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戏 村戏 8.1分

集体意识下的人性

Tima少女
2017-12-03 10:31:29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导演郑大圣无疑是电影界的一股清流,始终秉持对艺术片的忠诚态度,不卑不亢的坚守自己的创作,新作《村戏》可谓是今年国产电影的一大惊喜。对于这部影片,导演的意图十分明确,关于时代体制下所衍生的悲剧,关于社会意识形态下被碾压的人性,关于集体利益下个人的牺牲和毁灭。

故事发生在80年代初,改革开放的春风将人们从十年的桎梏中解放,村落里关于一个“疯子”的前尘往事,在唱村戏和期待分地的热潮里被重新揭开。文革期间,奎生负责为公社土地“看青”,赶跑偷吃花生的孩子时失手害死了自己的女儿彩云,这一悲剧反被大肆宣扬成“为保护集体财产大义灭亲”,奎生被当成正面典型。为给村民换来次年的救济粮,奎生被迫站上台宣讲自己的“壮举”。为女儿盖棺前的“不要再投胎回来了”是奎疯子的清醒前的绝望,在扭曲的意识形态下奎生的精神世界被撕裂了,变成了奎疯子。十年过去了,奎生的牺牲已然被众人遗忘,为顺利分地、承包奎疯子的“九亩半”,村人打着为奎生好的旗号,将其捆绑送上前往精神病院的吉普车。吉普车上的奎生悲伤的让人绝望,泣血般吐出的“彩云,回来,爹给你洗脸”将整部影片的情绪推向至高点。如果说悲剧的发生仅源于时代体制,那么奎生

...
显示全文

导演郑大圣无疑是电影界的一股清流,始终秉持对艺术片的忠诚态度,不卑不亢的坚守自己的创作,新作《村戏》可谓是今年国产电影的一大惊喜。对于这部影片,导演的意图十分明确,关于时代体制下所衍生的悲剧,关于社会意识形态下被碾压的人性,关于集体利益下个人的牺牲和毁灭。

故事发生在80年代初,改革开放的春风将人们从十年的桎梏中解放,村落里关于一个“疯子”的前尘往事,在唱村戏和期待分地的热潮里被重新揭开。文革期间,奎生负责为公社土地“看青”,赶跑偷吃花生的孩子时失手害死了自己的女儿彩云,这一悲剧反被大肆宣扬成“为保护集体财产大义灭亲”,奎生被当成正面典型。为给村民换来次年的救济粮,奎生被迫站上台宣讲自己的“壮举”。为女儿盖棺前的“不要再投胎回来了”是奎疯子的清醒前的绝望,在扭曲的意识形态下奎生的精神世界被撕裂了,变成了奎疯子。十年过去了,奎生的牺牲已然被众人遗忘,为顺利分地、承包奎疯子的“九亩半”,村人打着为奎生好的旗号,将其捆绑送上前往精神病院的吉普车。吉普车上的奎生悲伤的让人绝望,泣血般吐出的“彩云,回来,爹给你洗脸”将整部影片的情绪推向至高点。如果说悲剧的发生仅源于时代体制,那么奎生——作为时代体制的衍生品,受时代体制碾压的同时,不自主的就携带了时代赋予他的特质:麻木、迂腐,其自身性格的阴暗面即自私也是造成悲剧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影片中的老鹤、支书、村人,很难去评判他们的好坏,人性的光辉以及阴暗面在他们身上都能够被解读。戏中戏的演绎成为整部电影的内核,《钟馗打鬼》奎生接近清醒之时,老鹤的一句“钟馗打的不是鬼,是自己的闺女”将奎生推向万丈深渊,紧接着对支书嘱咐道:“还是送走吧,别为难奎生”,人性的复杂我们无法解答。支书和小芬是影片中仅剩的奎生的维护者,但他们身上微弱的人性光辉在整体意识形态打压下,仅是螳臂当车式的存在,支书最终还是违背了对奎生许下的承诺,默许村民将其送往精神病院,小芬的拼命维护终也无法改变大局,能做的仅限于坐上开往精神病院的吉普车送奎生一程。奎生的儿子树满,是奎生悲剧的受害者,又是奎生悲剧的刽子手。在奎生的阴影下树满受到村民的不公对待,隐忍过后树满在九亩半中端起长枪,随着一声枪响与奎生完成了一场父子的时空对话,自此树满被集体意识形态同化,并亲手将奎生送上了前往精神病院的吉普车,临行前车后玻璃上同时映照出两人的脸:车外树满的冷漠与车内奎生的绝望。山谷间开始飘雪,吉普车驶离村落,喇叭中广播着各家各户分地的消息,奎生也在春节的喜庆中开始了他的大雪纷飞。

郑大圣说:“这个电影里没有坏人,也没有无辜的人”,相对于大恶与大善,《村戏》中多数人的中庸之道也许更引人发思。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村戏的更多影评

推荐村戏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