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 琅琊榜 9.1分

琅琊榜(续)

安宁
2017-12-01 19:28:27

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久到飞流自己都忘记了大梁国已是几朝改朝换代了,久到人们说到萧景琰,都唤作了先皇.

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久到远方再也没有故人的消息传来,霓凰姐姐,大叔,他们都去哪了?

庭生说,他们去了和苏哥哥一样的地方.

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久到那烦人的蔺晨也不再缠着戏弄他了,

只记得几年前,他这个蒙古大夫,好像也生病了,拉着他去了庭生家里,把他交给了庭生,便再也没归来过.

他们每个人都是这样的

再也没有归来过.

“我很乖的,为什么苏哥哥还没回来?”

少年弟子江湖老,曾经的江湖少年的两鬓也长出了白发,站在梅长苏的墓碑前,一年又一年,时间与他,似乎失去了意义,他还是那样,把玩着花,又小心翼翼的给放了回去.

曾经孩童的庭生已是当上了祖父.

如何的大梁,没有人再记得上一辈子的恩恩怨怨,岁月流转,那一辈的事情,也只存在于庭生的些许记忆中了.

可庭生说,他们一直活着,在他心里活着,赤焰军是不会死的.

【我听闻你仍守着这孤城.】

又一年,大寒的冬天,垂垂老矣,不复少年的飞流还是站在梅长苏的墓前.

“苏哥哥,

...
显示全文

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久到飞流自己都忘记了大梁国已是几朝改朝换代了,久到人们说到萧景琰,都唤作了先皇.

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久到远方再也没有故人的消息传来,霓凰姐姐,大叔,他们都去哪了?

庭生说,他们去了和苏哥哥一样的地方.

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久到那烦人的蔺晨也不再缠着戏弄他了,

只记得几年前,他这个蒙古大夫,好像也生病了,拉着他去了庭生家里,把他交给了庭生,便再也没归来过.

他们每个人都是这样的

再也没有归来过.

“我很乖的,为什么苏哥哥还没回来?”

少年弟子江湖老,曾经的江湖少年的两鬓也长出了白发,站在梅长苏的墓碑前,一年又一年,时间与他,似乎失去了意义,他还是那样,把玩着花,又小心翼翼的给放了回去.

曾经孩童的庭生已是当上了祖父.

如何的大梁,没有人再记得上一辈子的恩恩怨怨,岁月流转,那一辈的事情,也只存在于庭生的些许记忆中了.

可庭生说,他们一直活着,在他心里活着,赤焰军是不会死的.

【我听闻你仍守着这孤城.】

又一年,大寒的冬天,垂垂老矣,不复少年的飞流还是站在梅长苏的墓前.

“苏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哪?”

飞流至今不明白死亡的真正含义,只觉得,他们总有一天会回家接他的.

“我想吃饺子了.”

他想起那个新年,和苏哥哥他们一起吃的饺子,那是他这辈子吃过最好的饺子.

庭生从远处步伐阑珊的走来 :“飞流,吃饺子了.”

庭生明白,岁月对于飞流来说,没有任何意义,他永远留在了他自己的岁月里,留在了50多年前.

【有一天晚上,梦一场,你白发苍苍,说带我流浪,我还是没犹豫,就随你去天堂.】

飞流病了,病的很严重,在床上晕了几天几夜,大夫都说,回天乏术.

直到又一个雪夜,他醒了,他什么都没说,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要去见苏哥哥了.”庭生含着泪点了点头,送他去了梅长苏墓前.

飞流第一次,话很多,和庭生在墓前说了很久很久,久到天都快要破晓了.

清晨的第一缕光照在了飞流身上,斑驳的光影照在飞流的身上,庭生眨了眨眼,好像又看到几十年前的少年飞流.

那时候,他调皮玩着雪球,宗主就在哪里喝着茶,还有晏大夫在旁边唠叨不停,而如今,他安然的躺在雪中,安静的不像话.

他伸出手,朝着光的方向似是要说些什么,庭生凑了过去,只见他笑着,缓缓吐出几个字:“礼物....”

他的手随着那二字落下,再也无声.

庭生哭着抱紧了飞流,不知是欢喜还是悲愁.

“你终于不用再等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琅琊榜的更多剧评

推荐琅琊榜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视剧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