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之地 陌生之地 5.2分

《陌生之地》:女性的困境

開到荼蘼花事了
2017-11-26 12:25:04
近幾年,好萊塢女星紛紛挺身而出,揭露女性在電影圈所受到的不平等待遇。其中妮可基嫚提到,以女性為主的角色和故事,在男性主導的好萊塢市場中不受重視,她認為應該積極改變這種現象,證明女性故事是值得一提的。

女性的困境何止限於電影圈。金法倫(Kim Farrant)執導的首部劇情長片《陌生之地》,即藉由兩個孩子的失蹤事件,帶出女性所面臨的種種歧視,以及身處男性主導的社會裡的困境。凱薩琳(Nicole Kidman飾)和馬修(Joseph Fiennes飾)帶著一雙兒女搬到澳洲偏遠沙漠裡的小鎮居住,這個城鎮就像典型的西部小鎮,處處充滿陽剛的男性荷爾蒙,而女性則是被慾望的客體。因此當滑板公園的一眾年輕男性見到凱薩琳的女兒莉莉(Maddison Brown飾),充滿慾望且貪婪的眼神隨即流瀉而出,如同飢餓的蛇見到獵物。然而莉莉從來就不止是被慾望的客體而已,她同時也是擁有慾望的主體,而且毫不遮掩。這樣的莉莉一方面讓男人(父親)害怕,一方面更被視作不得體的存在,是騷貨、婊子、蕩婦。

馬修曾說,莉莉就像年輕時的凱薩琳,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從不考慮別人的感受。但是馬修還是娶了莉莉,以為自己「馴服」了她,凱薩琳也以為自己被「馴服」。直到莉莉的出現。年幼



...
显示全文
近幾年,好萊塢女星紛紛挺身而出,揭露女性在電影圈所受到的不平等待遇。其中妮可基嫚提到,以女性為主的角色和故事,在男性主導的好萊塢市場中不受重視,她認為應該積極改變這種現象,證明女性故事是值得一提的。

女性的困境何止限於電影圈。金法倫(Kim Farrant)執導的首部劇情長片《陌生之地》,即藉由兩個孩子的失蹤事件,帶出女性所面臨的種種歧視,以及身處男性主導的社會裡的困境。凱薩琳(Nicole Kidman飾)和馬修(Joseph Fiennes飾)帶著一雙兒女搬到澳洲偏遠沙漠裡的小鎮居住,這個城鎮就像典型的西部小鎮,處處充滿陽剛的男性荷爾蒙,而女性則是被慾望的客體。因此當滑板公園的一眾年輕男性見到凱薩琳的女兒莉莉(Maddison Brown飾),充滿慾望且貪婪的眼神隨即流瀉而出,如同飢餓的蛇見到獵物。然而莉莉從來就不止是被慾望的客體而已,她同時也是擁有慾望的主體,而且毫不遮掩。這樣的莉莉一方面讓男人(父親)害怕,一方面更被視作不得體的存在,是騷貨、婊子、蕩婦。

馬修曾說,莉莉就像年輕時的凱薩琳,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從不考慮別人的感受。但是馬修還是娶了莉莉,以為自己「馴服」了她,凱薩琳也以為自己被「馴服」。直到莉莉的出現。年幼的莉莉曾脫光衣服,拿著紅色羽毛扇跳舞,凱薩琳覺得很美,馬修卻十分厭惡。因為凱薩琳看見從前的自己,而馬修則看見過去那尚未被「馴服」的凱薩琳。於是馬修企圖以男性/父親的權威「馴服」莉莉,沒想到莉莉卻不受教,更從中脫逃。對於父權社會而言,逃逸的女體/女性慾望是深具危險的,更可能導致父權社會的傾頹。馬修一家問題的激化,以及封閉小鎮的各式衝突,都是最好的明證。為了重新鞏固父權架構,除了想方設法找回莉莉,還要壓抑可能變回莉莉的凱薩琳;最好的辦法就是以「母職」綁架女性。這時渾身是傷、十分虛弱的兒子湯米回來了。他的重新出現正是為了成就凱薩琳的母職,因此他才會試圖隱瞞姊姊逃走的事實,以免凱薩琳知道自己也有脫逃的可能。

《陌生之地》雖然是金法倫初次導演的作品,卻意外成熟,尤其是留白的說故事方式,讓影片多了許多耐人尋味的解讀空間。貫穿全片的莉莉的獨白(「黑暗中的觸碰,無人知曉。」),更是充滿指涉意味。此外,妮可基嫚(Nicole Kidman)雖然貴為影后,演技卻時時為人所詬病,但這次她無疑是交出了一張亮眼的成績單;甚至可以說,她的表演是整部電影的重心。

寫於2015/11/20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陌生之地的更多影评

推荐陌生之地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