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之谷 风之谷 8.8分

对峙与驯服

小蚁
2017-11-27 15:03:5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风之谷》是吉卜力工作室正式成立之前,其团队人员创作的第一部动画电影。某种程度上说,《风之谷》奠定了吉卜力工作室动画电影的基调。 《风之谷》的日文题目为《风之谷的娜乌西卡》(『風の谷のナウシカ』)。娜乌西卡是故事的主角,名字来自于希腊神话中出现在荷马史诗《奥德赛》的少女,中文译为瑙西卡(希腊神话的瑙西卡=风之谷的娜乌西卡)。瑙西卡是斯克里厄岛的淮阿喀亚人的公主,娜乌西卡是风之谷的公主,二者身份相似。此外,娜乌西卡的角色塑造参考了日本古典文学《堤中纳言物语》的《虫姬》故事。喜爱虫子和自然的娜乌西卡同时是一个“驯兽师”的形象,她可以用自己的博爱情怀同王虫对话,平息它们的愤怒。 开场半个小时之内,展现了两次娜乌西卡“劝退”巨虫(王虫和牛氓)的场景,这两次娜乌西卡都使用了虫笛,使巨虫冷静下来,返回森林。娜乌西卡还习惯通过示弱来达到驯服的目的,比如她看到受了惊吓的狐松鼠时,先任其咬到自己的手指,以示无害之心,于是狐松鼠很快冷静下来,并成为娜乌西卡最忠心的随从。

...
显示全文

《风之谷》是吉卜力工作室正式成立之前,其团队人员创作的第一部动画电影。某种程度上说,《风之谷》奠定了吉卜力工作室动画电影的基调。 《风之谷》的日文题目为《风之谷的娜乌西卡》(『風の谷のナウシカ』)。娜乌西卡是故事的主角,名字来自于希腊神话中出现在荷马史诗《奥德赛》的少女,中文译为瑙西卡(希腊神话的瑙西卡=风之谷的娜乌西卡)。瑙西卡是斯克里厄岛的淮阿喀亚人的公主,娜乌西卡是风之谷的公主,二者身份相似。此外,娜乌西卡的角色塑造参考了日本古典文学《堤中纳言物语》的《虫姬》故事。喜爱虫子和自然的娜乌西卡同时是一个“驯兽师”的形象,她可以用自己的博爱情怀同王虫对话,平息它们的愤怒。 开场半个小时之内,展现了两次娜乌西卡“劝退”巨虫(王虫和牛氓)的场景,这两次娜乌西卡都使用了虫笛,使巨虫冷静下来,返回森林。娜乌西卡还习惯通过示弱来达到驯服的目的,比如她看到受了惊吓的狐松鼠时,先任其咬到自己的手指,以示无害之心,于是狐松鼠很快冷静下来,并成为娜乌西卡最忠心的随从。

这个场景让我想到《倚天屠龙记》中谢逊练的“七伤拳”,据说该拳法“伤人七分,自损三分”。娜乌西卡通过自伤三分的方式达到与动物和谐共处的目的。同样的逻辑(驯兽方式)在电影中反复使用,比如娜乌西卡在拯救被绑架的小王虫时,小王虫因愤怒而带着受伤的身体要一头扎向腐海,娜乌西卡挡在它的前面希望能阻止它,但小王虫不顾一切顶着娜乌西卡向前冲,当娜乌西卡受伤的脚浸到腐海而发出惨叫之后,小王虫停了下来,因愤怒而变得通红的眼睛也随着渐渐冷静的情绪变回青蓝色。 娜乌西卡的“自伤”式驯兽,似乎要根据被驯对象的大小和规模而付出不同程度的代价:被狐松鼠咬破手指,或者为小王虫付出一只脚。而要整个愤怒的王虫群冷静下来,则需要娜乌西卡张开怀抱去拥抱死亡,才能使得人与王虫(自然)达成和解。这种人与自然的主题在《魔法公主》中也有类似的表达,其实宫崎骏电影的“环保主题”已经是某种程度上的共识。环保虽是题中之义,但一定不是唯一的主题。 值得注意的是,同样的驯服方式不仅仅出现在人和动物之间,同样产生于人与人之间。比如,当娜乌西卡发现多鲁美奇亚的侵略者害死了自己的父亲时,愤怒促使她杀死了一些未穿铠甲的侵略者,但木质的武器不敌穿着铠甲的侵略者,于是她拾起敌人的铁剑准备决一死战之时,尤巴跳出来用手臂挡在她的面前——尤巴希望她冷静下来,做一个可以保护风之谷的领导者。 如果之前娜乌西卡的驯兽方式是通过“示弱”来表示友好、无害的话,尤巴则是通过这种方式来示强,其结果自然奏效,娜乌西卡不仅学会了如何做一个有大局意识的领导者,而且也掌握了可以震慑敌人的一个有效方法。在面对培吉特的王子,阿斯贝鲁向多鲁美奇亚飞船的攻击时,娜乌西卡在战火中张开手臂,希望阻止对方的攻击。 在追踪绑架小王虫的小型飞船时,面对敌人的射击娜乌西卡并没有闪躲,而是再次张开手臂“迎接”(非常理想化),反而吓坏了敌人,而娜乌西卡也成功占领小飞船的行使权。到这里,电影的意图非常明显了,它要的不仅仅是人与自然相互对立的瓦解,而是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希望达成的一种大团结和大和谐。 电影中,人与人的对立为两种,一种是大人和孩子的对立,一种是大人和大人(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对立。大人和孩子的对立主要体现在娜乌西卡和其他大人之间,在我了解到宫崎骏也非常喜欢《小王子》的作者圣·埃克苏佩里之后,更确信这种对立的存在。娜乌西卡是个从小就喜欢虫子的孩子,她甚至曾经将一只王虫幼虫作为宠物。大人们自然不能容许她这种行为,无数双大手逼迫她、恐吓她,并将幼虫从她的身边带走。伤心的小娜乌西卡在树下蜷缩起自己的身体,这个场景让我想到小王子和圣·埃克苏佩里不断强调的那些“大人们”。 但是,娜乌西卡的善良是有感染力的,或者如前文所说,有一种“驯服”的力量,受到娜乌西卡公主感染的风之谷居民都十分感谢公主的存在(比如她称赞一位农民粗糙的手是一双美丽的劳动者的手等)。所以风之谷不仅在地理位置上是一片净土,也是一片精神乐园。即使有过王虫被大人们夺走的经历,娜乌西卡仍然可以在风之谷健康乐观的成长。但在多鲁美奇亚这个军事国家入侵风之谷后,娜乌西卡开始多次表现出童年时期出现过的那种自我保护式的,表达对“大人们”失望的状态。 国家与国家的对峙体现在电影中培吉特、多鲁美奇亚、风之谷三个地区之间。千年之前人类同王虫世界就有过一场大战,电影发生的时间点是“巨大产业文明崩溃后一千年”,它其实是一个关乎未来的故事。但这个未来世界中,培吉特、多鲁美奇亚两个地区仍保留“先进”的铁器防御系统,使用机枪、炸弹等攻击性武器,尤巴形容多鲁美奇亚为“遥远西方的凶残的军事国家”。只有风之谷在这个未来世界中反而形成一种向原始(自然)回归,利用风力发电的农耕文明。 关于国家与国家的对峙中,最让我感动的,也是最后决定我给这部电影五颗星的一点是不同国家之间人民的态度。娜乌西卡后来成为培吉特军方的俘虏,却被飞船上的培吉特人民所救,培吉特人民中一位年长者说道:“请原谅我们的行为。”日本反战的电影中表达人民疾苦的电影很多,但像这种侵略国家的人民请求被侵略国家人民原谅的电影仍然十分少见。当然这里年长者所请求的原谅不只上述一个原因,应该也包括请求人类对自然破坏的原谅。 需要注意的是,最后娜乌西卡最后被冷静下来王虫群救起并复活时,穿的是培吉特人民帮助她逃脱时穿的培吉特服饰,颜色被小王虫的血染成藏蓝色。这部电影想要表达的最终主题回归到前文所说的人类之间、人类与自然之间的对峙与矛盾化解之后的和谐景象。而“战后”这片金光闪闪的平原上,并未包含风之谷的入侵国(殖民者)多鲁美奇亚的元素。 本文原载于徐栖与我的公众号: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风之谷的更多影评

推荐风之谷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