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雪将至 暴雪将至 7.1分

犹唱《好日子》

微冷微冷
2017-11-26 10:07:33

2008年,我曾在石狮一家酒店打过临时工。有一场婚礼,来宾有不少当地公安局等体制内人物和香港来的客人,公安局老领导上台讲话,说“石狮素有‘小香港’之称”。我一边干活一边记住了,因为觉得这个说法很新鲜。后来我才知道20年前大陆很多地方号称“小香港”,《暴雪将至》里也有一条街,因为是三厂汇合之处,号称“小香港”。燕子一心想去香港开一家理发店,后来老余为她在小香港开了理发店。 在电影院我就想起来,那种贴满明星海报或美女挂历的理发店,20年前的确是时髦的象征。97年我被来家里理发的师傅剃成短发,因为长了虱子。那时候我们家人理发都是靠来村里叫卖的理发师傅,像卖豆浆油条、收鸭毛的小贩一样,被需要的人喊到家里去。只有去镇上才会看到那种理发店,我没进去过,经过的时候会看到年轻人在里面理发——我当然不算年轻人,我还是小孩。 村里的年轻男女都有很时髦的发型,那种时髦被我理解为对市场经济的拥抱。作为农家子弟,又出身在改革开放的前沿,我一直对国企工人往昔的荣耀缺乏认识:除了听说未曾谋面的外公是“吃国家粮”的,没见过非机关干部的体制人。在民营经济发达的福建沿海,工人更不是一种有体制荣耀的身份。在我的少年时代,“三农问

...
显示全文

2008年,我曾在石狮一家酒店打过临时工。有一场婚礼,来宾有不少当地公安局等体制内人物和香港来的客人,公安局老领导上台讲话,说“石狮素有‘小香港’之称”。我一边干活一边记住了,因为觉得这个说法很新鲜。后来我才知道20年前大陆很多地方号称“小香港”,《暴雪将至》里也有一条街,因为是三厂汇合之处,号称“小香港”。燕子一心想去香港开一家理发店,后来老余为她在小香港开了理发店。 在电影院我就想起来,那种贴满明星海报或美女挂历的理发店,20年前的确是时髦的象征。97年我被来家里理发的师傅剃成短发,因为长了虱子。那时候我们家人理发都是靠来村里叫卖的理发师傅,像卖豆浆油条、收鸭毛的小贩一样,被需要的人喊到家里去。只有去镇上才会看到那种理发店,我没进去过,经过的时候会看到年轻人在里面理发——我当然不算年轻人,我还是小孩。 村里的年轻男女都有很时髦的发型,那种时髦被我理解为对市场经济的拥抱。作为农家子弟,又出身在改革开放的前沿,我一直对国企工人往昔的荣耀缺乏认识:除了听说未曾谋面的外公是“吃国家粮”的,没见过非机关干部的体制人。在民营经济发达的福建沿海,工人更不是一种有体制荣耀的身份。在我的少年时代,“三农问题”是经常提到的关键词,“农民工”是这个大问题里的子问题,“工人”和我后来了解到的东北工人、三线工人都不一样。如果我所熟知的农民工——流水线工人,建筑工人——如果还有几分神气,也是因为我们当时太穷了,穷到义务教育都没能完成,大人小孩,能出去打工,就觉得人生有奔头。 当他们顶着时髦的发型返乡,我以为他们是光鲜的。但是辛苦是真辛苦,我记得一个女同学初中没毕业就辍学外出打工了,她母亲在村里当着人面刺我:“你真是命好,你家有钱,你可以舒服地念着书,我家XX就没这个福气,不过她一年给家里好几万块,就是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太辛苦了。”旁人都知道,我家非常穷,我从中学起就靠助学金,这位同学家里比我们好很多。后来我也在工厂打过几次暑假工,每天三班,早八点到晚十点,吃饭一个小时。 看《钢的琴》时,有人说男主角没有猥琐感,使我想了几天,是啊,为什么呢?一直以来,我认识国企工人都是通过影视、文学作品,他们被损害被抛弃,变成满大街的东北饺子馆,失落、困顿、哀伤,但是很奇怪,在我的视野范围,他们的形象从未有猥琐感。手风琴、俄语工具书,电影里的失落工人甚至还有知识分子的硬净。无论是内陆的三线城市,还是东北的共和国长子,下岗工人作为已经失落了的一代人,在我目之所及的影像和文字里,仍然和“工厂女工”、“尘肺矿工”形象有很大不同。自然,前者有过的荣耀后者不曾有过,而这是根本原因吗? 有人看完《暴雪将至》,感喟不已,“我永远是工人子弟”,那种创痛,有得而复失的慌张,是父辈曾被允诺一个光明前途又被粗暴打碎美梦的愤怒。我替换地想了一下,“我永远是农民子弟”,没有那种感觉,想到这里,不禁自嘲:“历史上,农民也当过皇帝啊,为何没有那种愤怒。”一个网友说(下岗)工人和农民吃苦的历史也不一样,被捶打久了,自然连愤怒也不敢了。 农村包围城市的时候,农民是革命战友;建设大都会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农民为城市输血;更早的时候,还没进入工业时代,农民一直为统治阶级赋税,现在进入社会主义新时代了,农民工作为低端人口,正在流离失所。(下岗)工人吃苦的历史虽然不长,吃的是一样的苦,需要的时候,建设祖国不遗余力;不需要的时候,心若在梦就在,自谋出路吧。 2008年,老余出狱了。那年可以说是中国梦元年,老余搭乘的不知道去往何处的大巴故障了,雪开始下起来了,大巴的音乐是《好日子》:“今天是个好日子…”电影不怎么样,人物、情节都有说不通的地方,但是听到那首打小在丧事上听熟了的《好日子》,我突然哭了。 灯光很快啪的一声就亮起来,怕人看见,我快速平复情绪。没来得及回味电影和观影情绪,接就连几天都是坏消息。在绝对值上,我们的确过上了比过去要好的日子,而我们知道我们付出了怎样的努力和代价,我们知道今天的“好日子”有多少是因为全球化和科技发展的水涨船高。那块巨大的蛋糕,我们只分得一小口,应得的权利和尊严遥遥无期,大部分人明明过得比过去要好,却在新时代的赞歌里深深地感到“不会好了”的绝望。 谁还会以“小香港”为荣,连东方之珠也变成了巨大的割裂和矛盾的一部分。国家故障了,犹唱《好日子》。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暴雪将至的更多影评

推荐暴雪将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