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残言情中的深度之问

林合欢
2017-11-27 09:22:52
韩剧在我看来,是越来越怪力乱神了。在故事越来越精致的同时,也变得越来越虚幻。也许是由于在题材元素的选择上受到的限制更少,为了说明男女主在一起的正当性和合法性,他们之间的缘分也就被创作者们越扯越远,如果说扯到童年勉强算及格,那大约要扯到前世和前前世才能算优秀。

本剧就是勉强算及格的那种扯,这是我比较欣赏的一点。我一直以来都很欣赏在最接近现实逻辑的设定中构建出精彩故事的创作者,这些故事里面的逻辑因为接近现实而易于吸收。本剧的创作者也许并不甘心止步于脑残言情,在脑残言情之余竟然连续抛出了数个刁钻现实的问题,实在不容我忽略,于是我看着看着居然做起了笔记,而最终在看完之后写下本篇。

本剧有16集与32集两个版本,其中32集为16集拆分而来,我最先看的是32集版,看完第1集后差点弃剧。因为宿命与预言题材看起来实在是太心累,是我很不喜欢的。在小鱼的提醒下又看了第2集,或者说是第1集的下半部分,终于觉得值得看下去。

起初我以为本剧这么轻易地放弃宿命预言悖论是为了将剧锁定在脑残言情的轨道上,以照顾我这样的脑残观众。但从之后的观剧体验来说,很可能是因为创作者并不满足于这种类似于“针尖上能站多少天使”





...
显示全文
韩剧在我看来,是越来越怪力乱神了。在故事越来越精致的同时,也变得越来越虚幻。也许是由于在题材元素的选择上受到的限制更少,为了说明男女主在一起的正当性和合法性,他们之间的缘分也就被创作者们越扯越远,如果说扯到童年勉强算及格,那大约要扯到前世和前前世才能算优秀。

本剧就是勉强算及格的那种扯,这是我比较欣赏的一点。我一直以来都很欣赏在最接近现实逻辑的设定中构建出精彩故事的创作者,这些故事里面的逻辑因为接近现实而易于吸收。本剧的创作者也许并不甘心止步于脑残言情,在脑残言情之余竟然连续抛出了数个刁钻现实的问题,实在不容我忽略,于是我看着看着居然做起了笔记,而最终在看完之后写下本篇。

本剧有16集与32集两个版本,其中32集为16集拆分而来,我最先看的是32集版,看完第1集后差点弃剧。因为宿命与预言题材看起来实在是太心累,是我很不喜欢的。在小鱼的提醒下又看了第2集,或者说是第1集的下半部分,终于觉得值得看下去。

起初我以为本剧这么轻易地放弃宿命预言悖论是为了将剧锁定在脑残言情的轨道上,以照顾我这样的脑残观众。但从之后的观剧体验来说,很可能是因为创作者并不满足于这种类似于“针尖上能站多少天使”的空虚讨论,而要将故事重心从虚幻的矛盾转向现实的矛盾。

在几集常规剧情之后,本剧提出了第一个现实问题,媒体舆论对司法公正的影响。更进一步的,媒体舆论对司法的影响并不必然是中性的,而更可能以一种猎奇的视角观察和报导一切。因为媒体舆论的生命线不在于事实,而在于吸引眼球。严肃理性的权威发布,往往败在一个耸人听闻的标题之下。司法公正被舆论期待所左右是非常危险的现象,舆论审判与暴民政治往往也只差一线。当然本剧主要提的是舆论的偏颇,以及媒体本身的原始立场和站队惯性问题,但这个问题似乎国内并不存在,比起媒体的原始立场,出尔反尔的反转往往更吸引眼球,这简直是国内舆论玩烂了的经验,以至于一有新闻出来,观者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坐等反转,仿佛不出几次反转,事件就没有结束似的。

第二个问题,是人性的细节。一位母亲,在雨天里不是想着收衣服打伞,而是期待着救护车的声音,期待着因雨天而增多的事故,期待着伤患的死亡,期待着死者的器官捐献,为自己的孩子增多的器官移植机会而暗暗期待着。这是一种怎样的细致入微的黑暗。也同样是这位母亲,因此可以理解一位父亲,比起捐献儿子的遗体救助更多的人,他更在乎是找到儿子死亡的真相与杀死他的真凶。人性幽冥,然而总向光明。

在这里本剧又抛出了第三个问题,经典的火车扳道工困境。作为或不作为,遵循常例或违反常例,都面临着一个难以面对的结果。剧中开了挂同时得到了鱼和熊掌,但我很怀疑在现实里并没有更好的办法。一般而言,扳道工并不能身化超人上前把火车逼停,最现实的做法就是选择其一,然后承担如此选择的后果。多年以前当我第一次听到这个问题时,我的选择就非常坚定,这种坚定持续至今。我的选择就是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当两边施加的力相等时,就相互抵消,因此应该按常规行事。在本剧里,我的选择同样如此。

第四个问题,是质量与速度的矛盾。男女主既然开了挂,办案的质量是没得挑剔的,但办案速度就在左一挖右一挖中变得非常缓慢。慢工出细活,但反过来,为了一些微末琐事而失去大局进度的掌握,也是非常危险的。剧中对这个问题给出了一正一反两个答复,正面的,便是在挖一挖中得了惯偷的认同,因此获得了一个关键的线索;反面的没有那么明显,但可以推测,如果办案的速度更快一些,那么整体的时间线都会向前赶,或许他就有空闲见一见蒙冤之人,也就能避免一个人的死亡了。我觉得这一个遗憾并不是无意的,因为本剧完全可以写得更大团圆一点,然而并没有,因此我总觉得应该是有意为之。

然后就是第五个问题,因果逻辑。两个环节之间,时间顺序并不代表因果关系,所谓因果,有因有果,无因无果,一一对应。这是一个很实用的思维工具。剧中给了两个实际应用的例子,其一是法庭上用以说明被害人之死,是由于加害人导致的,而不是器官移植才导致的;其二则是使女主跳出内疚。在我看来,这一逻辑工具的用途极多,值得借鉴吸收。

本剧的大反派在逻辑上非常出彩。最开始的“合乎逻辑论”即为本剧抛出的第六个问题,(我看剧时并未发觉,写本文至此才想到,因此本问题出现虽早,为行文方便,列于第六)初看感觉特别无理,但实际上却被很多人使用着——差生猛然的成绩提升便被怀疑抄袭,外表像不良青年的人也更可能被怀疑做了坏事,就连在法庭上,数年前的“从常理分析”也被称为国人社会道德沦丧的标志性事件,可以说大反派的“合乎逻辑论”是非常现实的一个总结了。

剧中李律师打辩护案使犯罪嫌疑人脱罪之后的表述,我认为是很符合法制精神的。法律事实并不必然等同于物理事实,未被法庭定罪之前,只能称之为犯罪嫌疑人,举证犯罪事实是检方的责任,而对此提出质疑则是辩护方的职责,也是法律赋与的基本权利。举证与质证的攻守双方,共同组成了法律正义。攻者剑不利,却要求守者把盾丢掉,是视法律如儿戏,如某播放器案一样,将不足以服众,不足以称为公正。如果这一环节丢失,那么大反派最后的质疑,也即第七个问题就无从回答了——每个人经手这么多案件,面对这么多矛盾难道就没有人会犯错吗,冤假错案就真的不会发生吗?回答就是,犯错是必然的,这也是辩护以及程序正义存在的意义。

综上,剧中这七个问题的深度,超出一般脑残言情应有的范畴,是值得记录和思考的。因记于此。

2017-11-26
2
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1)

添加回应

当你沉睡时的更多剧评

推荐当你沉睡时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视剧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