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跑线 起跑线 8.0分

你以为不能输

獨孤島主
2017-11-30 23:33:50
在月光集市经营服装品牌店的拉吉和米塔夫妇拥有童话一般的恋爱史:当叛逆的设计才女米塔为订制服装的露背尺寸犯愁的时候,服装店主儿子拉吉是第一个,可能也是唯一一个支持她的人。敢为天下之先,不计较世俗眼光,这份坚毅成为他们爱情的定海神针。当夫妇二人遇到女儿皮雅应该入哪所好学校的问题时,拉吉一如既往站在妻子一边,妻子说,要排名前五的学校,要为入学而搬家,要不惜代价让孩子有最好的辅导,甚至亲身接受训练,以便面对入学的家长面试。

所有一切,拉吉都依足夫人,也在不知不觉中,落入了真正的心魔尘网之中。《起跑线》正是将横亘在几乎全世界家长面前的教育问题放在明显位置来进行叙事的作品,与世界上其他国家有所不同的是,在印度,种姓制度的惯性仍然主导着万千家庭的下一代受教育的机会,这也是印度电影从过去到现在一以贯之申发的主题。这种抒发并不因电影身处宝莱坞商业体制而有所削弱,远在1950年代的《流浪者》,近则新世纪的《三傻大闹宝莱坞》,无不是直抒胸臆之作。但《起跑线》显然并不准备沿着前辈的路子再说一遍,影片中一家人心心念念所要争取的所谓更高的起点,是以英语为首要语言而非印度语的学校。对经济富足,但文化阶层相对较“低

...
显示全文
在月光集市经营服装品牌店的拉吉和米塔夫妇拥有童话一般的恋爱史:当叛逆的设计才女米塔为订制服装的露背尺寸犯愁的时候,服装店主儿子拉吉是第一个,可能也是唯一一个支持她的人。敢为天下之先,不计较世俗眼光,这份坚毅成为他们爱情的定海神针。当夫妇二人遇到女儿皮雅应该入哪所好学校的问题时,拉吉一如既往站在妻子一边,妻子说,要排名前五的学校,要为入学而搬家,要不惜代价让孩子有最好的辅导,甚至亲身接受训练,以便面对入学的家长面试。

所有一切,拉吉都依足夫人,也在不知不觉中,落入了真正的心魔尘网之中。《起跑线》正是将横亘在几乎全世界家长面前的教育问题放在明显位置来进行叙事的作品,与世界上其他国家有所不同的是,在印度,种姓制度的惯性仍然主导着万千家庭的下一代受教育的机会,这也是印度电影从过去到现在一以贯之申发的主题。这种抒发并不因电影身处宝莱坞商业体制而有所削弱,远在1950年代的《流浪者》,近则新世纪的《三傻大闹宝莱坞》,无不是直抒胸臆之作。但《起跑线》显然并不准备沿着前辈的路子再说一遍,影片中一家人心心念念所要争取的所谓更高的起点,是以英语为首要语言而非印度语的学校。对经济富足,但文化阶层相对较“低”的拉吉夫妇来说,显然并未能够跻身随口“官话”的群体。尽管曾经有笑话说印度人将自己口音的英语视为英语中的名门正派,但以语言区隔教育等级的事实,正如影片中对白“在印度,英语不仅是一门语言,而是一种‘阶级’”一样,决定了受教育者的未来,包括工作与阶层变动的有机互动关系。

影片中的夫妇两人不断提点对方对某些字眼的英文拼写是否熟悉,一针见血点明两人作为所谓的“中产阶层”却处于教育竞赛中的较低位置。对中国观众来说,夫妇对女儿的生活与未来无微不至的观照,不啻是中国式“虎妈虎爸”的精准再现。从编剧技巧上来说,《起跑线》花了太多篇幅表现为升学而不断牺牲的紧迫感,却并未注意到,父母与小孩的互动关系,其实最能够为叙事累积情感。因此影片提出了问题,亦只能就事论事地线性走下去,拉吉夫妇最终落入升学的道德陷阱,也最终只能呈现于夫妇之间,而与可爱的皮雅没有太多牵扯。

对种姓制度批判本身的隐匿导致电影后半段几乎成为贫富差距的社会讽喻剧,导演在电影中使用了比较直白甚至不经推敲的“遁入贫民窟装穷求得入学门槛”桥段来推进叙事。存在于虚构出来的“德里文法学院”的为低层次家庭留设的“RTE”名额,在片中完全简化成为低收入阶层的权利。贫民区的人际关系,被经济实力操控得过于紧致,以至于拉吉一家与邻居的关系及互动,几乎完全建立在对于“同是穷人”的身份认同之上,以至于当学校老师前来做调查时,邻居主动为拉吉打圆场,甚至不惜制造车祸来凑出交给学校的“课外活动费”。这些场景颇带些笑中有泪的笔触,但都点到即止,如同最后拉吉身份被揭穿的戏码一样,充满了多而无当的生凑误会,令人物关系始终停留在表层,无法深入进行。

这就是《起跑线》最令人感到尴尬的地方,一方面,影片构建起一个迫不及待的抬升“起跑线”的预期情境,另一方面,又试图通过装穷的闹剧来呈示片中人物的不良心态以及学校或教育制度本身的黑幕及种种问题。前者开门见山、贯穿始末,后者则如同影片想要揭开的急躁心态一样,大赶快上,脱离实际。以比较梦幻的方式警喻社会,得到的效果,显然也只能停留在传奇中。如同今年令中国观众大开眼界的泰国电影《天才枪手》中女主人公最后的自首告白一样,《起跑线》里拉吉在舞台上侃侃而谈认错兼揭批内幕的高潮戏,因为前情铺垫的乏力而仅剩下感人的几个瞬间,这场戏进行过程中的合理性与其心态转变的自然度都值得检讨。成年拉吉在初出场时,是巧舌如簧的店主,这个特点亦未得到发挥,整体来看,拉吉与他的夫人由始至终都为升学的事情牵扯,在道德与前程的纠葛中,却未能充分展示个性,遑论对小孩子性格的塑造,皮雅身上的性格特征能见度几乎为零,还不如他们热情血性的邻居。

但《起跑线》依旧继承了印度电影对社会议题的广泛关注传统,尽管手法稚嫩,却透露出对阶层固化的显在隐忧,从语言与经济入口来审视所涉及的议题,无疑是比较安全,亦比较直白的做法。关键的一点,在比较模糊的性格塑造背后,人物被时代与社会所构成的“宿命”所裹挟而不自知的悲哀反倒得到深刻展现。曾经主演《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并参与多部美剧及好莱坞制作的伊尔凡•可汗饰演主角拉吉,作为深陷全球化影视文化语境的一份子,他在片中反而担负比较保守的角色,这本身呈现的演员/角色身份割裂,也颇能令人有所思考。在影片中,正是这对父母自认为的“绝不低头”引发危机,退一步海阔天空,他们并未能够改变世界,但他们被世界改变,并非一件不幸的事情,这条状似不可逾越的鸿沟,被直接无视的时候,也许正是春风解冻来临的先兆。

纵然这同样可能是一种隔岸观火的“以为”,但有一番浪漫的梦想,有时候不全是坏事。

 

《参考消息网》
29
15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起跑线的更多影评

推荐起跑线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