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梦乡 金色梦乡 8.5分

黑得发亮的世界

Rabwe
2017-12-01 09:55:02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最近这个国度,就像那篇不可思议的科幻小说,被荒诞与不可能折叠起来。罪与罚得不到回应,愤怒不能制止愤怒的时候,所有人都变成一个参与的噩梦。

发现伊坂幸太郎的书和电影,是在同一个时间。讲故事的艺术和取景框的游戏一不小心结合在一起,这些被评价为由堺雅人、金城武主演都带不动销量的剧作里,每一部都有着巨大的彩蛋,你要小心翼翼的看到结尾,才能撼动那些一开始就发生的罪恶与失望。

痴汉去死吧!

如今超级英雄的戏码,在各国都是大行其道的。喜欢超能力,打不死,悲壮又爱国,无论是拯救人类还是突破重围,那些飞天遁地的肾上腺就在电影院的幻象里被无限激发了。

《金色梦乡》取自披头士的歌曲《Golden Slumber》,他的香港译名《宅配男与披头四摇篮曲》更能说明这个故事的真谛。由堺雅人饰演的快递小哥,在国家首相回乡巡游的一天里,命运急转,开启了他加速逃亡的道路。

多人物,多场景,多视角的非线性叙事会让你体验一场力比多的冒险。“顺流而下”是伊坂故事的特征,因为生命的蝴蝶效应,而抖动了一系列剧情的开展,每个人都必不可少,有着自带的任务和技能,帮助我们那看起来一无所用的男主角顺利闯关。听起来

...
显示全文

最近这个国度,就像那篇不可思议的科幻小说,被荒诞与不可能折叠起来。罪与罚得不到回应,愤怒不能制止愤怒的时候,所有人都变成一个参与的噩梦。

发现伊坂幸太郎的书和电影,是在同一个时间。讲故事的艺术和取景框的游戏一不小心结合在一起,这些被评价为由堺雅人、金城武主演都带不动销量的剧作里,每一部都有着巨大的彩蛋,你要小心翼翼的看到结尾,才能撼动那些一开始就发生的罪恶与失望。

痴汉去死吧!

如今超级英雄的戏码,在各国都是大行其道的。喜欢超能力,打不死,悲壮又爱国,无论是拯救人类还是突破重围,那些飞天遁地的肾上腺就在电影院的幻象里被无限激发了。

《金色梦乡》取自披头士的歌曲《Golden Slumber》,他的香港译名《宅配男与披头四摇篮曲》更能说明这个故事的真谛。由堺雅人饰演的快递小哥,在国家首相回乡巡游的一天里,命运急转,开启了他加速逃亡的道路。

多人物,多场景,多视角的非线性叙事会让你体验一场力比多的冒险。“顺流而下”是伊坂故事的特征,因为生命的蝴蝶效应,而抖动了一系列剧情的开展,每个人都必不可少,有着自带的任务和技能,帮助我们那看起来一无所用的男主角顺利闯关。听起来仍然是老套的,对于堺雅人饰演的快递小哥青柳而言,“他人的信任就是最大的武器”。

比起脑洞与运气齐飞的多米诺式的奇想剧情,《金色梦乡》要讨论的国家机器与个体命运的对峙反而更耐人寻味。荒诞的反面是合理,对于青柳和观众而言,重要的不是平日的秩序被打破了,而是所有的“失常”都变得合理起来。发生在他身边的爆炸案、被宛如杀手般的警务人员锲而不舍地追逐、又随时掉进地下的城市暗道去逃生,一切都精准地脱离正轨,又如常的发生着。国家是最大的阴影与黑洞,而人民是想象和弥勒的笑。

讽刺的艺术是十分明显的,群体的恶意与个体的善良在片中像重力锤一般左右摇摆。奉行权利的公职人员们只服从于命令一说,他们并不管青柳作为何许人也,香川照之大叔饰演的警队老大冷面阴邪,带领国家警察与特务杀手掀起追逐。另一边的青柳阵营里,除了他大学快餐文化协会里的好友、已嫁做人妻的初恋、同事快递小哥,还有那被悬赏的连环杀人,整容的女明星,医院中的地下道大爷…….一系列小人物靠着人民的智慧,协助青柳冲破重围,他们反而是真正的大市民。就像青柳爸爸对着电视台的广播叫嚣:他从出生开始我就认识他,所以我相信他!

“人们喜欢看到英雄形象的陨落。”

这部涂抹了黑色幽默的追捕与逃荒记,就是从我们热爱的英雄开始的,一个“了不起”的小人物被命运击中了,与其说他在逃跑,不如说他在“创造”。在古典主义的叙事风格里,拥有着一种“叙事的冒险”,设置障碍,打通破关。经典的“最后一分钟”的营救则来源于格里菲斯的追逐电影,大家在闪回的蒙太奇里体验着惊喜。

在伊坂津津有味的故事里,这种复古的冒险叙事仍在继续,接受了“逃跑”任务的青柳在每一次侥幸离开的同时,都会触动一个记忆的机关。蒙太奇则在记忆与事件之间来回往返,金色的梦乡正是存在于那些美满的过去和荒诞的现实中。这趟旅程,就像为了每天配合当晚的梦,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睡觉。

他明明逃走了,但他又算真的成功逃走了吗?

人生的正义性是什么,最终都没有人能知道答案,可能唯一有效的,不过是像青柳爸爸那样,在你的暑假作业上,写上“痴汉去写吧!”

温柔的颤栗

“春天从二楼跳下来了。”

遵循伊坂一贯的花招,用一则莫名奇妙的台词开始了剧情的发展。在他的另一部经典改编电影《重力小丑》中,少年强奸、弑杀生父、连环纵火,这一系列骇人听闻的罪恶以一种“温柔的”方式展开了。所有被害者皆像春天落下的花蕊,夭折在生活的路中央。

法学出身的伊坂,反而几乎没在他的故事里相信过法律和秩序。相反,以犯罪开启的冒险里,常人只有通过奇想的破关,才能完成心之所愿。法律躲不开变坏的人,在电影的恶意里,看似带有一种超现实的原罪。无来由的恶与十分刻意的善,他们一再提高文明的尺度,也总是突破犯罪的界限。

片中弟弟“春”与哥哥“泉”共用了一个英文名字“Spring”,他们有同一个母亲,但弟弟“春”的父亲是个强奸犯。这宗未成年犯罪里,到最后,恶魔仍然被放出来游走在人间。与《金色梦乡》中层层叠叠的机关式犯罪不一样,《重力小丑》将这种犯罪的复杂性加深,里面倒入了无知、欲望、自我憎恨与解救,谁是真正的犯人,谁又是无辜的幸存者,都软绵绵地坍塌成一团难以解开的谜。人性的恶来源于善的柔软,而纯粹的善也会激发极限的恶。

从纵火案开始,追寻真凶也追寻自我,最后由谁处置凶手,这些颇有侦探元素的情节一步步串起叙事。家庭的真相也在被步步拆解开来。在频发纵火案幕后,哥哥泉终于从跟踪狂少女夏子口中得知凶手是春。以犯罪警示犯罪,是春对于生父的暗示,而用遗传因子向哥哥传递若隐若现的提示,则是一种无边的挣扎。“大火有净化的作用”,谁才是真正的恶魔?

破坏的秩序,有时就是失常的基因,修补困难重重,“正义”更多时候只是一个抽象名词而已。人要如何抵抗无妄之灾里,产生的犹疑与过错,像一团令人窒息的棉花。在片中,关于“重力小丑”的真正解释,是想告诉我们,所有的心碎都会藏在,那克服了地心引力,小丑在高空杂耍中出现的笑容里。

伊坂幸太郎的故事,总会有一种温柔的颤栗。

超现实寓言

伊坂和中村义洋的合作算是最多,滨田岳、大森南朋、冈田将生等也成为这几部改编剧里的固定面孔,作为日本的人气作家,包括《金色梦乡》、《重力小丑》在内,《死神的精度》、《鸭子和野鸭子的投币式自动存放柜》、《鱼的故事》、《洋芋片》等都是他的影视改编作品。从小说的惊奇,跳跃到影像的迷雾,伊坂幸太郎的小说题材多样、多样、复杂,他一直在用幽默轻盈的笔锋,去书写那些严肃罪恶的命题。从每一部剧集里那些意象之物,小丑、雨男、蚱蜢、存放柜、朋克…… 生活捕手般地抓取了那些腾飞的小尘埃,开启一宗宗连环叙事。

“如果有被车压的狗,一定要去救;如果有逃走的女人,找到天涯海角也一定要找到;如果有想要的书,就算袭击书店也要得到。” 杀人犯与救世主都是常客,不可依赖的国家与充满智慧小民斗智斗勇,伊坂的故事就是在那条场常走的路上设置障碍,兜兜转转,通向“超现实”的结局。

另一方面,改编电影后,相比起文学文本,虽则在想象上可能被具象的限制了,但音乐的现身,带来了别样的感受。《金色梦乡》中的Beatles的Golden Slumber,《鸭子和野鸭子的投币式自动存放柜》的上帝之音Bob Dylan,还有《鱼的故事》其实有另一个名称,就叫《一首朋克救地球》,而里面反反复复出现的关键音乐,就是逆鳞。属于声音的故事,同样穿梭在伊坂的电影里。

在伊坂的电影中,无论是文学、影像甚至是音乐,我们不止遇见了一种奇幻的想象,可能还看到了那些黑得发亮的现实寓言。

本文首发于奇遇电影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金色梦乡的更多影评

推荐金色梦乡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