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吞山河的女子

尘埃

看蔡澜谈日本电影一书,提到田中绢代。感慨……想起了她演的《西鹤一代女》,年少不识愁的天真痴情,转眼化作年老贫病交加,被人讥讽。田中绢代长得并不漂亮,更接近普通女人的长相。如果说阿佳妮的脸是西方式悲剧面孔,那《西鹤一代女》里的田中绢代,便是一副东方式悲剧面孔。老戏骨的美,如能剧或舞踏,是身体裹在和服的繁复约束下的有节制的优雅;是不准以物为己喜,谦卑面具下的灵魂煎熬;是年老病衰回望自己芳华少女时代的刹那叹息。 看到照顾她晚年的人,说她只爱演戏,乱七八糟地过了一生,不以为然。在吉永小百合眼中,田中绢代是一个把一生都献给电影的女演员。她说,“她是一个气吞山河的女人,完全迥异于我。”算是告慰我等影迷[心]。田中绢代的爱演戏,表现得最疯魔的无疑是在老版《楢山节考》里,为了逼真,将自己的牙齿敲掉,演那为儿女牺牲自己性命的老母亲。 还记得儿时麻麻看有她出演的《望乡》,顺带捎上我,情节全已忘记,只记得好多的哭戏。儿时的我,哪里明白成人世界里的伤感与无奈?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西鹤一代女的更多影评

推荐西鹤一代女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