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蜜的生活:分世弥候

放大的夜遇
2017-11-29 23:49:37

膝下黄金,高低都抹平,脐下三寸,往来无白丁,夜把自己灌得通红,却一宿不醉,惊醒的火苗跳出了炉口,吓跑了门缝中守望的星辰,奔月的走廊移步换形,捞月的手相寿终正寝,浮萍的条纹仿佛有言在先,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流水过账,照单全收。 秋的落叶拂了一身还满,囤作冬的被单,参天大树够不着云朵发痒的脚心,雨卸任陪审,风奔走开脱,垂涎三尺非一日之馋,爱到入口即化,爱到出口成章,提纯的手续无式自通,动粗被加权为光复,一切俗语皆成语,活用那永不挂靴的国学。 天狗已满月,旺仔披马甲,梵钟在教堂里栖息,沉静地嗑着时辰,一按快进就变作一口深井,向阳的嘴角把墙角锄平,走私的枕巾免去了找零,入围的选段赶紧增订,美的雕工以呼吸过磅,上可沾边,下可踩扁,怕痒的胳肢窝雪藏着横批——毛将附焉。 症候扮朕,热键另存,五光十色泛滥成灾,额头烫,足底凉,骨头很轻,拖曳的梦漏写了标点,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翘起小拇指续约,伸出无名指验血,借代的参数忙里偷闲,鼓吹那丰收的意面。 春运的驿站外,香奈儿驮着蛇皮袋,口衔一张直奔米兰的黄牛票,排查的便衣跑了龙套,播音员摇号安插无孔不入的广告,睡

...
显示全文

膝下黄金,高低都抹平,脐下三寸,往来无白丁,夜把自己灌得通红,却一宿不醉,惊醒的火苗跳出了炉口,吓跑了门缝中守望的星辰,奔月的走廊移步换形,捞月的手相寿终正寝,浮萍的条纹仿佛有言在先,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流水过账,照单全收。 秋的落叶拂了一身还满,囤作冬的被单,参天大树够不着云朵发痒的脚心,雨卸任陪审,风奔走开脱,垂涎三尺非一日之馋,爱到入口即化,爱到出口成章,提纯的手续无式自通,动粗被加权为光复,一切俗语皆成语,活用那永不挂靴的国学。 天狗已满月,旺仔披马甲,梵钟在教堂里栖息,沉静地嗑着时辰,一按快进就变作一口深井,向阳的嘴角把墙角锄平,走私的枕巾免去了找零,入围的选段赶紧增订,美的雕工以呼吸过磅,上可沾边,下可踩扁,怕痒的胳肢窝雪藏着横批——毛将附焉。 症候扮朕,热键另存,五光十色泛滥成灾,额头烫,足底凉,骨头很轻,拖曳的梦漏写了标点,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翘起小拇指续约,伸出无名指验血,借代的参数忙里偷闲,鼓吹那丰收的意面。 春运的驿站外,香奈儿驮着蛇皮袋,口衔一张直奔米兰的黄牛票,排查的便衣跑了龙套,播音员摇号安插无孔不入的广告,睡在上铺的游客应声为试水的绿藻,一撇一捺间,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裤衩也不是盖的,勾而不结直隶于商数的寄放,赎身的夜完币归朝。 橡皮擦不掉被红墨收编的虚线,引体向上,吹面不寒杨柳风,一半语言都是重复,一切交往都是初逢,扫货的回笼觉开涮了梦的底色,蜜语奇货可居,碎语肇事逃逸,形旁被声旁三振出局,笑貌的顺差四舍五入,修剪一腥的手遮掩活期的立据,报关的昵称更作化名。 希望附着机译的注释,死亡透着冗长的回声,蜡制的舌尖议论着火光,滴水的龙头趁热而圆谎,不情之请包办单双,不眠之夜赞助泳装,右倾的风向并余弦为日抛,天涯何处误芳草,情归何处是故乡,空调的冷气吹了就烧,陌上楼头,都向尘中老。 接种的依赖赔上了底牌,还债的捕快切下了鱼白,订做的面料再纺无碍,剪贴的摇篮转赠非卖,所有的积淀沉在摆摊的舌苔,有口皆杯,满而不溢,不知理解,无论和解,前列腺在周折中闪过导火线,日间交换出气孔,夜间比配迷魂汤,爱的根据地卸装待发,重操旧业; 抓丁的义举十指加冕,寓意的柔光五米折腰,夜的同谋投谙自首,翘尾的直觉分档录取,垂钓的竿头授人以渔,只有那点意思,没有不好意思,且当孑富嫉贫,爱慕的告白误判了假摔的语境,天裁的石榴裙保送了反扒的元音,椅上冒顶,台上通灵,如此易筋,何月正经; 客套的露馅倒装了肤浅,万尤引力普天同庆,停机坪喧作拜占庭,主治的肉麻双关了丝袜,和差化积弦断谁听,许愿池哗作轩尼诗,半票露营到晨曦,旁观而止下不为例,一世婴名望峰息心,欺实马后回头是鞍,惜别那遮阳的绰影,他山之石攻玉舞弊,戏尔威亚,吊死长命; 无霜的冰相在常温下加群液化,无序的病象在设问中加密白化,陪夜的静电把层林尽染的背光录成备忘,台头包婵到户,面具五笔输入,唾沫点尸成金,发条三生有幸,冬天里放的一把火被矫饰成了供暖,中波的单位被出千成了兆赫,其为忍峻不禁,而非粕在眉睫,过往的羡慕翻不了案,终随疑云遣散; 农转非的副本,行文流于脂粉,不服老的报告,中篇致以琼瑶,复员之夜雕琢腿形,华灯初上速溶了陈皮,分子在土里安详,分母在风里飞扬,解龄还须忌龄人,马爹利灌作育儿经,醉翁之意在乎之间,过期的剂量拜了早年,除夕的闹铃在耳边传唤,仿佛来自家的方向,缴械投降; 轻妆飘似舞,凌水欲离尘,望着天空的眼睛比天更蓝,立可白为水肿的日记消灾,美工刀为脱脂的年历剪彩,首发的海报“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时差的调色盘把青与绿混为一潭,停驻的召唤抽掉了垫板,壮行的掐算赖掉了键盘,再生的海报“关上假释之门,晾上不质之证”。叶上初阳难干宿雨,轻描淡写的梦让渡了手谕,弹指都是托辞,点而不破间,势从近视,郑重其事。 第一象限——提纲:稣三起解,十字锈凭吊政审,地对空串烧蛮腰,永恒是光阴上限的牌坊,蹊跷是方圆下凡的内涝,防滑的红毯盖过了斑马线,道成赌局,栋作筹码,倒班的季风化身粉尘的入场券,一副同花顺致敬信仰的挽联,浪漫而浪费,中伏而不愿掉队,或许玩儿完也是种称谓。梦母三迁,相拥的水火共荣了外快与内患,不等式的解大于上当小于上苍,世袭的踪影以劳神之名竞挂儿科,肾虚的天兵以失禁之尊到点施恩,未盖戳的信原地待命,短路的游魂动植而无物,念去去,Just 堵 It,积弱人求分过,主次同素异形,通病发作一呜呼,本该拥有更轻易的幸福。四渡赤水,抢跑不算犯规,马力来者可追,被劳驾的墨镜瞒报了射程,被返点的烟头拿下了指纹,北伐的风儿飘逸地扯平旗语,床与墙都发后鼻音,装到印花无税,装到行赏不贿,装到沟股定理成了兴湿问罪,原来这是迟到的礼遇,把撞衫的人按到一边,各自装睡。四脚朝天,由不得的幸免,X在Sex中设为终端,S不穴无竖,Ex一往无前,爱的系数在应试的小抄上被揉成了盲文,自摸复明,有期徒刑,风流的接力掉棒可惜,高抬贵手多此一举,看那花气球如猪崽般屁颠屁颠地夺门而去,美到立方有幂,丑到配方无根,唯在心的钝角闹中取静。一鞠躬,二进宫,三交公,照相机对焦正红,泡了汤,入了党,缺了氧,打字机回车换行,以浊为烛者在雌浮的请柬上P了一首诗,用三言赞美圣婴,用一语咒骂自己,娓娓而来的反证删去了相认,早安的光驱读不出隔夜刻坏的盘,岸边的沙粒用HB的荤素完形填空,面对那彼岸的惊诧,闻一听多,是创作,还是干活? 第二象限——对仗:冰是打盹的水,冰是坐月子的日子,这里无语夏虫,这里无惧冬泳,与月色比剔透,她在冰窖上狮吼,她在冰刃上列侯,她在冰焰上封后,重重倒影靡靡地对着口型,色的乞讨见笑成交,痴的教唆反话成活,就算听到耳垂结出了冻疮,听到后浪诈死沙滩上,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她是我的,解到套了,喜帕不用红色强调,素绢不以白色下料,捧与棒的马拉松传真了心跳,磨去刻度的秤平身知重不吝赐教,随便短长的吻过继了生肖,怕冷的永夜压岁服下水漂,煎药的手照抄烦与凡的音标,补妆的司仪忘了在轨外读秒,追认破涕为笑是望眼欲穿的讨巧,几经鹊桥,还是栽在那句闷声值勤的"Ciao";我是她的谁,绕口又耳背,皮条不用金色拉练,花翎不以绿色中签,暖与暧的马蜂窝婉拒了自荐,略去目数的棋害喜知损不介沉湎,随便软硬的卧拖运了尿点,贪黑的外卖压哨相中巡边,捡漏的手单挑瑶与谣的阴线,歉收的板凳被安在卦外祭天,追缴消化不良成剩者为王的蓄念,几度扶辇,还得编入那被4整除的闰年;她是谁,想得美,鞋带不用褐色抱团,雪糕不以紫色上款,寤与寐的马赛克凉拌了取暖,憋去字符的序逐日知喘不误杜撰,随便疏密的缝偏袒了募捐,阅兵的菲林压寨赔上后援,减免的手义结赘与骓的项圈,拉钩的半径如同在节外把关,开兑高空作业到杯水之饯的拉环,几遭催还,还没受够那一贯Earth活该的使唤;深爱过谁,一天可抵上一岁,甘蕉果腹怨厨娘,咖啡守夜雇蚊香,牛奶接旨替猫粮,情网的挖坟贴附属了过奖,及物的便函分段踉跄,零和风雅间,性的空难逼着爱的黑匣子连吐Bug,达令的口头禅避开了搓衣板,母与姆的代入串成了冰糖葫芦,扑不着的流萤从门进来,从窗出去,未乳之名在心窍爬起,"Marcellolita"水落归槽,大行其道。 第三象限——问号:昼夜分庭,验算归零,句点难止韵律的阵痛,死理被幽禁成真理的情妇,警笛回味着梦游者的酒精,穿过那些夜的玩偶,站桩的靠椅兜售乡愁,在光的终点,油门与嗓门沉默地重合,哽住了回短的背影,擦过那些昼的道具,四两拨千斤,人约还魂后,肥腻的目光送检而清瘦,该笔带不过的触动,竟只是到此一游。当太过清楚即是糊涂,还有什么可与之入土,当自摆乌龙即是认输,就连Love中的O也反咬了夜的尺度,逢场作戏的拖延,望文生义多病了字眼,那角入仰角、圈于怪圈的心声化作晦涩的歇后语,纸上的修养被内鬼使作回马枪,护犊自罚三杯,荼毒一饮而尽,斯文扫地只在抢拍之间,殊不知,连累也有代沟,活着总要承受,苍白的脸一张就已足够。当诉诸斜率即是距离,负负得正是否又让后会逾期,当色有无中即是衬底,不料Coin中的O亲美而面壁,后来居上的把脉,承让扶手的留白,那些偶尔如数奉还,始于胎记的伟岸把血浓于水省作一根爱过也挨过的点划线,游刃无余的孤独相照不宣,虚晃一枪只在停顿之间,俱往矣,连载也有代笔,惦着方可比拟,属马之欢一鞭就已过隙。当拨乱反侧即是请客,莫非女少惟妙才消得如此没辙,当一关更响即是慢热,辅以Noise中的O曲项向天歌,水来土掩的缓坡,离乡的假期被从轻发落,踏青的童鞋用脚后跟磕醒从不省油的灯,治与冶一衣带水,成人之美驷马难追,立竿见影只在咏春之间,细思量,连绵也有代谢,收着还让罗列,陋室の铭一瞥就已苟且。摇铃之前双手靠背,起立之后面目全非,他者仿佛都在代课,黑板顶上被“熊猫烧香,捻土为香”的标语空袭,厚此薄彼切削了记忆,铁索连舟胜似如履平地,但屈指西风几时来,又不道流年暗中偷换,汹涌的存在嘘寒问暖,浸坏了涟漪的答案,数浪的舵手没听说过晕船。 第四象限——脱稿:贵,莫名地贪了便宜,跪,要命地守到立春,拥挤的寂寞窃一罚十,仿佛全聚缺德便是拔高之才,光怪陆离指点迷津,以赛代练亦龟亦兔,跑到黄袍加身,跑到寸草不生,跑到红尘被左右成了白等,那一刻,遗忘和不愿想起面海结萌,无债可还倾覆了一座城,太多的吻,深浅自分。默许的黑色误入歧途,二郎腿架不住巧立名目,被风吹走的度就此作古,只是这燥热的陌生难除干剩的可能,围观离谱,罚站的酷被盯到醉无可恕,贩独的唇语复述识之无味的教辅,睡不醒的浮云把星空抢注,卸妆的烛火闻鸡起舞,一本正经不是严肃,而是一群路盲被端走夜壶的踌躇。声援了洁癖,满地狼藉,繁衍了贵姓,臭肉来蝇,浑浊的入侵令常形就寝,失物招领见嫌思骑,一绒俱荣费了吹灰之力,吾股丰登颠倒整个世界,只为摆正落锤的倒影,在一夜作响中避重就轻,借阅那望球心叹的互评,搁浅的水货以腐朽为后继有人贺喜,谁也别计较来历不明。泪纵能干终有迹,语多难寄反无词,用手臂遮住半边脸,也遮住了树林的慌乱,用颜料涂抹着朝霞,也涂抹着自己的羞渐,生命只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护膝受了潮,折起引渡的裤脚,花边的垂足落在反向延长线上,如图所示,抱定原来的样子,不忍却坚决。因为有风,云被剥离了定居的可能,欲与愈相向而除,小数点后的三位记作付之一笑的偏好,麻木是仁慈的假条,引申了倦意的忠告,堆放着舔伤的寂寥,空置的掌心阳奉阴招,以后不曾为仿真的以往守孝,行人若无其事地在逆旅绕道,也许有一种得到等于义不容辞的失望。 再一次的日落,终于夜凉,再一次的日出,又要缴枪,帽子不翼而飞,手帕以类洗面,没有安全,没有拒绝,丧与尚各就各位,理还乱时扬汤止沸,出格的“口”字被念想为最后的“#”,恋战的常数确认无误,驮着沉重的秘密负伤而自救,处置那为了失去的拥有。一切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一切都是稍纵即逝的追寻,一切爱情都在心里,一切往事都在梦中,一切信仰都带着呻吟,一切爆发都有片刻的宁静,左手变成玻璃,右手变成铁,甜与蜜亲上加亲,不去重复雷电的咒语,让思想省略成一颗颗雨滴,证明这被疯传的汛情。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甜蜜的生活的更多影评

推荐甜蜜的生活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