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年华 嘉年华 8.2分

影评《嘉年华》

发条鸟

电影《嘉年华》是我今年下半年看的为数不多的几部华语电影之一,也是最好的一部。这样说,并不是指它在整体水平糟糕的国产电影里是属于不那么差的,而是就算单独拿出来,它也配得上赞美,尽管它并不十分完美。

有趣的是,在浏览电影介绍的时候,片名的“嘉年华”三字与青春、成长在我潜意识里成了一组对应。但纵观全片,嘉年华和青春却是一组反差。这个概念似无形,又在电影中处处彰显。按照导演文晏自己的解读,嘉年华是个遮蔽我们审视自身的浮躁的大时代隐喻,唯有从这嘉年华中抽出身来,才能对社会,自身有清醒的认知。

如果说嘉年华作为一个反差的隐喻还不够明显的话,那电影中的海滨市,则是个完全从概念中产生的城市,在中国的影视和各类社会小说作品中,它成了一个与权力、争斗、金钱,性等相关联的都市代指。因此,电影在一开始就朝着预设的方向前进,由一桩发生在海边小旅馆的商会会长性侵幼女案,带出各色相干人等,从而剥开社会黑暗的一面。

电影聚焦于两个女孩,一个在酒店遭到性侵,另一个因为值夜班恰好看到监控,她们的生命因此有了某种关联。一桩案件为我们展开两个女孩残酷的青春,也揭开了复杂的世相。有为金钱妥协的父母...

显示全文

电影《嘉年华》是我今年下半年看的为数不多的几部华语电影之一,也是最好的一部。这样说,并不是指它在整体水平糟糕的国产电影里是属于不那么差的,而是就算单独拿出来,它也配得上赞美,尽管它并不十分完美。

有趣的是,在浏览电影介绍的时候,片名的“嘉年华”三字与青春、成长在我潜意识里成了一组对应。但纵观全片,嘉年华和青春却是一组反差。这个概念似无形,又在电影中处处彰显。按照导演文晏自己的解读,嘉年华是个遮蔽我们审视自身的浮躁的大时代隐喻,唯有从这嘉年华中抽出身来,才能对社会,自身有清醒的认知。

如果说嘉年华作为一个反差的隐喻还不够明显的话,那电影中的海滨市,则是个完全从概念中产生的城市,在中国的影视和各类社会小说作品中,它成了一个与权力、争斗、金钱,性等相关联的都市代指。因此,电影在一开始就朝着预设的方向前进,由一桩发生在海边小旅馆的商会会长性侵幼女案,带出各色相干人等,从而剥开社会黑暗的一面。

电影聚焦于两个女孩,一个在酒店遭到性侵,另一个因为值夜班恰好看到监控,她们的生命因此有了某种关联。一桩案件为我们展开两个女孩残酷的青春,也揭开了复杂的世相。有为金钱妥协的父母,做伪证的医生,被收买的警察,明哲保身的旅馆老板,为正义奔走的女律师,始终隐身的会长……这类群像,导演的刻画多少偏向概念化,观众很容易就能从其他影视作品中找到对应情节和人物。但无疑,这种高度辨识性仍然具有现实震撼力,也能令不少中国观众切身体会到“这是我们看不到的中国”。

因为它就发生在我们身边,只不过被权力、冷漠所掩盖。我们从新闻里看到太多类似故事,你很容易辨识出来,却极易忽略,遗忘,但文晏走得更远,她关注的是事件背后的问题,关于家庭,社会,权力,女性认同,成长。电影的意涵指向多面,有着比残酷青春更高的视野。

我更愿意认为这是部女性电影,导演以女性的敏感来探讨女性的生存困境,她从案件切入,却并没有纠缠其中的细节,以至于在情节转折上有些突兀,人物的细节不生动,但这些不妨碍电影清晰的思路展开和意象表达。

这些艺术化的象征在电影里俯拾即是。比如海边的梦露雕像。

风吹开了梦露的白色裙角,她略显羞涩地摁住,高跟鞋衬着脚踝的弧线,这个经典造型来自电影《七年之痒》,堪称影史上最性感的画面。这个巨大的雕塑,突兀耸立着,曾在不同时候进入过小米和小文的视线,她们对它的凝视,暗藏着一个女孩成为美丽女人的梦想,这是女性意识的强烈指认,梦露在此成了一个精神偶像,所以夜色茫茫下,离家出走的小文要在她脚下仰头凝望,小米要随手撕掉贴在她身上的广告。

但在男性的目光里,梦露只是一个物化的对象,女性的身体也是“潜在的引诱对象”,欲望的客体,她们可以被买卖,被践踏。再如金发,口红,婚纱,它们不再装点少女的梦,更像是男性欲望的载体。游乐场也不再给儿童带来欢乐,它像是在一场狂欢后就彻底沉沦了的废墟,有着触目的荒凉。

导演的目的很明确,她要对女性在男权社会中的生存困境,来一次跨越年龄、阶级的展示。我们看到电影中的几个女性,无论是遭受性侵的少女,还是四处流浪的小米,莉莉,或者是小文的妈妈,她们都有着因女性身份带来的生存困境。

这种困境建立在性别差异带来的不平等之上,像周旋在男人的世界里莉莉,即便挨了一顿毒打,也没有意识到自己不过是男权社会的牺牲品。唯一的抗争就是喊出“下辈子不要再做女人”。不做女人,成为男人,这样才能逃脱命运被人掌控的不幸,才能有更多选择,这种植根于女性内心的自我厌恶,真是令人悲叹。

同样的,还有小文的妈妈,电影没有告诉我们她和丈夫离婚的具体原因,离婚后又从事什么工作,只是从侧面提醒我们她喜欢跳舞,抽烟。这种模糊化的处理充满了暗示和想象,小文遭受性侵后,她愤怒地扔掉女儿的公主服,剪掉她的长发,十分粗暴,近乎无情,但这却是一个母亲对女儿本能又无奈的保护。去女性化,将小文制造成一个”假男人“,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远离男人。母亲,是带着一种受伤意识在做女人,女儿受到伤害,她潜意识里的受伤意识转化成了现实,现实的残酷使她遭遇无处发泄的困境。她对女儿的攻击,以身体为指向,正是她作为弱者的困境的体现。

当镜头近距离对准她时,我们无法不被她的悲伤所感染。

也是由于镜头的贴近,我们会发现,两个小演员长相十分相似,在电影的前十几分钟,我甚至误以为小米就是长大了的小文。导演的用意,或是在提示我们这些女性角色是可以互换的,小米可能会成为莉莉,小文也可能会成为妈妈,小文若离家出走,和小米命运也会相仿。这种可怕的循环,让人不由感到绝望。

至于片中的男性,导演几乎没留太多情面,他们是丑恶的权势者,玩弄女性的混混,腐败的警察,总之是很负面的形象,就连只有耿乐饰演的小文爸爸,一开始也是一个不怎么关心女儿,在女儿成长中缺席的父亲,最后他能在女儿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成为了她的依靠,避免了小文遭到更多伤害,算是自我救赎吧。导演在提醒我们,爱和陪伴对孩子成长是多么重要。

导演没有将全部希望抹杀,她仍然肯定人性的美好和人心的觉醒。小文和新新又恢复了友谊,她们手拉手,在游乐园的管道里放声高喊,像天使般欢乐。而小米也没有做出错误的决定,最后时刻选择砸开“锁链”,骑上摩托车上高速,目光坚毅地离开。没人知道命运会把这个女孩带向何方,如同那个巨大的梦露一般去向成迷。

梦露雕像被切割运走的镜头极具象征性,两队工人抬着巨大的雕像,近乎魔幻,是男性对女性身体征用的暗示。它终将被丢弃,意味着小米的精神偶像就此坍塌。当运着梦露雕像的大货车与小米擦身而过,电影在一种错位的荒诞中悲凉得令人倒吸冷气。此时此刻,小米能做的唯有自救,自己的主宰身体和命运,一往无前。而观众,也能暂时放下负重。

电影结束,我心中也有了答案:这是部好电影。

这里,不得不提一件事。在十一月十号广州点映结束后的见面会上,有个男生提问导演,最后刘会长等犯罪嫌疑人依法得到审判这段情节是否是对审查的妥协,话音刚落,全场响起掌声,以表示对提问者的勇气的鼓励,导演很从容,没有正面回答,只说案件仅仅是个载体,审判罪犯是一种选择,她要表达的是,尽管电影的结局看似是正义战胜邪恶,但罪恶仍然无时不刻在发生着。这个似是而非的回答很圆融, 但它不是对审查的消解和狡辩,反而体现了导演对电影一以贯之的坚持,坚持不是鸡蛋碰高墙的硬碰硬,有时更需要巧妙的转换,智慧的变通。

电影需要观众,只有更多人看到,这些黑暗才不会成为过去,才有可能牢刻在未来时代的记忆里。与其所是妥协,毋宁说是导演的智慧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电影电视剧

回应(0)

添加回应

嘉年华的更多影评

推荐嘉年华的豆列

了解更多电影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