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的失意颓丧与节日的流光华彩

如月子
2017-11-14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在影片看到最后的时候想到了尼采的一个理论,叫做“形而上的慰藉”(metaphysical comfort)。这个理论自从在哲学课上了解了之后,几年来一直盘旋在心里,常被试图用来解释一些自己碰到的文化现象。如今又想起了它,不妨在这里介绍一下。因为并非尼采专家,我只能按照老师的讲义来进行一些解说。

尼采在《悲剧的诞生》中讨论了古希腊时期在酒神狄俄尼索斯(Dionysus)的节日期间上演的悲剧。图为酒神的剧场。

重要的背景:古希腊悲剧是在春天上演的。狄俄尼索斯是果实与醉酒之神,其象征意义为:生命的循环,返老还童,复活,重新焕发的生命的能量(也就是说,对生命的肯定)。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在一个万物欣欣向荣的欢乐的时节上演悲剧呢?

尼采相信,悲剧对生命的无意义所造成的存在的痛苦做出了补偿。

这里的核心意思是:个体生命存在于一个永恒的,“生命本身”的宇宙整体之中(尼采此处似乎受了叔本华的形而上学的影响)。而悲剧对此生命本体的表现是:音乐,野性的充满生命力的歌队,以及整体性的春天的氛围。永恒的生命湮没了个体的死亡。

在此,我们对死亡的预感所造成的痛苦退去,感受到“生命的本身”。

死亡被生命(以音乐,鲜花,春天的氛围等代表)包围。

一个例子:鲜花(生命)围绕的棺材(死亡)。

现在来看影片。故事从男主角灰头土脸的“尘世”开始,进入中秋节的饮宴。

当华灯初上,乌托邦的气氛开始出现。

行船中的饮宴。节日本身就是人为的乌托邦,平日里穷苦的人在此期间会肆意挥霍,莫不相干的路人变得亲如兄弟(参考墨西哥Huichol宗教的一年一度的朝圣)。

科举落第的失意消沉,与节日的流光溢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对大背景的表现,目的在于产生气氛。

痛苦的个体从快乐的整体中脱开,仿佛一个人走出歌队(过度解读?)。个体不为群体的欢乐所动:相反,他人的欢庆反而衬托出了自己的凄凉。女主角所唱的曲子点出作品的主题。

女主角对男主角的调侃。少女的活泼轻快(light hearted-ness),与科举生涯的沉重无奈(之前男主角对参加考试和落第的回忆)形成对比。女主角指出,在科举考试的维度之外,还有一个海阔天空的世界。

老师的开导。在此儒家的观念比较浓重,说“唯有贤者留其名”。尽管如此,对古今沧桑的描述还是对个体的痛苦产生了一种淡化的作用。

男主角最终被女主角的调侃逗乐,回归了欢乐的整体。

在酒醉之中,整体内部的界限变得模糊,个体开始不分彼此。

对月亮的表现。永恒(月亮)与短暂(书生)的对比。

湖面上漂浮着的莲花灯进一步加强了乌托邦的气氛。

这里的音乐(《饮湖上初晴后雨》)亦是欢快的。男主角湮没在欢乐的整体之中。

总之,如同我在短评中所说的,“作品把科举落第的愁绪,行船中的饮宴,少女的调侃殷勤,和中秋的夜月融为一体,产生了一种难以描述的梦一般的诗境,仿佛尼采所说的古希腊悲剧的‘形而上的慰藉’。”

6 有用
1 没用
饮湖上初晴后雨 - 豆瓣

饮湖上初晴后雨

8.0

7649人评价

查看豆瓣评价 >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1条

添加回应

饮湖上初晴后雨的更多影评

推荐饮湖上初晴后雨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