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年前的故事——盘丝洞之缘起

陈耳朵
2017-11-29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1.盘丝洞的大鲵

故事总有个起承转合。而这个故事,是这样开始的。

他并不是那只注定生而不同的杰出猴子。石缝蹦出,和尚相救,斗战胜佛的故事并不属于他。平凡如他,又怎会惊天动地。500年了,世世代代,祖祖辈辈,他只是只生活在盘丝洞的大鲵。鲵,两栖动物,身体长耳扁,头部扁圆,眼小,口大,前肢四趾,后肢五趾,生活在山溪中。肉鲜美可食。叫的声音像婴儿,所以俗称“娃娃鱼”。

500年了,大鲵每日的生活简洁单调,波澜不惊。时而发呆看看怪石悬崖,天空星斗;时而于山涧中矫捷舒展,放声歌唱。迎着太阳,望着月亮,日子一过,便也是500年。500年了,盘丝洞一族的鲵小伙正直青春年少,意气风发:各个练身手,习武功,养精力,磨性子。鲵妞们也是忙不停学舞蹈,练厨艺,赋诗词,修妆容。盘丝洞一片祥和热闹的景象。

从小到大,大鲵的理想生活就是和鲵祖师爷你太爷鲵爷鲵父相似的鲵生轨迹:找个门当户对的鲵妞,年轻便生下几个健康活泼的鲵宝宝,祖祖辈辈,生生不息。鲵生可不就是这样吗?平平淡淡,简简单单,这可是大鲵一直想要的。而且对面那户与之定亲之家的鲵小美也是盘丝洞闻名已久的贤惠姑娘,他自然也是欢喜的。大鲵母亲很小的时候就灌输给大鲵什么样的姑娘才能娶进家门,大鲵是温顺且孝顺的,他自然是听从母意。况且从小到大的好基友鲵小二,娶了隔壁据说因为爱情结合的刁钻泼辣的鲵小丽,每日争吵不绝,数次被媳妇揍得惨叫声漫彻整个盘丝洞,也给大鲵提供了最生动的反面教材。所以,大鲵除却学习历练,为将来生活积攒技能外,感情生活也如他所期,岁月静好。


2.相遇

这日,大鲵像往常一样独自在盘丝洞溜达。忽然间看到一个很奇怪的物体:身体似乎由20个体节组成,腹部较长,肌肉发达,分节明显;似乎她的甲壳比较薄,光滑而透明,披着青蓝色的披肩;有5对步足,前3对呈钳状,后2对呈爪状;她额角高高突起,额角上下缘均有锯齿。对于大鲵来讲,这真是一个比较奇怪的动物。盘丝洞的虾族公馆,他也有拜访过,朋友圈也不乏虾类朋友,可是这个物体却非常怪异,说是虾吧,颜色形体似乎证明不是,说不是吧,但模样的确又最似虾类。正在大鲵犹豫踌躇之间,只听到那个物体发抖战栗哆嗦不停的弱弱说道:喂,我快要冻死了,你可以给我点儿火吗?大鲵从小就被教育要与鲵为善,救鲵一命,如造七级浮屠。虽然这个东西不是鲵,但终究还是一条鲜活的生命。于是三步并作两步地到了她面前。

隔远处,大鲵似乎还不知道她是个姑娘。但近了,他便确认了。她两颊红红的,口齿不清,奄奄一息。睁开眼睛看了大鲵一眼,又无力的闭上了。触须也耷拉着。大鲵一时心里发酸:心想,不知道这姑娘属于哪一族,怎么会到了盘丝洞里来;看来她病得不轻,得赶快找个大夫给看看才成。不然死了,岂不是我大鲵也有一份罪过?于是大鲵把她横空抱起,一溜烟往鲵大伯神医那里跑。她似乎很轻的样子,如果是虾类的话,她个头倒是不小,可是在大鲵怀里看起来不免就太小小只了。大鲵低头看了一下怀你的她,眼睛大大的,身材没有小美丰腴,甚至是干瘪。触碰起来似乎也没有肉感,可是不知为何,大鲵碰到她的身体时心忽然间动了一下。可能是她太冷了吧,大鲵想到。于是飞奔到了鲵大伯家。

3.相识

到鲵大伯家时,鲵大伯刚吃完晚餐坐在府邸乘凉。看到大鲵怀里的病患立马又开启摆起了神医的风范和“疯范”。一边给大鲵唠叨着这姑娘病得不轻,医治起来十分麻烦,一边又自鸣得意的给大鲵说,当然只要有他鲵神医在,这世间就没有治不好的病。顺带还给大鲵介绍了一下这个不明物体。原来这个姑娘并不属于盘丝洞。据鲵神医的说法,这个姑娘属于对虾一族:生活在传说中的遥远蓬莱远海一带,属于比较少见的异族虾类;生性比较娇贵,对温度反应比较敏感,不能受凉,需要适宜的温度。而显然如今她误入盘丝洞,这个地方对于她来讲,太冷了,所以她的病也因此而生。

大鲵认真听着鲵神医的话。心里忽然觉得这是500年来,生活中第一次有了一丝异样的色彩。他说不出来那是什么。可能几百年来一直就在盘丝洞日复日,年复年。生活太单调了吧。吃饭,锻炼身体,练习本领,和小美拍拖,给鲵妈做点家务,似乎生活像白开水一般。而这个神秘的姑娘,似乎今日给她开启了一扇独特的大门,现在虽然只有一丝缝隙,他的心早已迫不及待想去看看那扇门后面到底是什么。

于是接下来数月,大鲵基本上是一有闲暇就往鲵大伯家跑。每天都带来一些鲵大伯说的这个小姑娘能吃的东西,比如一些水草,一些大鲵亲手做的肉饼。虽然小姑娘一直没有苏醒过来,不能享用,但大鲵仍旧乐此不疲。一日,大鲵习练完来到鲵大伯家。推开门,只见姑娘坐在病床,两眼望着推开门的他。她说:你好,谢谢你救了我,你可以叫我小对。

4.相知

她声音干脆而爽朗,并不似一般的姑娘。语气中透露着果敢和倔强,缺乏女生的温情和柔弱。可不知为何,大鲵觉得害羞和尴尬。他笨拙的摸摸头,不敢直视她的眼睛,但嘴巴上还是假装很潇洒的说,没事儿,小事一桩,你叫我大鲵就好了。就这样,大鲵依旧每日过来看望病床上的小对,唠嗑瞎掰,或者送她些吃的,或陪她在鲵伯的种完药草的后院散步,一连数月。

一日,大鲵又来看望小对,刚好来了其他病鲵,鲵伯吩咐大鲵带着小对出去溜达溜达。在病床上躺久了,不觉外面已经春光明媚,百花争艳。看到万紫千红,芳香扑鼻,大鲵一时忘情唱起小曲来。小对却也是个及其放得开的姑娘,随着小曲跳起舞来。说实话,她跳的并不好,没有小美的身姿和舞艺。可是脚步上却是那种和天地自然融入一体的肆意和自然。而且她爽朗的笑声和明亮的眼睛,在阳光底下,让大鲵一时恍惚。

她停下舞步,小小的身躯跳到大鲵面前,望着他说:大鲵,你唱歌很好听,我喜欢你。


5.纠缠

什么?!大鲵大大的嘴张得老大,小眼睛也鼓得圆圆的。歌声戛然而止,大脑一片空白。小对跳到大鲵怀里,触须碰到了大鲵的脸,小小的嘴贴在了大鲵脸上。大鲵心跳加速,感觉快要窒息。此刻他陷入一片混沌。

小对亲了大鲵的小眼睛,扁扁的额头,大大的嘴巴。触须碰到之处,有一种酥酥的,麻麻的感觉。大鲵和小美虽然拍拖许久,也有过牵手、拥抱和接吻,可是这是他第一次知道原来亲吻的感觉是这样美好,原来抱着一个女子心跳会这么迅猛。好像世间万物都变了样,甚至和他没有了任何关系,此刻,他的眼里和心里只有小对。他忽然间觉得,也许,自打第一眼看到小对,那种悸动和心跳,原本就是作为一个男子最真实的反应,不是吗?他想占有她,完完全全占有。

大鲵回应着小对,手抚摸着她光滑的甲克,紧紧搂着,似乎要融入一体。小对说:大鲵,你喜欢我吗?她用钳子夹住他,嵌入他的身躯,好像要把他撕碎一样。大鲵感到了身体的疼痛,可竟然是享受的,他抚摸着她的每寸肌理,亲吻着,回应着,天地万物,融入一体。一切是那么陌生,神秘而又美妙。彼此撕扯,相斗,占有,进攻,沦陷。

6.相离

终于,大鲵还是凭着最后残存的一丝清醒推开了小对。他深知自己一直以来喜欢的姑娘是小美。那个贤惠善良,美丽可爱的小美。那个青梅竹马是自己未来的另一半的小美。那个一直在自己规划里,会和自己结婚生子,白头偕老的小美。这个干瘪的异族虾类只是闯入和打乱了自己平静的生活。现在必须马上立刻远离她。

他推开了她。她困惑不解。她扑闪着眼睛问道:大鲵,你喜欢的那个姑娘是我,是吗?他说:你神经病啊,谁喜欢你,我喜欢的是小美。她泪光闪烁:为什么?他说:你没有她漂亮,身材没她好,唱歌没她好听,脾气也很差,还用问为什么吗?她泪眼婆娑:可是你一直对我很好,你一直在靠近我,不是吗?他说:你病了,我才对你好的,我对谁都这么好的,又不是你一个,你也太自作多情了吧。她哽咽着:所以,你从来没有喜欢我,是吗?他说:当然,从来没有,以后也不会有。他扭过头,决绝到:我告诉你,我这辈子只会娶小美,不会爱别的任何谁,你不要因为我救了你就黏上我了。她泪如雨下:你这是在赶我走?他头也不回:我听鲵伯说,你不适合这里,你快点儿回到属于你的地方吧。她泪眼朦胧,问道:你是在关心我吗?你还是关心我的是不是?他转过身去:我叫你走,你听懂了吗?你走,我以后都不想见到你了。她泣不成声:那么,今日的一切又是什么?他说:这不过是一个男子的意乱情迷罢了,你不要当真,是个正常男子都禁不住这样的诱惑的。她笑了,她懂了,她知道当一个男子说意乱情迷,说禁不住诱惑,说不要当真那是怎样的决绝和残忍。

她走了。

7.结局

小对走了。

她不属于这里。这么久了,谁都知道。大鲵,鲵伯,小对自己。一次次蜕皮,一次次昏迷。这里的气候温度不适合小对。鲵伯早就说过,小对留在这里早晚会把自己给折腾死,神仙都就不了。只是没想到这一切来的这么快。

大鲵不曾希望小对走的这样果决和迅速。书桌上只留了一封简单的告别信:

大鲵:我要走了,我喜欢你。我知道我不属于这里。这些日子谢谢有你的相伴,我会一直记得你。祝你幸福,也请你一定要记得我。至少在心里给我留一点点位置,好么?
                                                                         小对

大鲵怅然若失。却又好像松了一口气。好像心里有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他知道小对的离开只是迟早,他也知道,他终究会像父亲一样,像多数鲵一样,惟愿安安稳稳过一辈子。几百年前,他还小,看到穿越来的猴子至尊宝和白小姐,紫霞仙子的情缘,特别不明白。明明至尊宝穿越过来是为了救白小姐,心里爱着的也是白小姐,可是不知为何又和紫霞仙子纠缠不清。自打小对出现以后,他忽然间懂了至尊宝。你苦苦追寻坚守的,也许不一定是你真正想要的;你真正想要的,也不一定会属于你;属于你了以后,你能保证你不会改变了吗?不会有另外想要的吗?做鲵不能三心二意,不断转变,最终会伤害到更多的无辜者。他并不伟大,也不是情圣,也不用取经,他只想一直不忘初心,坚定初衷,和生活达到尽可能完美的妥协。所以,他有自己的决定和选择,不伟大也不高尚。这是大鲵的选择。他向来就是一个愿意和生活妥协平衡的鲵,他不想要至尊宝那样的结局和轰烈。

其实盘丝洞也好,水帘洞也好。不过是一个名称,一个故事罢了。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的更多影评

推荐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