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得水 驴得水 8.3分

与其说是黑色幽默,莫若说是魔幻现实主义

酒阑
2017-11-27 看过
《驴得水》,与其说是黑色幽默,莫若说是魔幻现实主义,或荒诞更贴切。

现实抽离1
电影开篇表明时间地点“1942年,中国”,“青天白日满地红旗”迎风招展;电影结尾字幕“孙佳离开三民小学后,去了延安,投奔她的大哥”。一头一尾相照应,生硬地把故事背景嵌入“国民政府统治时期”。甚至裴魁山担心三民小学办不下去时,想介绍张一曼去做助教的学校是西南联大。这个通过政审的方法在我看来极为拙劣,“青天白日满地红”和“三民”被粗暴借用,1942年的延安整风运动拉开序幕。历史不是可以信手拈来的塑料图钉。

或许我太过苛责,世间能有几部《百年孤独》,能有几个姜文、莫言和贾平凹?《大鱼海棠》豆瓣评分6.6,《驴得水》评分8.3,或许批判现实比讲述爱情来得更有冲击力。但我想说,空间想象力不足可以借用中国建筑中的现实场景落地,《大鱼海棠》取景福建永定土楼,《驴得水》取景陕北窑洞和黄土地。美好的事物都是相通的,而嘲讽和批判的前提是足够了解。并且,毫不害羞地说,《大鱼海棠》中湫的献身使我落泪,而《驴得水》中张一曼的饮弹自尽则略显唐突。

现实抽离2
有人说,校长是个身段柔软的现实主义者,心怀乡村教育的梦想,懂得委屈求全。而每次学校经费使用报告总让人匪夷所思,不是“硕鼠”二字可以一言以蔽之。人人都有欲望,物质欲望本没有错,但经费有没有一分钱用在教育上呢,并未见到。不单如此,全剧中连学生的影子都出现过,3位老师分别教授什么课程也从未提起。所以,所谓几位城里知识分子来农村进行乡村教育实验的基本情节假设,是一场无稽之谈。更确切地说,这是一个寓言,犹如堂吉诃德挑战风车,西西弗斯推巨石上山。任何理想和执念,放到长时段看,都会带上些许荒诞意味。因此,校长以及所谓乡村教育实验的情节设定,都是在进一步把故事从现实中抽出来,赋予荒诞意味,这个抽离做得漂亮。

镜子的碎片
张一曼
很多人说,张一曼是万绿丛中一点红,是美和自由的象征,是女权主义的先行者。她的被剃头,被辱骂,以及自杀,都来自男性和现实世界的戕害。然而,荒诞的世界里,所有的因果关系都是借口。被踢阴阳头这个场景是不是很熟悉?《圣经》里关于行淫的妇人,耶稣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姜文《太阳照常升起》中,周韵饰演的疯妈,周身散发着少女的光芒,与她计较是非对错有意义么?既然是镜像,张一曼的仁义礼智就不该是关注的焦点,而在于在从这些镜子的碎片里,你看到了什么。这是隐喻的力量。

铜匠
铜匠的诗意与生俱来,并不是从张一曼送他一缕乌发开始的。蒙古歌谣,是铜匠自己的胎记。如果说张一曼给了铜匠爱的启蒙,校长给了铜匠“有教无类”的启蒙,这“启蒙”一开始就是一场阴谋,最后导致的“反噬”咎由自取。故事的结局,一曼自杀,留下一屋子3个男人,孙佳去延安,唯有铜匠的结局没有任何交代。所以铜匠只是一个“道具”,用来煽风点火,把故事往预设的路径上推。

铁男和孙佳
年轻寓意单纯的善良和理想,然而一枪惊醒了年轻的理想主义。正对脑门,没有打中的子弹比一枪毙命的子弹有效果得多。枪再一次举起,铁男跪地求饶,涕泪交加,正义感烟消云散,一曼也被吓出一脸泪水。谁指挥枪,这是一个需要时刻清醒意识到的问题。

孙佳,最败笔的一句台词:过去的如果就这么过去了,以后只会更糟。其义自见的内容变成台词,经由人物说出来,违背了寓言和隐喻的语法。孙佳坐着马车去延安,镜头拍到一地五彩的弹球,映衬着黄绿的草地,BGM响起,是任素汐的《我要你》。实话说,歌词浅了,唱功也浅了。如果孙佳的方向是延安,想奉上周先生的两篇文字,《失掉的好地狱》以及《娜拉走后怎样》。前一篇写于1925年,后一篇是1923年的讲演,相对于1942年,不迟。

关于片名《驴得水》
驴和水都不是重点,驴最后被杀了吃肉,没了驴就没了这方寸干旱之地日常驼水的牲口,然而这也不重要。
电影的英文名Mr.Donkey其实更接近真相,如同《等待戈多》,戈多是谁重要么?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驴得水的更多影评

推荐驴得水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