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捕 追捕 4.6分

暴力美学大战日本超人

云飞扬
2017-11-27 18:38:03
吴宇森版《追捕》,以其一以贯之的浪漫暴力美学去刻画友爱、和平与亲情,外表与内在的强烈冲突,跨越身份阶层的灵犀一点通,正是他向来的拿手戏。张涵予饰演的中国人杜丘,是用专业素质打扁天下无敌人的国际律师。从高仓健版的检察官,到张涵予版律师,杜丘这个角色有了多重向度的再造。福山雅治饰演的大阪警探,同样是技能超强的硬汉。在1979年代版本中,这两位几乎是平行进程,吴宇森版则更多是彼此的对立、纠缠到共同面对,很有1980年代香港电影黄金时期的命硬粗粝感。《追捕》真正要面对的,不止是偶然的犯罪,设套的跨国犯罪集团其本质是超人理论的当代实践,这也是“越过愤怒的河”的内涵之一。张涵予和福山雅治,基本上可以看做是《喋血双雄》的周润发与李修贤,最初各自都是秉持本方立场的出厂属性的人设,在故事的中段深刻理解了笼罩在全社会上空的暗黑雾霾,终究和戚薇饰演的真由美联合起来,打了一场受害者大反击之战。


国村隼与池内博之饰演的日本超级药业酒井父子,与幕后的美国主子(至于是美国军队还是药企,并无实质区别)联合开发“超人”特效药,基本上对冷战及后冷战时代日本作为特殊国家的影射。自从德国哲学家尼采说“上帝死了”以及高呼“超


...
显示全文
吴宇森版《追捕》,以其一以贯之的浪漫暴力美学去刻画友爱、和平与亲情,外表与内在的强烈冲突,跨越身份阶层的灵犀一点通,正是他向来的拿手戏。张涵予饰演的中国人杜丘,是用专业素质打扁天下无敌人的国际律师。从高仓健版的检察官,到张涵予版律师,杜丘这个角色有了多重向度的再造。福山雅治饰演的大阪警探,同样是技能超强的硬汉。在1979年代版本中,这两位几乎是平行进程,吴宇森版则更多是彼此的对立、纠缠到共同面对,很有1980年代香港电影黄金时期的命硬粗粝感。《追捕》真正要面对的,不止是偶然的犯罪,设套的跨国犯罪集团其本质是超人理论的当代实践,这也是“越过愤怒的河”的内涵之一。张涵予和福山雅治,基本上可以看做是《喋血双雄》的周润发与李修贤,最初各自都是秉持本方立场的出厂属性的人设,在故事的中段深刻理解了笼罩在全社会上空的暗黑雾霾,终究和戚薇饰演的真由美联合起来,打了一场受害者大反击之战。


国村隼与池内博之饰演的日本超级药业酒井父子,与幕后的美国主子(至于是美国军队还是药企,并无实质区别)联合开发“超人”特效药,基本上对冷战及后冷战时代日本作为特殊国家的影射。自从德国哲学家尼采说“上帝死了”以及高呼“超人时代”,在科学主义和民族情绪的混合狂野之下,日本人从20世纪开始就陷入种族优越性和时不我待的迷思,二战失败前以法西斯军国主义形态出现,二战后则以“事大主义”坚决做美帝的附庸国而奋斗。酒井父子便是这一类思想的绝对体现,他们追求的是坐不了老大但是至少要坐稳老二的位置。通过牺牲流浪汉做人体试验,危急时刻少主甚至可以亲身上阵,整个过程中,完全无视作为普通人类的一切权利,正义、公平和人道,统统被践踏。对于超人的执念,日本电影以种种异化的形式予以呈现,从哥斯拉到奥特曼,从超级病菌到日本沉没,全然如此,所以《追捕》当然是抓住了日本人深层文化心理结构的关键。


河智苑和吴飞霞饰演的杀手,最初来自于孤儿院。仓田保昭饰演的流浪汉,是主动出走的中年卢瑟。他们虽然各自有一套价值体系支撑着自我,比如河智苑对于张涵予的好感以及刻意寻求老电影感的结局,吴飞霞为了职业荣誉和闺蜜情谊的坚毅赴死,仓田保昭对于失败者兄弟的宽容与保护。他们都可以说是光明社会的边缘人,是日本高速发展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被创造、被炮制、被放弃的小角色,无法实现整体转型。


张涵予与福山雅治,从最初的律师/嫌疑人和警察的社会角色,到主动放弃了刻板身份带来的桎梏,大开杀戒才能实现实质正义。张涵予和福山雅治,闯荡酒井父子的老巢,明知是龙潭虎穴却是宁死不屈,是一种对自我直寻正义的凝视,男人之间的“义”字高于一切,这是属于吴宇森的情怀。唯有通过江湖的游戏规则,才能取得真正的真相回归,这是吴宇森风格的解决办法,从《英雄本色》到《夺面双雄》再到《追捕》的精神内核的一脉相承,就是英雄情怀的本色,虽千万人吾往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追捕的更多影评

推荐追捕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