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电影《刺猬的优雅》:人,永远孤独,爱是不可能的,上帝必须存在

失敗齋主
2017-11-25 看过
面对这锅矫揉造作的鸡汤,我只能愤怒地掀桌子了。

故事的主线,是一个东方优雅富豪爱上西方肥壮女门房。这种故事编织法落入了俗套。事实上,现实生活中只能是另一个门房看上了Renee,但Renee注定看不上另一个门房。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面包会有的,努力读书,加强修养,就会有王子上门来迎娶灰姑娘,就会有老富翁来约会女门房,但这是不可能的。抱有此种想法的你,只会孤独,而且永远孤独。

故事的另一条线,是Renee和12岁的小女孩Paloma成为超越年龄的挚友,因为他们之间有灵魂吸引。但,这显然又是不可能的。

这个电影实际上告诉我们,人是没有希望的,爱情是不可能的,上帝必须存在。

作者对日本颇有一种想像。似乎日本是优雅、品味、诗意的象征。其呈现方式,就是日本富豪邀请女门房在下午茶时间共同欣赏小律安二郎的电影《宗芳姐妹》。在日本电影界,小津向来以表现优雅的日本中产阶级生活著称。用光、布景、对白、人物塑造,都有一种高雅的文艺气息。但是,这是日本社会的虚假幻影。小津有一个出色的学生:今村昌平。两人分道扬镳时,曾有这么一段对话。小津看完今村的剧本《猪肉与军舰》,皱着眉头说:“你为什么总想拍些蛆虫一样的人?”今村答道:“我将书写蛆虫,至死方休。”

这电影也让人思考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在我这样的人看来,这电影是讽刺隐士的,衡门栖迟之士被人识破,被诱惑动心,再入尘网,未获善终。知识虽多,又如何?缺少亲身实证,未能转识成智,未了生死之情。而在电影的创作者看来,西方人读书,是为了更敏感,更深刻,更有趣味,更愿意去爱,更愿意投身于生活。Renee死了,但她是在准备好去爱的时候死的,这死有意义。相反,如果没有准备好投身于生活,则生尚不如死。东方是出世的,你的烦恼来自于你的爱,你的欲望,你的执着。西方是入世的,将你从平庸中唤醒,纵身一跃,超越当下的年龄、物质,去爱。这里有东西方文化的巨大差异。

创作者也在影片中向托翁致敬。“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小说《安娜·卡列尼娜》成为贯穿电影的线索。小说讲的是,平庸生活中脱身去爱的家庭妇女,最终走向毁灭的故事。Renee的故事比安娜平淡得多。虽然同是死亡命运,但Renee之死,是剧本瑕疵,不必死,死了也嫌份量太轻。创作者想借Renee的死,让Paloma和观众意识到该如何生。我们要指出,不幸的家庭之所以有不幸,是因为安娜总觉得自己过得很不幸。“我来不是要叫地上太平,乃是叫地上动刀兵。”(《马太福音》)爱,真的是好东西吗?

据说,原作者是一位学者。哲学教授,蛊惑人心。
0 有用
0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0条

添加回应

刺猬的优雅的更多影评

推荐刺猬的优雅的豆列

提到这部电影的日记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