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7.3分

搜索2

或许未来很美丽
2017-12-03 15:11:16

搜索2 第一天 今日事件“经警方证实,前段时间的‘墨镜姐’叶蓝秋于昨天下午自杀,本台记者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并采访了叶蓝秋的前老板沈流舒。请看画面(此处接搜索结尾处的报道)” 莫小渝开着跑车消散在乡间的小路上。 杨守城在网上开通了“蓝秋绽放”的微博。 第二天 网络上一片骂声,声讨是电视台逼死了人。 第七天 今日事件“据警方证实,叶蓝秋死前已处于淋巴癌晚期,而不让座事件发生当天正是叶蓝秋从医院得知病情的归途中,身体和心里都受到极大的打击。而本台记者陈若兮报道时并没有深入去了解当时的情况,并且叶蓝秋于第二天做出的道歉视频也被陈若兮暂存一直未公布。陈若兮本人经调查曾利用公共资源捞取扣,并据知情人爆料,陈若兮和此次事件的叶蓝秋老板沈流舒的妻子莫小渝交往甚密。本台领导已做出决定,将陈若兮开除,并对这种不顾职业道德报道的行为表示谴责。本台对于叶蓝秋的去世深感遗憾。下面是叶蓝秋的道歉视频。” 沈流舒办公室“居然又提到我的名字了,呵呵,我沈流舒难道还不够出名么?”,张沐“要不要我去打声招呼?”,沈流舒“算了,出名也分好坏嘛,看看再说,我们公司的知名度说

...
显示全文

搜索2 第一天 今日事件“经警方证实,前段时间的‘墨镜姐’叶蓝秋于昨天下午自杀,本台记者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并采访了叶蓝秋的前老板沈流舒。请看画面(此处接搜索结尾处的报道)” 莫小渝开着跑车消散在乡间的小路上。 杨守城在网上开通了“蓝秋绽放”的微博。 第二天 网络上一片骂声,声讨是电视台逼死了人。 第七天 今日事件“据警方证实,叶蓝秋死前已处于淋巴癌晚期,而不让座事件发生当天正是叶蓝秋从医院得知病情的归途中,身体和心里都受到极大的打击。而本台记者陈若兮报道时并没有深入去了解当时的情况,并且叶蓝秋于第二天做出的道歉视频也被陈若兮暂存一直未公布。陈若兮本人经调查曾利用公共资源捞取扣,并据知情人爆料,陈若兮和此次事件的叶蓝秋老板沈流舒的妻子莫小渝交往甚密。本台领导已做出决定,将陈若兮开除,并对这种不顾职业道德报道的行为表示谴责。本台对于叶蓝秋的去世深感遗憾。下面是叶蓝秋的道歉视频。” 沈流舒办公室“居然又提到我的名字了,呵呵,我沈流舒难道还不够出名么?”,张沐“要不要我去打声招呼?”,沈流舒“算了,出名也分好坏嘛,看看再说,我们公司的知名度说不定蹭的一下更上一层楼呢,哈哈” 第八天 杨守城对着“蓝秋绽放”的微博发呆,看着有几条回复,对叶蓝秋表示歉意,也有对网络暴力的不满,对社会的谴责。 “HELLO ,MOTO ……”一阵电话铃声。“喂,哥,你有没有看新闻?”是杨守城的妹妹杨佳琪,电话里充满了不安。“怎么了,你知道我现在不关心那些”,“不是,哥,这次是……是若兮姐,网上都在骂她呢,我担心,担心她会成为下一个叶蓝秋……”。 杨守城一阵恍惚,看着手边的电话犹豫不决,直到电话接通的那一刻,他好像被吓了一跳,电话里传来陈若兮焦躁的声音“喂……”,“若兮,是我……”,“啊,杨守城啊……怎么了?”“你有没有上网?现在网络上……”“这事哈,我知道,怎么?担心我会成为下一个叶蓝秋,电视台的这帮孙子,卸磨杀驴,翻脸够快的,放心,放心,这些把戏都是我玩剩下的,我能摆平。嗯……你最近怎么样?”“哦,我……还好。”“是么,那个……我现在手头有点紧,你能不能借我点钱?”“啊?你需要多少?”,“十万,当然,我已经借了一部分,你能借我多少是多少?”“你把你帐号发给我,十万我一会儿给你打过去”“十万?你没问题么……太好了,我看我们还是见面吧,我给你写个欠条。”“不用了,你先处理你的事吧。”“那好,等过了这段时间,我尽快还你。” 第九天 电视台。 “喂,领导,是我,陈若兮啊,怎么这刚没几天就不记得我了?”“啊,若兮啊,有什么事么?”“我知道领导您是大忙人。我也没什么事,就是想起来我走的时候有些东西没交待完,也没什么就是点电视台的资料。”“若兮啊,对于你的事我也是尽力了,结果是大家讨论决定的,而且社会舆论你懂的,我也没办法。”“少跟我来这套,大家好聚好散,如果让我没好日子过,那我要你们也吃不了兜着走,我在电视台这么多年,你真当我是白混的?大家如果非要撕破脸,那我也没办法。要死一死喽”“额,若兮啊,你为电视台也付出了不少,我们也想帮你,但大众的无论我们真的控制不了啊。”“你控制不了,我控制的了啊,放心,我不会给电视台泼脏水,还能让电台在火一把,我都安排好了,按我说的做,对大家都有好处。哦,对了,记得把杨佳琪开了,要不然这事成不了。”领导的难为的说:“这不太好吧,她做的挺好的。”陈若兮:“呦,是么?我原来做的可比她好多了。反正你自己掂量吧。”嘟嘟嘟……陈若兮挂断了电话。 第十天 今日事件“对于叶蓝秋事件,据知情者爆料,有重大内幕。在公交车上与叶蓝秋对峙的老人,年轻时因为猥琐侮辱妇女,曾经被严重批斗,而当时批斗者的带头人就是叶蓝秋的爷爷。这一切是命运的巧合还是刻意的阴谋。今日事件会持续关注。” 陈若兮看着电视,嘴角轻挑,“哼,接着来好好发酵吧。”拿起电话,迅速的播了一个号码“喂,小李啊,接下来就看你的了。”电话那头一脸阴险的笑声“放心,钱到位了,效果也保证给你到位。” 第十七天。 网络上又躁起来了,曾经和叶蓝秋对峙的老人的个人信息,还有曾经批斗方面的资料遍布网络。老人名叫李根生,年轻的时候是个理发师,各色各样的人见的多,说话也挺有意思。可惜,当年动乱,不知道被谁给捅上去了,说他借着理发的名字占女人便宜。李根生这下完了,客户肯定有女的,理发的时候聊聊天,开开玩笑肯定有,些比较开放点的也会闹两下,说也说不清。李根生被五花大绑拉着去批斗,还顶着大高帽子游街。 叶蓝秋的爷爷在那个年代也正好是当时负责批斗的一个小队长。至于批斗李根生的是不是叶蓝秋的爷爷就无从查起了。但在网上舆论的轰击下,很多事情就算被发现了,也会被有意的人刻意的掩盖下去。 第二十天 槐树花园五栋1803号。 李根生坐在茶几北面的沙发上,李根生的儿子和儿媳坐在茶几的南面的同一个沙发上,儿子坐下沙发上,儿媳坐在沙发扶手上。 一家人沉默着。李根生的儿子李成林先开口了:“爸,您看现在这城里污染越来越严重了,要不然我们送你回乡下住几天,还是咱老家空气好啊。”说完和老婆林雪对视了一眼。 李根生端起茶杯喝了杯水,长长的舒了口气:“我知道你们想什么?我虽然不太会上网,但现在网上什么样子我也知道。那些人都是闲的无聊,满嘴胡说八道。想当年……” 林雪推了下李成林,李成林低下了头。林雪皱了皱眉说:“爸,咱就别想当年了。就说当下吧,事情现在闹成这样子了,我们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啊。”李根生刚提起来的架势,一下子扁了:“连你们也不相信我。” 李成林:“爸,现在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你没看网上的信息,有些话说的太狠了,我们怕你出事。” “哐当”卧室的门开了,李根生的孙子从里面窜出来冲着李根生喊到:“我真后悔那次叫你去给我开家长会,现在同学们都叫我小流氓,还骂我说我们家根上就没一个好东西。还让我顶大帽子,我这几天没法上学了都。”说要哇哇的就哭了。 所有人都被他的话说愣了,林雪第一个反应过来,走过去,抱住儿子说:“他们都是瞎说的,有证据么?我明天就去学校找你们老师去,这是教的什么学生,一点教养都没有。”李根生的孙子一把推开他妈咧着嘴感喊到:“算了吧,我这都够丢人的了,你就别再添乱了行么?”说完“哐当”又回了卧室,关死了门。 所有人都沉默着,李成林一拍大腿,蹭的站起来说:“这小子,有这么跟爷爷说话的么?我去教训教训他。” 李根生无力的抬了抬手,好像准备了很大的力气,缓缓说到:“算了,算了,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李成林和林雪一同叫到“爸啊……”。 李根生叹口气说:“其实,我也知道,这阵子我去遛弯,买菜,人们对我什么样,我也知道。但哦哦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这根本就是胡编乱造的事情么?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信。我被批斗过,不假。说叶蓝秋的死跟我有关,不假。但说我是预谋陷害叶蓝秋,真特么扯淡。还说她的死就是我一手造成的。还特么居然有人说要让我偿命,我到真想看看谁敢来动手,我好好跟他掰扯掰扯。我……”此刻的李根生气的满脸通红,上气不接下气。 李成林和林雪赶紧扶住李根生,又划拉背又揉胸口的给他顺气。 第二十四天 “HELLO ,MOTO ……”杨守城木木的拿起电话“喂?”,“哥,是我。”,“哦,佳琪啊,有事么?”,电话的另一头杨佳琪声音中充满委屈:“哥,你在哪?我想去找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么?”杨佳琪欲言又止:“没什么,就是想你了。”“过阵子吧,我打算去以前和蓝秋一起到过的湖边走走。对了,若兮的事怎么样了?”“哦,她没事了。”“那就好,没事我先挂了啊,照顾好自己。” 杨佳琪看着电话,电话在手里翻来覆去。又抬眼看着电脑,网上对李根生的评论愈演愈烈。杨佳琪有种不好的预感。 第二十六天 陈若兮:“喂,小李啊。你们干的真棒,尾款我这就给你们打过去。你们也可以收手了。”,小李:“收手?我们前几天就撤了。现在网上没有我们的人了。怎么样?姐,这效果满意吧?下次有事记得找我们,合作愉快啊。” 陈若兮放下电话,愣住了。突然打了个冷颤,迅速的打开电脑,看着网络上的评论,心里冒出一阵钻心的寒意。她捂住了嘴,一边使劲的搓着脑门,一边在屋子里来回走。陈若兮站定,慢慢的拿起电话:“喂,小李啊,是我。我看网上现在对李根生的评论有点狠啊。你知道的,他只不过是一个替代品而已,我这事儿已经过去了,关于他的信息,你们能不能给撤一下。”小李兴奋的说:“行啊,姐。没问题。”陈若兮心里释然了些,笑着说:“那谢谢你们了。”小李说:“姐,你看你这哪的话。您这也是回头客了,这次给您便宜点。”陈若兮手扶着额头:“啊?这,这,就当帮个忙呗。”小李:“姐,这跟你那次一样,是典型的危机公关。我们就是干这个的,帮忙?你这不是开玩笑么?”陈若兮有些生气:“可,我跟他非亲非故的,我出哪门子钱啊。。”小李:“那就算了,既然你跟他非亲非故的你操哪门子心啊。”陈若兮被他气的想骂人,刚张口:“你……”。对方已经挂断了。 陈若兮走到窗户前,看着正低头玩着手机的人,正在电脑键盘上敲打的人,点燃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第三十五天 韩国女星崔真实,在住所浴室上吊自杀,终年39岁。 第三十七天 沈流舒:“看来这段时间的舆论对我们还是有力的,我们的人才培养计划得到了投资者的认可,有大合作要来啦。我沈流舒的事业又要上一层楼了。”张沐高兴的笑着:“老板英明,厉害。”沈流舒:“来,干一杯。”,张沐双手举杯轻轻的和沈流舒碰了一下。沈流舒一手举着酒杯,一手插在裤兜里,站的笔直:“莫小渝有下落了么?”张沐放下酒杯,恭敬的回答到:“有了,就在附近一个度假村。”沈流舒摇晃着酒杯:“我沈流舒想要的女人还想跑?给我安排下,我下周去一下。” 六个月后 “哥,这些钱你真的不打算捐了么?”杨佳琪有些疑惑的说,“我知道叶蓝秋的遗言。但我想把它用到别的地方。我要成立一个‘反网络暴力联盟’让那些躲在屏幕后面的网络暴力者付出代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搜索的更多影评

推荐搜索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