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问题

金刚911
2017-11-14 看过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全片都是真实和幻想的片段交织起来的,所以要准确把握所有真实剧情,首先得确定几个基本的事实,当做真实评判的基准:金炳秀患有老年痴呆是真的,最后日记没被修改是真的,最后场景的检察官问话是真的,最后场景女儿听录音是真的。这些片段的真实性是争议较少的,所以选取这些当做真实的基础,从这些基础出发来推测分析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这样才更有逻辑更符合事实真相。

第一个问题,闵警官(简称闵)是不是真实存在? 有些说法认为闵是金柄秀(简称金)幻想出来的,这个说法有一个致命的缺点,没办法解释最后检察官审问的片段。在承认检察官审问是真实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确定闵是真实存在的。这里得声明一下,人物存在并不意味着电影中人物所做的事情是真实存在的。 第二个问题,闵的录音是不是真实的? 一个最主要的证据是结尾可以发现,日记里依然写着闵是杀人凶手。可想而知日记并没有被修改。也就是说这个录音的场景根本就是臆想出来的。 另一个证据是在最后女儿听录音的场景里,女儿是只听到了金的声音的。这个分析在 豆瓣作者Liew 《这电影,导演可能玩大了!!!》里面提到了,作者观察很仔细,注意到了录音最终只有一段001/001,提出疑问,之前的录音

...
显示全文

全片都是真实和幻想的片段交织起来的,所以要准确把握所有真实剧情,首先得确定几个基本的事实,当做真实评判的基准:金炳秀患有老年痴呆是真的,最后日记没被修改是真的,最后场景的检察官问话是真的,最后场景女儿听录音是真的。这些片段的真实性是争议较少的,所以选取这些当做真实的基础,从这些基础出发来推测分析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这样才更有逻辑更符合事实真相。

第一个问题,闵警官(简称闵)是不是真实存在? 有些说法认为闵是金柄秀(简称金)幻想出来的,这个说法有一个致命的缺点,没办法解释最后检察官审问的片段。在承认检察官审问是真实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确定闵是真实存在的。这里得声明一下,人物存在并不意味着电影中人物所做的事情是真实存在的。 第二个问题,闵的录音是不是真实的? 一个最主要的证据是结尾可以发现,日记里依然写着闵是杀人凶手。可想而知日记并没有被修改。也就是说这个录音的场景根本就是臆想出来的。 另一个证据是在最后女儿听录音的场景里,女儿是只听到了金的声音的。这个分析在 豆瓣作者Liew 《这电影,导演可能玩大了!!!》里面提到了,作者观察很仔细,注意到了录音最终只有一段001/001,提出疑问,之前的录音去哪儿了?这个问题很细节,我看第二遍的时候才注意,在女儿给金第一次剪头发时,金说不小心按错了,删掉了《春雨》,想让女儿重录。这是个关键点。事实是金把所有的录音都删除了,所以之前的所有录音都没了,只剩最后一段001。同时也就是说在剪完头发后到最后一次录音之间,金的录音是没录上去的。换句话说,这期间的录音场景很可能是幻觉。闵的录音正在这期间,所以是不真实的。还有一个证据是,这个录音是都要用手按住的,手松开就停止录音了。而给闵录音的这次,只是录音机掉下来砸到开关,这个跟之前录音的场景是不一致的。从这一段也可以反推录音是金的幻觉。 第三个问题,最后一场搏斗是不是真的? 搏斗肯定是真的,不然不会有闵警官的死亡,就不会有后面的检察官问话。只不过电影是按照杀人者的记忆来显示的。(可以理解为一个疯子看到你非常害怕,然后朝你扔石头砸死你了。结果记者并没有客观报到,而是从疯子角度来报到,说疯子以为你脑袋可以掰下来,吓到了,所以用石头砸。)在影片结尾,闵把头骨拆下然后拼起来,这个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并且从之后闵失了智的情况来看,他自言自语“金柄秀这个人”“我怎么了”这些话可以说的可以看出这实际上是金的臆想。金把自己性格里那些变态部分安放在了闵身上,电影里表现的闵不是客观世界中的闵,而是臆想症者眼中的闵,他把自己杀人的记忆悲惨的儿时生活附加在了闵身上,所以更加认定闵是杀人狂,因此金拼命也要干掉闵。(可以这么理解,在臆想症面前,你的动作发生扭曲,你抬手的姿势可能被认为是要杀人。)实际情况应该是,闵把女儿带到竹林小屋保护起来,然后金开车冲过来,认定闵是杀人犯,拼死杀掉闵。接着金被抓。至于万所长的片段,因为论证了录音的不存在,进而真实的情况是万所长不可能听到录音的,所以可以认为小屋里万所长的出现是金所假想的帮手。 第四个问题,闵警官是不是杀人凶手? 影片一直试图让我们认为闵就是杀人凶手,从闵的表情和剪辑上诱导我们。但是看到影片后面我们会发现,有些事情是金臆想出来的并非事实。从结尾我们可以知道,日记里仍然是写闵是杀人凶手,所以可以推断闵绑住金并修改日记的片段是金臆想出来的。有的说法是闵是杀人凶手,想嫁祸给金,这个说法是不成立的。因为警方根本就没有调查的线索,也没有证据指向闵,闵没有道理去非得拉一个替罪羊。 排除掉导演故意设置的干扰,并没有痕迹和证据显示闵是凶手。 第五个问题,谁是杀人凶手? 我觉得这个问题答案很清晰了,应该是金在失了智的情况下杀掉了这些人。影片开头电视里播报杀人案件时候,金的第一反应是去看鞋底,确认没有泥之后才松一口气。这是为什么?因为他害怕自己是凶手。后面我们会发现,他的鞋上其实是有泥的。还有后面学诗班的那个姓曹的女人死亡现场也有金的指纹在。也就是说金其实都出现在案发现场过。影片都解释了,只不过是用杀人者的记忆来解释的,但是这个杀人者是痴呆症患者,他的记忆是有错误的。他记忆里以为自己是去寻找闵杀害的尸体,实际上尸体是他自己伤害的,并且按照他自己的逻辑扔到了水库。他去搜集闵杀曹的证据,实际上正是他自己杀害的曹,有通话记录,有指纹。(电影里通话记录是闵胁迫金打的,但后面可以证明这个是金的臆想,也就是说,实际上电话是金自己在失去意识的时候打的。) 另外,影片中间有他的一些记忆闪回,他杀掉了小女孩,然后自己也不知道杀她的理由。这就是证明他在无意识的时候是可能会没道理就杀人的。这也从侧面映证了他看鞋底的行为。所以如果要找凶手的话,最大的可能性就是金本人。 第六个问题,撞车是不是真的发生了? 全片与撞车有关的片段有好几处。第一处是两人迷雾中相撞;第二处是警局里头儿调侃闵撞车杀人;第三处是发现尸体的湖边警员提到这离撞车地点很近;第四处是闵和女儿在河边散步时闵提到撞车。我们可以发现除了第一处与金有关,其他三处都与金没有直接联系。如果说撞车是幻想的,那么第二处,第三处,第四处的场景都是金幻想的?幻想里涉及到许多不想干的人还合情合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如果是这样,这部影片就没有分析的必要了,那么影片除了结尾全部都是金的幻觉,这个故事就可以简单的概括为,金臆想女儿男友是杀人犯,金要干掉他。所以撞车是真实发生的。在这个基础上的人物分析才是有意义的。 第七个问题,万所长是个什么样的存在? 在送走女儿后有一场对峙然后金驾车逃跑的戏,那场戏是真实存在的,所以万所长是真实存在的。但真实存在并不意味着所有与他有关的事都是真实存在的。那他的哪些事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呢? 我们先来看看万所长做的几件事。跟老年痴呆的金聊天,这件事不好说,因为正常的所长怎么可能跟痴呆的人聊天?但是也不排除这种可能。帮金调查案子,后面证实万的调查结果是错的,检察官说闵只是个巡警,这应该是导演故意给的线索,提醒你这是假的,再说正常所长能帮痴呆病人查案?(至于巡警跟情报科职位是否冲突其实都无所谓了,重点是真实世界中正常的所长不可能帮痴呆查案,不符合逻辑。)后面万接到电话听到闵的录音,而在上面问题已经论证了闵的录音是不存在的。小屋里万被金打死,结果只有一具尸体。这些已经论证了是金臆想的。但臆想的方向是朝着自己希望的方向去的。万所长说血条是动物的血,是因为此前他了解到闵是女儿的男朋友,可能潜意识里还是希望闵不是杀人犯;万所长听到录音,可能是因为知道自己老了,潜意识里可能希望有个帮手;万所长被杀掉,可能是幻想女儿生死已经到了紧要关头导致的。(这里有点强行解释的意思,但感觉能解释得通) 所以综合起来可以认为,万所长是真实存在的。金多次迷路被领到所里,万所长跟金混了个脸熟。所以臆想的时候把他作为臆想对象。跟金聊天是可能的;帮金调查案子,是不符合所长行为的;为了真实的杀人案调查对峙,这个是真实的符合行为标准的。 第八个问题,闵警官和女儿恩熙的相遇是不是偶然? 我们可以想一下,为什么闵的设定是个警察?因为警察是用来破案抓杀人犯的。在撞车的第二天离撞车的地方不远发现了尸体,闵表情好像在微笑,由于影片的故意干扰,我们当时以为这个是凶手在看自己作品时的傲慢表情,实际上这应该是他猜到了金是凶手时的得意。所以为了一探究竟他来到金的宠物医院,恰好碰到了女儿恩熙,逐渐发展成男女朋友。在河边他问恩熙,为什么金会在那附近出现。并且在之后女儿和金的冲突中,女儿说出鞋上有泥,并且说出闵怀疑金是杀人犯的话。所以有理由相信,闵是为了查案才卷入其中的。并且也映证了他是警察的设定。 第九个问题,金的姐姐为什么自杀? 这个问题其实对剧情推动没什么关系,但是对人物的理解上可能有帮助。从回忆里我们可以知道,金杀了父亲之后,家里出现了一段时间的和平。但是之后为什么姐姐自杀?跟姐姐相关的人物就只有母亲和金自己了,分析时肯定是从这两个人入手。杀了父亲之后,金开始执着于杀掉那些垃圾人。那么母亲呢?影片并没有交代,我们从后面闵的状态可以进行推测。上面我们已经提到,闵的那些失了智的行为实际上是金对自己那些变态性格的臆想,换句话说金臆想的闵实际上就是失了智的自己。从失了智的闵的话可以推测他当年保护母亲,但是被母亲用电熨斗砸脑袋,他从此对女人失望了。这些是金的臆想,不也正是金当年家庭生活的映射?所以可以推测可能的情况是金之后的杀人行为被母亲发现后遭到母亲的惩罚,然后金杀掉了母亲,姐姐遇到这样的家庭变故受不了自杀了。所以金一直很挂念姐姐。 第十个问题,故事的发展顺序是怎样的? 金还上老年痴呆后,时不时会失去意识,失去意识后连续杀了几个女生。这就是影片开头的犯罪。在金又一次失了智杀人抛尸水库后返回时由于起雾了,撞上了闵的车。发现闵车上的鹿血认定闵是杀人犯,于是给了闵一张名片。而闵此时觉得这个人很奇怪。金报警了,闵的老大在警局调侃闵,闵通过名片的电话打过去解释了一番,但是金不信。第二天,在离撞车地点不远的水库发现尸体,于是闵开始怀疑金。根据名片显示,闵来到了金的宠物医院,恰好碰到女儿恩熙,于是寻找机会成为了男女朋友。与此同时,金也在怀疑着闵,给自己假想了个帮手万所长(正常所长应该不会帮痴呆查案的吧,所以认定这个是假想的),让万去查车牌和血条。同时,闵也由于跟女儿的打探,怀疑金是杀人犯。他们相互怀疑,金开始监视闵,监视的时候又失了智,把之前唱诗班看着不爽的曹女士杀掉了。此后金时不时痴呆,时不时又正常。与此同时,金心中对闵始终是怀疑的。臆想闵是杀人犯,闵逼迫他打电话,修改他的日记,威胁伤害女儿。所以第二天非要求女儿跟不存在的修女姑妈离开,但是此时的他是脑子不清楚的,所以来的并不是出租车司机,而是女儿叫来的闵,闵把恩熙接到了竹林小屋。女儿离开后,金潜意识驱使他来到杀害曹的地方,并且坚定是闵杀害了曹,于是报警告诉了万所长。因为事情涉及到闵,所以万所长叫来了闵说清楚这件事。金知道修女并不存在只是自己的臆想后,很受刺激驾车去了修道院。与此同时警察去金的家发现了电脑的记忆,去竹林挖尸体。而金发现自己确实是在臆想,人确实是自己杀的,于是想给自己注射一针,忘掉记忆或直接死掉。此时又臆想听到录音机里闵的声音,突然觉得自己得到了解脱,认为这些人不是自己杀的,而是闵杀的。此刻他的想法只有一个,女儿有危险要赶紧去救。金臆想中给万所长打电话(此事警方已经在竹林挖尸体,正常的所长不可能听信金的话,并且录音是不存在的,所以万所长这个片段是他的臆想)。来到竹林小屋,此时又把臆想的对象放在了闵的身上,于是发生搏斗,闵死掉。接着金被抓,审问。之后女儿收到录音,听完后觉得可以理解这个杀人犯父亲,所以去看望他。金在精神病院(或者监狱,因为最后场景窗户是被铁丝网隔住的)内疚又想注射,此时脑子又糊涂,认为闵没死,自己要先杀死他才行。于是最后照片是闵。

56 有用
38 没用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评论 50条

查看更多回应(50)

杀人者的记忆法的更多影评

推荐杀人者的记忆法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