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克斯就是这么“怼”川普的

Luc
2017-11-30 21:50:44
在报名明年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的26部影片中,皮克斯一家就占了两个份额,相比不温不火的《汽车总动员3》,年底的这部《寻梦环游记》胜算更大。小台灯拿出了擅长的励志牌,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虚构世界”,有文化渊源,有历史背景,有鲜活的人物,更有充沛的情感。

从开创性的《玩具总动员》,到大卖的《头脑特工队》,还有“怪物世界”和“海底世界”...技术上的不断进取,辅佐的是不拘一格的想象力。《寻梦环游记》里的“亡灵”虽非皮克斯原创,但构建得如此有趣,充满了活力和亲和力,还是颇令人惊艳的。在亡灵节那天穿越到亡灵界,那儿有同活人一样的社会秩序,一样的等级阶层,大明星死了还是光彩照人的大明星,穷苦的流浪鬼只配住在肮脏的贫民窟里。走过万寿菊花瓣桥后,就是一个色彩绚烂,细节丰富的新世界,海关、乐队、名流、粉丝,一切都是我们所处社会的投影,身份一一对应,不过是用华丽的衣服遮住了骨头罢了。

这不算最具想象力的,导演李•昂科里奇真正值得称赞的设定,是把亡灵的存在感与后人的回忆度相关联:纪念的人越多,亡灵地位越高;若无人悼念,则如丧家之犬般,连节都没得过。如果一个亡灵被所有人都遗忘了,他就会彻底消失,如



...
显示全文
在报名明年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的26部影片中,皮克斯一家就占了两个份额,相比不温不火的《汽车总动员3》,年底的这部《寻梦环游记》胜算更大。小台灯拿出了擅长的励志牌,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的“虚构世界”,有文化渊源,有历史背景,有鲜活的人物,更有充沛的情感。

从开创性的《玩具总动员》,到大卖的《头脑特工队》,还有“怪物世界”和“海底世界”...技术上的不断进取,辅佐的是不拘一格的想象力。《寻梦环游记》里的“亡灵”虽非皮克斯原创,但构建得如此有趣,充满了活力和亲和力,还是颇令人惊艳的。在亡灵节那天穿越到亡灵界,那儿有同活人一样的社会秩序,一样的等级阶层,大明星死了还是光彩照人的大明星,穷苦的流浪鬼只配住在肮脏的贫民窟里。走过万寿菊花瓣桥后,就是一个色彩绚烂,细节丰富的新世界,海关、乐队、名流、粉丝,一切都是我们所处社会的投影,身份一一对应,不过是用华丽的衣服遮住了骨头罢了。

这不算最具想象力的,导演李•昂科里奇真正值得称赞的设定,是把亡灵的存在感与后人的回忆度相关联:纪念的人越多,亡灵地位越高;若无人悼念,则如丧家之犬般,连节都没得过。如果一个亡灵被所有人都遗忘了,他就会彻底消失,如片中那位病重的老吉他手,歌声一曲,烟消云散,就显得格外伤感。人死为鬼,鬼死为聻,没有灵魂,也没有轮回,这种规律也解释了冥界为什么没有“人满为患”的老问题。
 
“终极死亡”,消失得如此彻底,再也不留痕迹,这种悲伤在《头脑特工队》里已出现过一次了。当乐乐的玩伴“冰棒”渐渐淡去时,观众几近泪崩,那是对童年记忆的挽歌,《寻梦》里则承载了家族的血脉。此处还有一个精妙的逻辑——理论上埃克多等到女儿可可去世后,就能在亡灵界相聚;但如果唯一拥有他记忆的可可去世,埃克多也会从亡灵界消失,二人就无法碰面了。如何在最后一秒想起埃克多,挂出照片,让更多的家人悼念他,这成了全片最大的悬念,可可是连接两个世界的关键人物,这也是影片以她来命名的原因。

最后自然是拯救成功了,这是好莱坞的铁律,亡灵界的争分夺秒,生死相博,到现实中只是唱起小曲,翻开照片,这种落差更叫人欣慰。两个平行世界的交集,一个劫后余生,波澜不惊的大团圆结局,一次次从异域大冒险到平静小生活的转折,《玩具》,《头脑》...皮克斯玩得很溜,唤起了观众内心不甘平淡的遐想。

二十多年前拍《玩具总动员》时,皮克斯是CG第一招牌,如今好莱坞里竞争激烈,左有梦工厂,右有蓝天工作室,前有环球小黄人,后有索尼的吸血鬼们,就连与皮克斯颇有渊源的工业光魔,也拍出了《兰戈》这样的佳作。单论技术储备,皮克斯依然具有明显的优势,《瓦力》里那种半透明的反光质感,别家就做不出来,只要皮克斯愿意,完全可以用数码技术构造一个乱真的世界。可他们还是秉承着“人设卡通,物设逼真”的原则,不去挑战动画界的“恐怖谷”效应。

具体到了《寻梦》里,搭建出亡灵界纷繁的场景,色彩丰富,渲染精细,令人目不暇接,而流畅的动作,人类与亡灵在细节上的差异,更在是内藏功力又不显山露水的作风。影片中的亡灵们“似人又非人”,说人话做人事,穿衣打扮全不落,但仔细辨别,还是能察觉发现他们举止的怪诞,这是设计理念上的区别,依照骷髅的结构来建模,到底与米格那种画烟熏妆的人类不一样。真人的动作显得更加灵活,有肌肉承载的力量感和柔韧性,而骷髅的骨架则显得单薄、僵硬,显得滑稽。

这种经验,也可说是雷•哈里豪森等早期定格特效师留下的遗产,皮克斯的动画师有意去挖掘,去发扬这种笑果,掉下巴,拆手骨,狗叼大腿骨...反正他们早就死了,怎么折腾都行。善用这些马戏团式的笑料,可以冲淡骷髅本身的恐惧感,让亡灵们多了份亲切和人性,也让整部影片弥漫着大家族的温情,符合墨西哥人民祭奠先人的本意。

对于儿童的梦想,皮克斯永远是赞同和支持的,无论这种梦想是延续家族天赋,还是多么的离经叛道,皮克斯在情感都处理得恰到好处,不像迪士尼那般教条。早在《超人总动员》里的一对儿女们,他们的超能力是天生的,从父母那儿继承的,被平庸的世俗价值和严苛的家规暂时压制住了,这点上同《寻梦》里的米格家很像,只不过后者像是隔代遗传,当曾曾祖母一展歌喉时,观众仿佛又看到了又一个超人家族,音乐是他们的超能力,吉他是他们的武器,灵猫则是他们的坐骑,高潮一战自然是群情激荡,心潮澎湃。

在皮克斯这种宽容的态度中,即便是像《美食总动员》里的小米大厨这样“颠覆性”的梦想,最后也能实现。皮克斯有勇气挑战所有的常识,让鞋匠唱歌跳舞,总比让老鼠们管理餐厅容易多了吧。从这个角度来看《寻梦》,就会发现皮克斯在“家族罗曼史”上的挖掘,这两年其实是在向“好声音”这种主流感动上回归。

不过,米格家的“禁令”带有一定的特殊性,这使得他们在小镇上显得另类而古怪,毕竟音乐本身百利而无一害。“我们家大概是全墨西哥唯一不喜欢音乐的吧”,这与其说是传统,不如说是家长制的粗暴管理,不让玩音乐时,祖母就能把心爱的吉他摔碎;等到曾曾祖母金口一开,全家人不论死活,就立马可以载歌载舞了。

当家族的传统与音乐的梦想相驳时,男孩迈出了自己叛逆的脚步,然而迎接他的不仅是励志的掌声,还有一个“偶像坍塌”的大反转。这相似的一幕在《飞屋环游记》里也出现过——卡尔因儿时对飞行的向往,对偶像查尔斯的敬仰,终其一生造了飞屋;《寻梦》里的米格,也是因为对音乐的热爱,崇拜歌神德拉库斯,才任性的留在亡灵界。然而,熟悉此类套路的影迷,早就猜到歌神的真面目,皮克斯的价值观其实很传统,家人永远是第一位的,成长的代价,是颠覆了消费主义的伪装,真正的无名英雄,不需要娱乐至上的光环。

《寻梦》之所以在墨西哥卖出了破纪录的票房,就在于反复强调了家族和血脉,米格身上的音乐细胞,说到底还是继承自曾曾祖父母,歌神哪怕再光鲜,也是偷走吉他的外人。

墨西哥人并不富裕,不过是一家家普通的鞋匠,但他们有自己的文化,风俗,音乐...以及弗里达,与其去崇拜别墅里的大明星,还不如去拥抱自己的祖先,这里有墓园、祭坛,亡灵节,有家族的根。这份守护故土的情怀,也是皮克斯制作《寻梦环游记》的初衷,毫不讳言这是在“怼”特朗普,向他建造美墨边境墙的政策说“不”,主创站在墨西哥人那边,用动画给他们送去同情和支持——美国佬再富有,咱也不稀罕!

Luc
更多影评,请关注了Luc的微信公号“观影手册( Lucfilm )”
6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寻梦环游记的更多影评

推荐寻梦环游记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