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俗小说 低俗小说 8.8分

低俗下的深刻用意

Mr Lake
2017-11-30 17:11:41

昆丁·塔伦提诺,这个名字对于热爱电影的人来说一定不会陌生。他的影片那种鲜明的风格,使得其作品有极高的辨识度。昆丁的影片数量不多,但每一部都具有很高的质量,都能成为脍炙人口的佳作,其中最具有代表性,最能体现昆丁独特个人风格的,当属《低俗小说》这部影片吧。

《低俗小说》这部电影,我看了不止一遍,即使已经对影片的情节了若指掌,但每次观看,影片别具一格的叙事方式和人物形象,还是会带给我极大地观影热情。 《低俗小说》虽然是一部电影,但采用的却是小说一般章回体的形式,把影片分成了一个一个独幕剧一般,而且每一章与每一章之间,并不是简单地按照时间循序的线性叙事,而是像蛇咬尾一样,构成了一个内部封闭的环形。这样的叙事方式,让每一个银幕前的观众,都感到耳目一新。 其实,影片的环形叙事,不单单是吸引观众眼球的噱头,《低俗小说》的非线性叙事,本质上是对体制化、规范化的颠覆。传统类型片在叙事上严格遵循因果关系,也就是呈现出按照时间顺序出现的时间序列。可是《低俗小说》打乱事件出现的时间顺序,形成闭环的结构,是一种对传统类型片的语言的彻底改写。看似无序的事件安排,使得银幕前的观众也不得不参与到影片的二次创作

...
显示全文

昆丁·塔伦提诺,这个名字对于热爱电影的人来说一定不会陌生。他的影片那种鲜明的风格,使得其作品有极高的辨识度。昆丁的影片数量不多,但每一部都具有很高的质量,都能成为脍炙人口的佳作,其中最具有代表性,最能体现昆丁独特个人风格的,当属《低俗小说》这部影片吧。

《低俗小说》这部电影,我看了不止一遍,即使已经对影片的情节了若指掌,但每次观看,影片别具一格的叙事方式和人物形象,还是会带给我极大地观影热情。 《低俗小说》虽然是一部电影,但采用的却是小说一般章回体的形式,把影片分成了一个一个独幕剧一般,而且每一章与每一章之间,并不是简单地按照时间循序的线性叙事,而是像蛇咬尾一样,构成了一个内部封闭的环形。这样的叙事方式,让每一个银幕前的观众,都感到耳目一新。 其实,影片的环形叙事,不单单是吸引观众眼球的噱头,《低俗小说》的非线性叙事,本质上是对体制化、规范化的颠覆。传统类型片在叙事上严格遵循因果关系,也就是呈现出按照时间顺序出现的时间序列。可是《低俗小说》打乱事件出现的时间顺序,形成闭环的结构,是一种对传统类型片的语言的彻底改写。看似无序的事件安排,使得银幕前的观众也不得不参与到影片的二次创作之中,观众们担负起把事件顺序串通起来的责任,而不是像传统类型片那样,观众只能被动地接受导演和编剧给定的叙事顺序之中。

《低俗小说》除了在叙事顺序上的突破,在影片的人物塑造方面,《低俗小说》一改往日类型片中,人物形象容易脸谱化的弊病。影片中的每个角色所呈现出的状态,与其在影片中所扮演的身份,都具有一定程度的反差。在传统类型片当中,人物形象的脸谱化在本质上,是遵循体制对再现对象等级结构的规律。就像人们一提到黑帮的杀手,脑海中出现的形象就是冷酷无情、血腥残暴这样的形容词,但是在《低俗小说》中,黑帮的杀手Vincent和Jules的形象从一开始就颠覆了传统黑帮杀手的形象,他们两个人在车里讨论不同国家对汉堡的叫法、谈论做足部按摩是不是具有色情的含义……两个人的对话听起来就像是两个邻家大叔在闲聊,完全就是我们生活中的普通人的模样。

应该说,在《低俗小说》中,不光是这两个黑帮杀手,其他出场的所有角色,导演对他们几乎都进行了从传统形象中的剥离:黑帮老大平日里杀人如麻,但是孤身一人还是被小混混鸡奸;地下拳手硬朗冷酷,但是面对撒娇的女友还是放下自己的架子……这些人在《低俗小说》这部电影中,展现给观众的首先是他们作为独立的个体,作为实实在在的“人”的状态、形象,其次才是为这些角色所担负的,角色要求他成为的模样。

在这里我突然想起了电影《独行杀手》中,阿兰德龙扮演的那个一言不发的杀手。单就一个杀手的形象而言,不得不说阿兰德龙是一剂行走的春药,干净利落的掏枪、射击,即使被击倒,也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痛苦或者恐惧的神情。但是这么一个杀手的形象,只能存在于荧幕当中,存在在想象当中,现实中我们不可能找到这么一个完美的人。阿兰德龙扮演的杀手,只能是一个符号化的人物。但是再反观《低俗小说》中的杀手,Vincent和Jules在去杀人的路上,和两个上班族没什么区别,而Vincent在最后甚至出现在解手时而被刺杀目标击毙的可笑结局。艺术形象本就是源自于生活中,但是在逐渐发展的过程中,慢慢离我们越来越远。昆丁将个体的一般性与类型电影中的特殊性融合在一起,模糊了艺术形象与生活的边界,不得不说是一种伟大的尝试。

在这里,我还想重点谈谈其中的一个角色——乌玛瑟曼扮演的马沙的妻子,Mia。作为整部电影出镜最多的女性角色,乌玛瑟曼身上有一种独特的魔力。小说家唐德里罗说过一句话,我觉得用来形容乌玛瑟曼最合适不过,“吸引我的总是那些最复杂、最神经质、最难对付的女人,完了,这个女人还拥有性感和美丽。”其实从影片的开头,Vincent和Jules的对话中我们就可以了解到,她是一个危险的女人,因为她是黑帮老大的女人,但同时又是因为这些危险的特质,我们才更加期待、更加向往这样的女人。

当观众们怀着紧张期待的心情,跟随Vincent踏进马沙家门的时候,导演呈现给我们的Mia的第一个镜头,不是什么香艳的身影,而仅仅是一个话筒边的红唇,昆丁通过乌玛瑟曼略带沙哑的嗓音,把观众的心弦撩拨到最盛的时候,才给出Mia的面孔。她的穿着是简单的,白衬衫、黑西裤,但乌玛瑟曼把细节的性感发挥到了极致,裸足、脚踝、解开的三颗纽扣下的锁骨与光洁的脖颈,还有不离唇的香烟……没有一处不让人血脉贲张。真正让人神魂颠倒的,不是彻头彻尾的拥有,而是当你感到自己离她近了、近了的时候,她腰肢一摆又从你指缝间溜走。最著名的是Vincent与Mia两个人跳舞的片段,观众连同角色都沉浸在一种氛围当中,一种彼此明白但又不说破的氛围。

《低俗小说》是对传统的一次突破,其叙事方式、人物的塑造,还有不正经的嬉笑怒骂,都带给观众前所未有的观影体验,尽管其中充斥着脏话粗口,也许这也是影片名为“低俗”的原因吧,但是我们真的感到低俗吗?恐怕没几个人会这样想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低俗小说的更多影评

推荐低俗小说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