的好处,虽然我的母亲淑妃位分远远比不上南宫皇后,前几年也过世了,但我毕竟是个皇子。是皇子,别人就不敢在我面前造次。 我想做的事情,不是什么乖戾出格的,也没有不能做的道理。我固然不需要为了夺嫡故意亲近苏语凝,也不需要为了避嫌特意远离她。 我让苏语凝辅助秀女教习一事,是我份内职权。我没有越份,谁也说不出什么来。南宫月漓固然刁钻,可又能奈我何。 倒是苏语凝,不卑不亢。开始谦让,后来我坚持了一下,她也就答应了。知进退,这才是聪明人。 那段时间我挺开心的。本来我也是想找一个秀女帮我的。宫中对秀女的教习并不是摆样子,要学的经书、诗文,都要确实教会,最后还有考核。每日作业功课的整理也确实有些繁杂。苏语凝真是冰雪聪明,凡事一点就通,做事井井有条。要给诗文写的评语,我若问她,她对答也很合我心意。 我在太傅的书房批阅功课,她在旁边的案几上写东西,头上金

...
显示全文

给陆殿下打call。看到第22集写的。 1. 我是先喜欢了那首诗,然后才看见“苏语凝”——这个已经在宫内宫外传开的名字的。 后来南宫月漓说我为夺嫡而亲近苏语凝,真是可笑。 我若是真想夺嫡,也不会用亲近一个秀女的方式。我不会委屈自己,也不用委屈自己。 这就是做皇子的好处,虽然我的母亲淑妃位分远远比不上南宫皇后,前几年也过世了,但我毕竟是个皇子。是皇子,别人就不敢在我面前造次。 我想做的事情,不是什么乖戾出格的,也没有不能做的道理。我固然不需要为了夺嫡故意亲近苏语凝,也不需要为了避嫌特意远离她。 我让苏语凝辅助秀女教习一事,是我份内职权。我没有越份,谁也说不出什么来。南宫月漓固然刁钻,可又能奈我何。 倒是苏语凝,不卑不亢。开始谦让,后来我坚持了一下,她也就答应了。知进退,这才是聪明人。 那段时间我挺开心的。本来我也是想找一个秀女帮我的。宫中对秀女的教习并不是摆样子,要学的经书、诗文,都要确实教会,最后还有考核。每日作业功课的整理也确实有些繁杂。苏语凝真是冰雪聪明,凡事一点就通,做事井井有条。要给诗文写的评语,我若问她,她对答也很合我心意。 我在太傅的书房批阅功课,她在旁边的案几上写东西,头上金钗的珠链垂下来,映着侧脸的轮廓和她专注的神情,好像一幅美人图。 若说美丽,宫中女子容颜胜过她的也有不少。但腹有诗书气自华,她的眉目和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番沉稳气象,远胜过那些只知道打扮吃醋争宠的女子。 苏语凝少有才女之名,五岁即能作诗,十岁时诗文和书法在当地就小有名气,一些官员士绅即以求得她的一首诗、一副字为荣,他父亲也因此沾了光,一路升迁,所以这次选秀苏家方有资格……这些事,不用我特地打听,自然会进到我耳朵里。 2. 我也是少有才名。父皇几个儿子里,论武功,大哥牧云寒最好;论文采,就是我牧云陆了。要不然,太傅染恙,为什么会让我代为教习呢? 说起来,这也要感谢我的母亲。母亲家里虽不显赫,但世代读书做官,都是中等品阶的文官,也算是书香门第,家风踏实尚学。 文笔好的人有一个毛病,就是会以文笔来看人。那天读诗文,别的秀女写的,不是过于雕琢和脂粉气,就是太过简单,只有苏语凝写的,立意和文笔明显和她们不在一个境界。就是在天启城的文人圈里,也不在人下。 对,除了做皇子以外,我也是天启城里文人士子圈里的常客。 都说文人相轻,也不尽然,只是文人有文人评判的标准。这个有形也无形的标准,虽说不清楚,可又在人心里。达不到这个标准,就是皇亲国戚,也进不到这个圈子来。 年少的时候,我经常和这些文人朋友在一起,读书评史,诗酒唱和,甚是惬意。比起宫中殿上的压抑,我更喜欢这时候的自己。只是后来政务加身,这样的时光越来越少了。 我并不抱怨。有得就有失,既然得了皇子身份的好处,就得承担相应代价。母亲生前常对我说,和普通百姓相比,我们已经非常幸运了,就算要承担一些职责,或者人生有一些缺憾也正常,不要有那些无谓的烦恼。更何况做政务我也不是没有兴趣的。想到自己的每一个指示,每一个批阅,都能让事情有所改变,我也觉得很有意义。 端朝三百年,不复开国时的清明气象。法度不严,吏治混乱,藩王做大,外戚横行,邻邦虎伺……都是进入乱世的征兆。至于关于六弟的预言,我觉得无非是天下即将大乱的一个表象罢了。 可即使是生逢乱世,我也要做好我自己的事情。如果有一天天下落到我手里,我得管得了;如果天下给了别的兄弟(我希望是大哥),那我至少能帮上忙;即使上位的是三弟那样生性暴戾的,我至少也能做一个维持朝纲平衡的牵制力量;就算重演历史上新皇登基对兄弟同根相煎的戏码,我也要让后世史书写到牧云陆的时候,叹一句可惜。 生于天家,不用看星命,命运无非这几种,稍微读一点历史就能看清楚了,不明白古往今来那么多人怎么看不明白。 3. 因为对时局和自己有这样对想法,和苏语凝在一起时,我并不会让自己有太多的想法。皇子的婚姻多不能自主,何况她又有皇后的星命。在我眼里,她像个依然保有纯真之心的妹妹,也像个可以诗酒唱和的知己,又像个青梅竹马的伴侣。我享受在她身边的开心——对我们这些身在尊位的皇子来说,这些本就奢侈。 至于未来……我不会为了担忧未来而错过今日的美好,也不会为了筹划未来而让今天太过疲累。 我也看出,苏语凝对我也无所图。她当我是皇子尊重,也当我是朋友接近,但还说不上爱恋。 男女之间,一旦爱恋,就有太多占有、欲望、执念。就这若有若无之际,才是最好。 所以围猎时,我带她去了。对太监总管吴如意说她是我助理教习,围猎时也有事要切磋商议,吴如意就答应了,把她安插入宫中女官行列中。 猎场上,她和一众女官在台上陪着父皇和皇后,我看向她,她冲我笑笑,我觉得野外阴霾的天一下子有了阳光。 围猎间隙,我去山上为她采了野花,到女官帐篷里把花送给她。她又笑了,只要她笑,那就是好。 南宫月漓又出来败坏兴致,我也没有客气。 “南宫家的女孩子就是该敬。” “你才知道?” “该敬而远之。” 我不是乖张的皇子,但也绝不是可以无视的。 话说南宫家的女儿这样的品性,可知南宫家的家风,盛极必衰,他们离家败不远矣。 那次围猎真是意外不断。 先是六弟被穆如家新冒出来的那个三儿子穆如寒江带走又被抓回,之后六弟冲上台前质问父皇,让父皇刀剑想向。 这个穆如寒江,我早有耳闻。宫里面和朝堂上的事情,要的是一种微妙的平衡。任何一个新人的加入,都会带来不可预期的变数,所以天启城里各种小道消息多也不奇怪。我在这个位置上,自也有我的可靠消息来源。 对这个人,我还蛮好奇的。出生即因预言被父亲抛弃,后来成为天启城里小混混的头儿,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主要是带着一帮小兄弟混口饭吃。后来不知怎的卖身成了打奴,在打场上被认出,回归穆如家,又被穆如将军逼迫自裁,再后来被父皇医治带入宫中,成了六弟伴读。这些事情,想想就和那些书中传奇一样。 我在宫中做教习的时候,远远看见过他几次,穿的很简单,走路身板挺直,脚步坚定,微扬着头,有一种不羁之感。 这个寒江,本不属于我们的宫墙之内。 六弟何等人也,他人避之不及,可听说他和六弟相处甚佳。以至两人要一起逃跑,以至六弟要为他当众和父皇对峙。 不知怎的,对这个以往我只有可怜之情的六弟,此时却有些羡慕。甚至会想,若我也有这样一个伴读该多好。当皇子其实是蛮寂寞的,就算是我,小时候也只每半月能进宫看一次母妃,每次外出也都要父皇肯首。 再后来,父皇因六弟出事,寒江和其他两个犯人一起逃跑失踪,苏语凝也失踪了。 我后悔带她出来了。天家太过险恶,我还是低估了。这一场围猎,不知有多少人在围猎别人,又有多少人在被人围猎? 我没有预料到,居然有人会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孩子下手。是我没有护她周全。 难道是南宫月漓害的她? 我暗地里派人去围猎地清余岭的周边去找,那几天还惴惴不安。可什么都没有找到。没有踪迹,没有人看见一个穿宫里衣服的女孩子,也没有……没有尸体。 有一天夜里,想起苏语凝,想起她的眼睛,她的笑容,我居然流泪了。那个女孩子,现在到底在哪里?我好不容易有了一个知己,一个可以喜欢的人,一个可以喜欢的女孩子,为什么又失去了她? 我一直是一个从容的皇子,大概因为书读得多,事情想得清楚,没有那么多争权夺利的执念。但这一次,我不从容了。 好在,后来听说她回来了,我喜出望外。可我还来不及找个合适的理由去见她,就听说她被皇后逐出宫,回家禁足。 不久,我也被外派殇阳关,远离了朝政中心。 和苏语凝在一起的日子,成了遥远的过去,只在一些月明星稀的夜里,会暗暗想起,轻轻叹息。 4. 命运就是这样,有时,很长时候日子都一成不变,习文,习武(对,我也是习武的,虽然不如大哥厉害),理政。有时,却一时有很多事情发生。 比如我在军中遇到了穆如寒江又揭发了他的真实身份,比如我在清余岭遇险而寒江突然出现救了我,又比如,我又遇见了苏语凝。 “陆……” 我笑着冲她摇头,她立刻会意。 她长大了,脸上不似当年那样小姑娘可爱的圆脸,多了一些清秀,可眼神还是那么聪明灵动。 四年的分离,让这重逢变得更加难得。之前的种种,重又回到我的心中。 本以为我们会回到当年的日子,可这次不同了,多了一个寒江。 可恶,这两个人怎么也像是早就认识,而且彼此喜欢? 她和寒江一起从外面回来,满面春风。我的心隐隐作痛。 本以为,她只是一个令我喜欢和怀念的女孩子,一场年少时的旧梦。但寒江的存在让我发现,并非如此。 苏语凝,我爱上你了。 寒江,我不会让的。 三人一起出门散步,就在寒江走开的那一小刻,我问她:“你相信你是星命皇后吗?” “殿下问这个做什么?” “你信,我就为你争天下;你不信,我就和你守一方。” 这是我牧云陆能给出的最大诚意的表白和承诺了。两者,我都自信可以做到。 寒江回来了,我也不怕,继续说下去。 “苏语凝,我喜欢你。比起有些人,我更能给你幸福。” 我说的话,我字字句句都笃信不疑。 我知道,也许与众不同的他比我更能让你觉得心中情怀激荡。但当年华老去,爱情逝去,他怎能如我一般给你一份世上的安稳静好。当日日相处,夜夜相伴,市井和军旅出身的他怎能如我那么懂得你的喜好,体贴你的心情,也欣赏你珠玉的文章?苏语凝,你就是另一个我,我比他更适合你。 5. 母亲曾经对我说过父皇和银容娘娘的事。 我知道,母亲让我多知道一些事情,是为了让我有多一份的安全。知道陷阱在哪里,才知道如何躲闪。 我很为父皇和银容娘娘惋惜,虽然无论父皇怎样,受宠的都不是我的母亲。母亲对此也很看得开,她甚至觉得,父皇宠银容也比宠皇后要好,实在是南宫皇后太过霸道,对众嫔妃都很刻薄。 六弟的母亲银容娘娘虽然是魅,但听上去也不过就是个世间痴情女子罢了,和我们人族也没什么不同,只是也许更美丽,更痴情。 而父皇当年的选择,从做男人和掌皇权的角度来说,也无可厚非。如果皇叔逼宫成功,父皇为美人放弃江山,那今日的大端朝堂,只会更乌烟瘴气。 我只是想,如果是我,一定会提前预防皇叔的反意。既已决定娶魅族女子为妻,有把柄在先,就一定要在其他方面做到滴水不漏,护得江山和美人周全,不让这样的两难临到自己。 没想到的是,这样的两难,终是临到了我。我这才知道,没有人愿意面临两难,而这些两难,原本就隐藏在生命之中,提防不了也躲不掉的。 交出地图的秘密,换得自己和她的性命……我心中不是没有过动摇的。她一个读书、矜持的女孩子,当众承认喜欢我,甚至为了做实这一点,主动亲吻我,我心中的震惊比深陷险境还要大。苏语凝,我没有看错你,你确实在表面的温和、知进退后面,有勇气和胆识的。为了救我,你不顾一切。在你说你喜欢我的那一刻,我宁愿相信那是真的。在你吻我的那一刻,无从闪避的我,本能的反应还是迎向你……也许这是这一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和你这样的肌肤之亲了。可是,心中的选择还是那么清楚。我只能大声说:“可我不喜欢你。”一言既出,眼泪就留下来了。 父皇当年的心情,我终于懂了。这个天下可以不是我的,但不能因为我而落入居心叵测之人之手。既姓了牧云,就要守护好这个江山,没有选择。 平生第一次,我后悔生在帝王家。 苏语凝,如果你不能平安,我只能随你去了。 “这我就放心了。”他的声音响了起来。 此时,虽然心已碎,虽然刚才她看向被围攻的他时关切中又含爱慕的眼神刺痛了我,我还是要感谢还有寒江。 “苏语凝,此后一生你是我的,你的一生就由我来保护。”寒江说。 寒江,我但愿你不会和我一样面临这样的两难,我但愿如你所说,无论牧云的天下还是穆如的荣耀都与你无关,你就是那个混迹市井浪迹天涯的孤儿,可以不为天下事牵绊,只守护苏语凝一人。 寒江,未来岁月还长,不知前路如何,你今日即说出此话,来日你一定要做到。 寒江,如果你负了我的苏语凝,我一定不会饶过你。

4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2)

添加回应

九州·海上牧云记的更多剧评

推荐九州·海上牧云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