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诗社 死亡诗社 8.9分

死亡诗社之飞翔的河南人

年华
2017-11-30 02:02:52

时隔多年回顾死亡诗社,最终还是因为多年间井盖儿周边的际遇变幻,感所未感,闻所未闻,为万念俱灰的尼尔唏嘘落泪。我接受到太多一提到抑郁自杀便嗤之以鼻的论调了,当然是因为没有任何切入点感同身受。

诗社几位成员都很典型,观者多多少少都会找到自己的影子,一个精神健全的人性格表面极其复杂,拿电影中的一面人物来衡量心境中的自我绝无可能,但三四个还是可能足够玩味的:癫狂起来时,真像Charlie,玩世不恭又叛逆至极,似乎世间没有一句fuck you 不能解决的问题;但在从前或者内心深处的我来说,又有Todd的风骨,怯懦到难于开口(这两种秉性的学生的启蒙和指引都是大的教育难题,通常也会承担比较重要的转折。无论是针对电影也好,还是针对他们自身的人生际遇)再者,对于性的追逐,Charlie那么张扬潇洒,而世间欢愉的主流又是Knox那样的纯情——人类对于浪漫的标准,是不可能孤立性爱存在的,在这种简单的爱理之下,人类迸发了最为壮丽的诗篇,我很难想象一位诗作者会是一个性冷淡的人,如果脱离两性(高于狭隘的生物两性),世间还有多少炽热所在。

声色犬马这个词看上去那么地不怀好意,士大夫精神下教育科考的大部分人啊,身体里完全充斥着一种盲目

...
显示全文

时隔多年回顾死亡诗社,最终还是因为多年间井盖儿周边的际遇变幻,感所未感,闻所未闻,为万念俱灰的尼尔唏嘘落泪。我接受到太多一提到抑郁自杀便嗤之以鼻的论调了,当然是因为没有任何切入点感同身受。

诗社几位成员都很典型,观者多多少少都会找到自己的影子,一个精神健全的人性格表面极其复杂,拿电影中的一面人物来衡量心境中的自我绝无可能,但三四个还是可能足够玩味的:癫狂起来时,真像Charlie,玩世不恭又叛逆至极,似乎世间没有一句fuck you 不能解决的问题;但在从前或者内心深处的我来说,又有Todd的风骨,怯懦到难于开口(这两种秉性的学生的启蒙和指引都是大的教育难题,通常也会承担比较重要的转折。无论是针对电影也好,还是针对他们自身的人生际遇)再者,对于性的追逐,Charlie那么张扬潇洒,而世间欢愉的主流又是Knox那样的纯情——人类对于浪漫的标准,是不可能孤立性爱存在的,在这种简单的爱理之下,人类迸发了最为壮丽的诗篇,我很难想象一位诗作者会是一个性冷淡的人,如果脱离两性(高于狭隘的生物两性),世间还有多少炽热所在。

声色犬马这个词看上去那么地不怀好意,士大夫精神下教育科考的大部分人啊,身体里完全充斥着一种盲目的鸡血,和多杆愚蠢的标尺——甚至可以定义一个积分代数式来衡量诗歌的美丽与丑恶。通俗点来讲就是“说服自己说服得多了,那便是真理”。别说那么多人达不到这些虚无的目标,即便达到了,虚无永属虚无,虚无境地不会有任何人任何理由驻足。这里最大的毛病在于,你只知道有目标在这,但这是谁曾给你定下的——不得而知,通常落得一副“命本该如此”的可怜境地,大部分人也就是这样一辈子就过去了,局限于视野或智力上,根本没有机会思考自由的本质。仔细想想,这些鸡血都只是一些高级的政治手段和意识形态加伤于你的,要不就仅仅是你背负的家族使命,家庭特有的处境别无他法,还是那句话,如果马路上清洁阿姨冲你喊“你要逃往哪里”——你一逃了之便是了。但是至亲的人这么喊,你无法回避,所以我还是特庆幸自己父母的开明。

人生本质便是那些声色犬马。尽管人类文明一路凯歌,不乏伟大的事业,伟大的决心,但是老实说大部分人不够格去掺和这些,唯物派那里输出的玩意儿多半基于价值理性,研磨出来的文字通常切入世界的本质,崇尚“立言”,规避功利很难,并且本身作者也都是一些被神明眷顾的人。但是你奋斗过的修罗场,爱过的女孩儿,青春过往那些最值得高歌的,通通都能在洋洋洒洒的诗兴里找到归属,这些是世人平等的。

——致敬万物自由,以及碰壁、牺牲的飞鸟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死亡诗社的更多影评

推荐死亡诗社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