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细节都非常刻意,就像插在哭墙上的手杖一样

胡言一Pie
2017-11-13 01:22:10
提示:这篇影评可能有剧透

从理性的角度讲我想丢出两颗星并肆意吐槽,但从个人喜好来说,我还是看得蛮开心的。这一切只是因为我的影品很差,而且并没有和原著、老版电影做任何对比。 去影院的公交车上恰好播放着以色列文化周的宣传广告,耶路撒冷、哭墙、死海,犹太大厨为你展示着琳琅满目的美食,相似的镜头很快在电影开头重现了一遍,让人觉得今天的经历也被某个人生导演安排好了一样。既然是东方快车,自然要从遍地流淌着乳和蜜的东方讲起,算是开篇点题。一个牧师、一个拉比和一个阿訇,他们站在墙边,如同权力的游戏里瓦里斯的比喻:a King,a priest, and a rich man,他们都想在墙上投下权力的影子。不过导演并不是要甩给你一个宗教谜题或政治隐喻,而是为了给波洛一个足够睿智的开场,手杖早已插在逃跑的路线上,守在南门的警察他拿着手枪,气急败坏的逃犯欲往城南望城北,一头撞倒,把案子破得像演唱会一般。 影片其他部分的观感也同哭墙上的手杖一样,显示出一种刻意的又希望让你看出来的安排,考虑到波洛的演员正是电影的导演,那么也可以说手杖正是导演本人插上去的,正是导演本人小心翼翼地去测量那两个完美的鸡蛋,努力告诉你,看啊!我在塑造一个精细如福尔摩斯、原则如美国队长的大

...
显示全文

从理性的角度讲我想丢出两颗星并肆意吐槽,但从个人喜好来说,我还是看得蛮开心的。这一切只是因为我的影品很差,而且并没有和原著、老版电影做任何对比。 去影院的公交车上恰好播放着以色列文化周的宣传广告,耶路撒冷、哭墙、死海,犹太大厨为你展示着琳琅满目的美食,相似的镜头很快在电影开头重现了一遍,让人觉得今天的经历也被某个人生导演安排好了一样。既然是东方快车,自然要从遍地流淌着乳和蜜的东方讲起,算是开篇点题。一个牧师、一个拉比和一个阿訇,他们站在墙边,如同权力的游戏里瓦里斯的比喻:a King,a priest, and a rich man,他们都想在墙上投下权力的影子。不过导演并不是要甩给你一个宗教谜题或政治隐喻,而是为了给波洛一个足够睿智的开场,手杖早已插在逃跑的路线上,守在南门的警察他拿着手枪,气急败坏的逃犯欲往城南望城北,一头撞倒,把案子破得像演唱会一般。 影片其他部分的观感也同哭墙上的手杖一样,显示出一种刻意的又希望让你看出来的安排,考虑到波洛的演员正是电影的导演,那么也可以说手杖正是导演本人插上去的,正是导演本人小心翼翼地去测量那两个完美的鸡蛋,努力告诉你,看啊!我在塑造一个精细如福尔摩斯、原则如美国队长的大侦探形象!片中有个黑人医生,上世纪三十年代那么巧就有国际知名的黑人医生了,还和白人女家庭教师擦出爱的火花,显然是按今天意识形态硬加进去的角色,后面居然又说他曾是个狙击手!天!黑人狙击手受恩公栽培,转行成为医术精湛的外科大夫为恩公复仇,这个故事未免太传奇以至于给原本要讲的故事带来了强烈的不和谐感。实际上,整部电影的内容都充斥着现代意识形态与九十年前历史背景微妙偏差,除了这个黑人,还有斯大林。电影大概两次或以上地提到了斯大林,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原著里的描写,或者这和二战前夜的故事背景有什么关系,或者因为故事里有个罗曼诺夫王朝的公主?但片中只是提到了人名,什么也没说,黑人与斯大林,政治正确与普世价值的痕迹宛然,有种欲言又止的尴尬与生硬。 因为影片中充斥着精心安排的痕迹,所以尽管演员们努力地讲故事,但人物反而显得分外单薄。黑人医生不说了,太过传奇的人设注定表现不完整,演员的选角也是一样,看海报我还以为德普是侦探(骗钱!),但他演的其实是半场扑街的雷切特。德普一直以来都饰演那种亦正亦邪的人物,或许演一个有着罪恶过去的伪商人倒也合适,但是德普的邪从来不是绑架撕票幼女这种让人咬牙切齿的恶,他的正倒是有着大是大非分明的英雄气,从他很早的《忠奸人》这种片子就是如此,因此看似符合人设的选角背后,总是处处的碍手碍脚。如果让德普扮演侦探,倒是可以展示出导演重写故事的野心,遗憾的是他并没有这么做,而与此相反,让佩内洛普科鲁兹扮演一个唯唯诺诺吃斋信教的中年妇女,简直是一种恶趣味的哗众取宠,我相信女神的演技足以让她胜任任何角色,但是这个版本的叙事中,每个人物的戏份都是浅尝辄止,尽管她依然演得非常完美,而且她依然长得非常完美。 结尾处的“最后的晚餐”是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当然,镜头一出,所有观众都窃窃私语,这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镜头,不是因为“最后的晚餐”有什么深刻含义,而是妙就妙在,导演拿了一个很牛逼的画面,还让每个人都能看出来,就像一个爱读历史的人去读李商隐的咏史诗,你可以看出那些完美镶嵌的典故,同时你还可以获得“我看出了这种典故”的会心的快感,而且此时只需要有最基本的美术知识。作为主题曲的《believer》也是如此——seeing the beauty through the pain。一切要表达的其实都已经摆上台面。 现代电影工业有着成熟的叙事模型、人设模型,以及令人眼花缭乱的新技术。对于一个业务娴熟的导演来说,这一切大大提高了电影的下限。我很喜欢热门影评《这不是波洛啊,波洛又不是福尔摩斯!》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8915401/,文中认为原著的波洛人设荡然无存,这个版本的波洛而更像是梳着浓密鼻毛的福尔摩斯。我不能更赞同。一个天才又乖戾、吹毛求疵一身怪癖的中二英雄显然更符合现代观众的口味,而原来故事中的波洛,或许有些过时,甚至是人物过于丰满了。有一篇影评提到过《模仿游戏》中那个康伯巴奇塑造的图灵与真正图灵为人的区别,这很有意思,微中二的天才就是这样讨人喜欢,因此编剧们可以轻车熟路地去塑造一个个卷福、一个个谢耳朵,一个个注定会让人喜欢的套路人物,尽管这些人出现在生活中你一定想把他打死。从这个角度看,流水线式的电影制作已经有了下限保障,而影片的上限依然取决于艺术水准和导演的野心,因此在老片新拍中去追求上限无疑是很冒险的行为,本片有着一个足够精彩的原著故事,几乎不可能演砸,何必自寻烦恼呢? 故事开始于耶路撒冷,而在“最后的晚餐“中走向尾声,正如我在开头所说,我之前没有看过原著和老版电影,因此对原著人设没有什么深刻理解,而且我是一个极为喜欢泡面片的没品的人。因此指出问题之外,单就影片来说反而有着非常开心的观影体验,我非常喜爱片中的大部分演员,全程带着脑残粉的傻乎乎的微笑。清晰的屏幕上有耶路撒冷和伊斯坦布尔,马尔马拉海的风光,东欧白雪皑皑的山峦,从火车上的滚滚浓烟到乘客们的考究的服饰,加上那些微妙的选角和演员高超的水准,第二次工业革命后的欧洲与殖民地世界,每个镜头都让人看得很开心。或许导演的刻意安排有着种种的不合理,但是就观影体验来说这些安排也不是没有价值,这还是可以算一部很不错的商业片。最后的最后,导演又恶趣味地提示你还有一部小说叫《尼罗河上的惨案》,观众又在座位上窃窃私语,他那些露骨的刻意安排又奏效了。

57
11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7)

查看更多回应(7)

东方快车谋杀案的更多影评

推荐东方快车谋杀案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